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假装蒋晴晴男朋友的那次,我喊她都是喊蒋老师的。

  不过今天也不知咋回事,反正我突然有种想调戏她一下的冲动,于是我就这么喊出来了,嗓门还挺大的,惹得在排队安检的人们都回头看向我,我这一声晴晴喊得这么亲热,估计他们以为我和蒋晴晴是情侣吧。

  蒋晴晴性感成熟,而我呢有着青涩,看上去就像姐弟恋一样,所以众人都小声议论起来。

  蒋晴晴听我这么喊她,愤愤的瞪了我一眼,转身就回去安检了。

  不过,她虽然瞪我,但俏脸并没有像平时生气一样冰冷,所以我判断出她没有生气。

  蒋晴晴安检之后,我哼着小曲,正准备离开机场的时候呢,我碰到了徐哥,他带着一个漂亮有气质的女人,用拉杆箱拉着行李,正在那里打印登机牌。

  我就过去和徐哥打招呼,他见我了,也挺意外的,问我来机场做什么,我就说送个人,然后我问他这是要去哪?徐哥就告诉我,回老家过年,说话的时候,他还给我介绍了一下他旁边的漂亮女人,正是他的老婆。

  后面我们聊了几句,徐哥就带着他老婆去安检了。

  看着他们远走的背影,我脑子里想起了徐哥上次在MIIK给我说过的话,他爱过一个在他喝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心甘情愿照顾他,给他擦身子,收拾的女人,可惜最后败给了现实。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苦笑,我和赵琳是败给现实么?

  叹了口气,我离开了机场。

  晚上的时候,我去了金色阳光,和宋思思沟通过年营业的事情,她说她过年就呆在市里哪也不去,所以金色阳光除了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不营业,大年初一就会开张,过年大家都放假,走亲戚,所以晚上出来玩的消费者很多,至于员工放假问题,这一点我完全不用操心,宋思思会处理好,轮休,然后过年期间多给工资。

  后面我和王龙他们沟通了一下,王龙鬼头是本地人,说过年期间没事会过来,一些远的,我自然要放他们回去过年,一年一次,家里的父母肯定都想他们了,不过好的是,后期吸纳的成员都是市里人,所以不用担心过年期间的人手不足问题。

  小狗放假打算回去的,不过他说要处理点事情,所以明天不走,要等大年三十那天早上才回凤凰村。

  酷0匠"9网》正t版√N首发7…

  我问他邹子玉的情况,他告诉我邹子玉已经回临安县,等过年的时候,他会把邹子玉带回家里过,接着,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和家里人说过他和邹子玉的关系,他父母尊重他的选择,对邹子玉没意见。可是邹子玉的父母对他有点意见,可能是觉得她们的女儿成绩好,将来肯定能考上个好大学,前途无量,而小狗他年轻轻的就混社会,不会有什么前途吧。

  我笑笑,给他说好好努力,等出头了,邹子玉的父母肯定会同意,我告诉他现在的父母,都希望自己女儿能嫁个对他们女儿好的男人,还有就是那个男人要有钱,保证他们女儿衣食无忧,只要能够做到这两点,基本就能过丈母娘和老丈人那一关。

  小狗点点头,看着我说他会努力,他告诉我最近有空闲的时间,他都在练武。

  后面我打电话给易湿,问他过年的情况,这货好像挺忙的,也不知在干啥,急急忙忙告诉我他过年要跟他相好的一起过,然后就把电话给撂了。

  我拿着嘟嘟嘟忙音的电话,咒骂了几声,然后把电话装了起来。

  九点钟的时候,表姐就打电话给我说她spa做好了,让我过去凤凰会所接她。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凤凰会所门口那里,我碰到了郑灵,她看着我的眼神里依旧愤愤然,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不过现在的我早就不怕她了,就跟她瞪眼,郑灵见我这样,就骂我,后面他哥哥从凤凰会所里面出来,给我说了声抱歉后,拉着郑灵离开。

  表姐显然也听到了我们吵架的声音,出来后笑眯眯的问我跟郑灵的冤仇还没解开呢?我告诉她没有,表姐笑了笑没说话,然后我两一起离开凤凰会所。

  今儿表姐似乎兴致挺高的,坐在副驾驶上的时候,我开着,她从包里拿出指甲油涂着,本来我都要走温泉路,返回广慈湖小区了,可表姐突然阻止了我,说她想去吹吹风。

  我们市里最适合吹风的地方,就是天河广场那里,有一条盈江从我们市里横穿而过,站在天河广场那里,恰好可以远远见到我们城市的标志建筑南亚之门,我把车开到天河广场那里停下,就和表姐一起漫步前往盈江边。

  冬天了,天气有些凉。

  不过这样依旧阻止不了大妈们运动的心,生命在于运动嘛,天河广场都是大妈们跳广场舞的身影,表姐主动挽住我的胳膊,她这样的动作让我内心情不自禁的泛起涟漪,我们走了一会,她突然停住脚步,我一愣,问她怎么了,她拉了拉我的手,指了指远处一个卖棉花糖的那里,告诉我说她想吃。

  看到卖棉花糖的,我不由得想到了小时候和表姐两人,最爱吃的就是棉花糖,那时候棉花糖稀奇,我俩都是跑到集市上才能卖到。

  我带着表姐过去卖了两大个,咬了一口,挺甜的。

  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的时光。

  后面我俩走到盈江边的时候,就一起靠在盈江边的栏杆上,看着对面的霓虹灯,看着远方的天空,看着看着,我就情不自禁的转头看着表姐,她正看着远方的天空发呆,明媚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看了看她,发自肺腑的柔声说:姐,谢谢你。

  她笑了笑,看着我说:突然说要谢我干啥?

  我顿了顿,说:姐,我知道以你的能力,可以选择更大的城市发展,京津唐,长三角或者珠三角这些地方,但你来了昆南市,虽然你没有说,但我知道,你这都是为了我。

  说着,我感慨了一声:我欠你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