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我也再也没见到丁俊波,我想是表姐帮我搞定了。

  在我住院后的第七天吧,周晓晓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知道我住院了,就跑来医院看我。在我生病住院的时间内,她都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问我和赵琳为什么分手的事情,但我都没给她说什么,也没告诉她住院的事情,就说自己很忙。

  所以周晓晓来病房看到我的时候,眼神挺生气的,问我干啥要骗她?

  我苦笑,说这不是怕你担心么?

  接着,周晓晓就问了下我的身体情况,知道我恢复得还算不错的时候,她大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问起了我为什么要和赵琳分手的事情。

  看她一直缠着我问这事,我说你不要问我,你得去问她?

  这么说着把,我突然想到周晓晓和赵琳是闺蜜,周晓晓知道我住院了,那么赵琳也知道了?我就赶紧问她,说:我住院的事情你给赵琳说了没?

  周晓晓嗯了一声,吞吞吐吐的说:说了。

  听到周晓晓的回答,我心里顿时有些发苦,忍不住自嘲的笑了几声,说看来她真的是不喜欢我了。周晓晓赶紧摇头,说张成,你别乱想,我想赵琳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我轻轻叹息,脑子里想起赵琳跟我说过的话,她说死也不会跟我分手。

  可是,她却提出了分手,而且在知道我住院后,竟然也不来看我一眼?

  可能是看到我心情不好吧,周晓晓让我好好休息,然后她就走出了病房,我不知道的是,当周晓晓走出病房后,就轻轻将蹲在门口哭泣的赵琳拉了起来,说:赵琳,你到底是怎么啦?既然爱他,为什么还要跟他分手,而且,你既然心疼他,为什么不进去看他?天天蹲在门口那里偷偷看他?

  赵琳泪水朦胧,摇摇头,说:晓晓,你不会懂的,有些事你不懂。

  说着,她和周晓晓慢慢的离开了医院。

  第八天的时候,我就准备办理出院手续了,是武舞那娘们帮我去办理的,我换好衣服,就在坐在外面走道的休息位置等着她,无意间我听到了护士站的那些护士闲聊,她们说九号病房里面住的谁啊,每天都这么多美女来看,而且总有个漂亮的女孩子天天来病房门口那里偷看他。

  九号病房,不是我住的病房么?

  她们之前讨论的什么我都不在意,在讨论起天天有个漂亮的女孩子来病房那里看我的时候,我心里愣了下,然后脑子里猛然就出现了赵琳,难道……她们说的那个女孩子是赵琳?

  这个念头一从我的心里冒出来,我胸口忍不住一热,等到小少妇办理完出院手续之后,我们离开医院,我就让她开车先载我去湖光小区,武舞没问我要去干啥,就开着车子过去。

  在路上的时候我不停的拨打赵琳的电话,电话嘟嘟的通了,不过没人接。

  我到了她家门口那里的时候,正好撞到她和她姐姐赵秦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我就飞快的冲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赵琳白嫩的胳膊,问她:你还爱着我的对不?你每天都去病房门口那里偷偷看我,对不对?

  赵琳对我的突然出现很意外。

  然后她使劲真脱了我,说:你瞎说什么呢,张成,我们已经分手了,希望你不要来纠缠我。还有,最近我很忙,一直在练琴,没有去医院看过你。

  不知道为啥,听着赵琳冷淡的语气,我心里一疼。

  看了她一眼,我说:行,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搅你。

  说完,我转身就走。

  武舞站在老远看着我,见我脸色难看,她也没说什么,就带着我过去车子那里,默默发动了车子。

  车子发动之后,赵琳身子颤抖,慢慢的蹲在了地上,泪水再也遏制不住,从她的面颊流了下来,滴落在了地面上,赵秦一脸心疼的看着赵琳,叹息说:妹妹,你这样只会越陷越深,你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将来你走的路子和他走的路子没有交集,爸妈是为了你好。

  赵琳抬起头,哭得泪雨如花,说:姐,你爱过么?

  赵秦愣了下,缓缓摇头。

  “等你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懂这种感觉了。”

  武舞把我送回家后,她怕打扰我休息,就开车回去了。

  我心情堵得厉害,回到家我就躺床上,睡了一整天,中午的时候表姐没喊我吃饭,下午她才喊我起床的,吃饭的时候,她给我讲了个故事,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酷¤2匠y}网“G唯M一TN正us版●(,B其`》他/都;是)盗版|(

  最后,她总结了一句话:哪段青春不疯狂?哪场爱情不受伤?

  表姐让我好好休养,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到时候她会陪我回老家,一起过年。

  我闲不住,越憋在家里,越憋得难受,所以第二天晚上我就独自开车去了金色阳光,出去外面转转,可以让我心情好一点,到了后小狗王龙找我说了一件事,说他们和光头帮老黑合作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现在接触了青帮下面罩着场子的那几个老板,他们有了倒戈的倾向,已经有意愿不把场子交给青帮罩着。

  我点点头,问光头帮老黑那边呢?

  我这么问,王龙和小狗同时冷笑,说他们一直注意着老黑,按照宋思思的吩咐,他们花高价买通了老黑身边的一个心腹,在老黑的手机里装了个监听器,所以,老黑的通话都监听到了,王龙冷笑说老黑果然阴险,本来我们一起合作,说好了两个KTV归我们,酒吧归他,可是他在和那些老板的沟通中,却说愿意只要二点五成的分红,让那几个老板都把场子交给他光头帮罩着。

  听了后,我冷笑了声,说:果然是与虎谋皮,他想让我白白出了力,然后自己吃独食啊!

  王龙和小狗都看着我,问我打算怎么做?我想了想,就说让王龙亲自去和那三个老板沟通,我们只要两成分红就可,既然老黑想吃独食,咱们也吃一次给他看看。

  商量了下细节之后,王龙和小狗就去办事了。

  我有些无聊,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易湿,问她啥时候带菲菲来给我看看?

  易湿就说成啊,你要想看,今晚就带来给你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剩下的晚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