听我这么说,表姐嘀咕了一声,说:姐不用你还。

  听着表姐的声音,我鼻子里酸酸的,自从我妈离开我之后,表姐就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表姐看着远方的星空,自言自语感叹说人太渺小,一个人有再多的金钱和权力,他能活的也只是百年而已,和宇宙的进程比起来太渺小,沧海一粟,所以在追求金钱和权力的同时,不要忘记感情,这才是最值得珍惜的东西,表姐看似在自言自语,但似乎是在讲给我听。

  我们在盈江边站了好一会,一直到表姐说有些冷的时候,才一起返回广慈湖小区的。

  到了家,临时睡觉前,表姐问了我一个问题,她问我将来结婚生子了,还会对她这个表姐好么?

  我告诉她会。

  明天就是二十九,要回家过年,可能是要见到我爸了吧,我心里很不平静,所以一直失眠,凌晨三点多还没睡着,最后也不知啥时候迷迷糊糊睡着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恰好吃中午饭。

  吃了中午饭后,表姐就和武舞通话。

  后面她通完话之后,就让我开始准备,说三点钟的时候武舞会来这里跟我们汇合,到时候一起回凤凰村。

  这次回老家过年,要呆一个星期左右,所以我准备了几套衣服,表姐也收拾了一些东西,大约三点钟的时候,武舞就来敲门了,打开门之后,顿时让我眼前一亮,她打扮得格外漂亮。

  后面她趁着表姐去卫生间的时候,轻轻捏了捏我,问我她漂亮不?我说漂亮,然后问她打扮这么漂亮干啥?她说打扮给我看,问我满意不,我说满意!

  武舞养了大黑这么长时间,大黑跟她也有感情了,见武舞来了后,就欢快的摇着尾巴。

  由于就我们三人,决定只开一辆车过去,开我的奔驰S65L,可是大黑怎么坐车,却有些困难,没办法,只能把它塞进后备箱里,它个头大,不过爬在后备箱空间也够,怕它空气不够,后备箱我一路上都是开着的。

  我开车,表姐和武舞坐在后座,她们聊着一些女人间的话题,我呢认真开车。

  年货啥的我们决定去了临安县城再买,过年嘛吃的就是家乡的味道,虽然昆南市距离临安县也就两百公里左右,但从这里买年货回去的话,会少了些家乡的味道。

  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我们就到了临安县城。

  这座地边文化和中原文化碰撞诞生的奇葩古城,有着它最原始的味道,每个地方过年都有自己的习俗,就拿我们临安县城来说,过年的时候基本都要吃蒜叶,鱼,还有香米粑粑,每一样菜,都代表着新的一年里不同的含义,最重量级的一道菜是大叶菜煮萝卜,和五花肉,排骨,鸡一起煮,这是我们县过年每家每户都必煮的菜,当然,有些菜需要新鲜,所以等明天除夕的时候买,我们到了县城,采购的都是一些干货。

  武舞这娘们似乎第一次来我们临安县,所以一路上都挺好奇的。见她这样好奇,我就给她说等大年初一的时候带她来古城逛逛,那天可好玩了。

  干货准备好后,我们就开车前往凤凰村。

  大黑依旧呆在后备箱里面,等车子开到凤凰村村头的时候,夕阳西下,整个凤凰村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村口那颗硕大的凤凰树,在夕阳下显得格外惹眼。

  “酷J匠网{唯…一正b版!/,O)其I、他G%都是●P盗}版#~

  这个时间段,恰好是村民们吃完了饭的时候,出来散步后见了停在村头的那辆奔驰S65L,都指点起来,毕竟现在电视网络这么发达,村民们都知道奔驰的标准,这辆车价格不菲啊。

  等我们下了车,我就听到有村民议论说那不是张家那小子么?

  接着,村民们就都围上来了,不过,大黑这货凶恶,从后备箱里跳下来之后,就汪汪的叫,我对他吼了一嗓子,它才没叫的,大黑第一次来凤凰村,可能是陌生吧,刚开始的时候还挺低调的,后面见了几条母狗之后,顿时就激动起来了,一会就没影了,不过对于大黑,没必要担心,它鼻子灵敏,待会会闻着我们的味道找到我家。

  站在村口那里和村民们聊了会,我们三就拎着东西往家里走,一路上见到亲戚的村民,我都和他们打着招呼,我小时候没少在村子里干坏事,不过我们凤凰村很团结,小孩子闹坏事,最多就是骂几句,但遇到和其他村闹矛盾的时候,可就不是骂几句了,直接上去干。

  所以,这一带,我们村子和村子之间,多多少少都有矛盾,大人有,小孩子也有。

  小的时候,我也率着村里的小子和其他村的经常干架。

  快到老家的时候,武舞显得有些紧张,我见她的样子有些好笑,问她你紧张干啥?

  她哼了声没回答,趁着表姐不注意,偷偷的掐了我一把,表示她很不满。

  终于,远远的,我就见到我家院子前面堂屋门口那里,亮着灯,看到亮着的灯,我脚下的步子变得有些迟疑起来,我知道,我爸肯定在家了。

  上次我妈忌日,他不来,现在过年,他来了么?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加快脚步,带头走了上去,我的双手有些颤抖的推开院子的门,门发出了嘎吱的响声,走进熟悉的院子,我抬起头,一眼就看到坐在堂屋门口的男人。

  在灯光下,他显得有些苍老,四十五岁的他头发已经近乎白了一半,下巴位置都是胡渣,他坐在椅子上,一脸疲态,嘴里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我之前一直抱怨我爸,为什么在我妈忌日那天他都不来看一眼,可是现在看到他一脸疲态的模样,我心里登时就软了,之前想说的话张了张嘴,竟然没说出口,而那一声爸,也没喊出口。

  倒是表姐,上前听亲热的喊起了姨父,接着,表姐又介绍了武舞小少妇。

  武舞就亲切的喊我爸叔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腰还是不舒服,疼得厉害,今天更新到这,算上今天的总共欠8章,星期一星期二我会和领导请假休息,三天时间,肯定会把欠下的8章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