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这话一说出口,就看着我,问我说:小子,我说的对吧?我相信你肯定会戳这四刀八洞的,要是我没把握,也不敢让你过去把猎狐的刀子拿过来啊,你手里有刀子,对我就是很大的威胁。

  我看了泥鳅一眼,沉声说:我要完成了四刀八洞,你就放了她,让她下山?

  泥鳅点点头,说:小子,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泥鳅不好女色,你待会就要死,不妨跟你说实话吧,我是同性恋,这位美人却是美得冒泡,但我对她真不感兴趣。只要你戳了六刀八洞,我就放她下山。再说了,小子,你现在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对么?

  说完,泥鳅补充说:行了,依旧和上次一样,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一分钟结束的时候我要还没见你动手,那么不好意思,扳机就扣动了,砰,你的美人香消玉损,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武舞一个劲的摇头,她嘴唇都咬得出血了,那双美眸整个都通红了,我知道她强忍着泪水,她一个劲的摇头,一个劲的说不要。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捏紧猎狐的战术直刀,对准大腿。

  然后,我眼睛看着武舞。

  武舞的眼睛也看着我。

  看着她那双迷人的眸子,我一咬牙,手狠狠就往下插了上去。

  噗!

  我的大腿被戳,好像戳到了动脉,鲜血从我的腿上不停的流了出来。

  “好!”

  泥鳅见到我完成了第一刀之后,开口说:小子,果然够硬气,我泥鳅说话算话,只要你把剩下的三刀完成,我就放了你的美人,而且,我待会会给你个痛快。

  大腿上剧烈的疼痛不停的冲撞着我的神经,我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眼睛一直看着武舞那双漂亮的眸子,她的这双眸子,能让我着迷,能给我信念。

  噗!

  第二刀再次对穿了我的大腿。

  我的左腿上中了两刀,接着就是右腿。

  这个时候,我的左腿已经有些颤抖了,但我还咬牙,死死的站在地上。

  b看u,正Z版F章)节☆上k酷j~匠8网pL

  噗!

  第三刀,我的右腿流血了,很快就浸湿了我的裤管。

  无边的痛楚让我都快晕厥,我好像躺下,躺下来休息,但我知道,我不能。

  噗!

  第四刀戳穿我大腿的时候,武舞那双美眸中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四刀八洞完成。

  我的双腿再也站不住,颤抖了一会之后,就软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我的身子依旧是直着的,我微微仰头看着泥鳅,说:现在可以放开她了吧?

  泥鳅的眼神里有些动容,他吸了口气之后,沉声说:行,我答应你的我会做到,现在,你把刀子扔到一边,丢远一些。

  听到泥鳅的话,我把猎狐的战术直刀远远丢到一边,没想到我都站不住了,泥鳅还是对我如此的不放心。

  见我把刀子扔远之后,泥鳅就放开了武舞,然后手里的枪口对着我,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走到我身边之后,他脸上露出笑容,说:张成,为了让你死,我们组织可死了整整四个人,林克,鹰眼,眼镜蛇,猎狐,没想到你最后死在了我泥鳅的手上,安息吧!

  当泥鳅说出安息吧三个字的时候,我软倒在地上的身子猛然一跃而起。

  我一只手猛然抓住了泥鳅持枪的手,另外的一只手抓住锋利的蝴蝶飞,使出了我所有的力气一甩,泥鳅的命运和猎狐是一样的,蝴蝶刀穿破了他的咽喉,他最后倒地的时候,眼神里也充满了不甘。

  泥鳅死了!

  死在我的蝴蝶刀下!

  这个时候,我再也站不住,双腿砰的一下子就软了。

  武舞朝着冲了过来,然后抱着我,眼泪不停的从她漂亮的眸子里流出来,我这人最怕女人哭,尽管我浑身疼痛得厉害,脸色苍白,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哆嗦,但我还是伸手替她抹了一下泪痕,说:哭啥啊,我又没死。

  武舞嗯了一声,然后拉着我站了起来,扶着我过去车子那里。

  快到车子的时候,我就让她站住,问她带手机没有,帮我拍个照,武舞红着眼睛急得骂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拍照?

  我给她说上次跟你看日出,跟你一起合影,好像鲜花插在牛粪上一样,我丢人,现在来一张,我虽然不是英雄,但好歹也救了你这个美人,拍出来应该不会丢人。

  武舞答应我的要求,飞快的掏出手机,然后借着车灯,我俩一起合影。

  咔嚓!

  照片里的我脸色苍白,冷汗直冒,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武舞依旧是那么美,美得令人窒息,我看了照片一眼,说行,够帅气,咱上车。

  武舞把我弄到副驾驶,她飞快的进了驾驶座,然后车子往山下急速杀了下去。

  我软软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疼痛已经逐渐变得麻木起来,我感觉自己好累好累,想闭上眼睛……武舞可能是怕我闭上眼睛永远也睁不开了,一边飞快的开车,一边不停的跟我说话,要我振作。

  她的车速很快,到了山脚有些飙车粉丝要拦住我们,可是看到武舞的车速如此快之后,都吓得闪到了一边。

  到了安宁大道的时候,我的眼睛越来越睁不开了,武舞不停的跟我说着我,我记得最后她问我:小情人,你在戳四刀八洞的时候,眼睛为什么一直看着姐姐?

  我声音很小的告诉她:我喜欢看你的眼睛。

  说完之后,我的眼睛越来越暗,接下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了。

  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只记得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结婚了,新娘的模样我看不清楚,再快要交换戒指的时候,武舞闯了进来,她打扮得像一朵娇艳的花,冲到我身边,说要带我去个地方。

  我放下了新娘跟她跑了。

  最后她带着我到了蹦极塔的那里,我俩做好一切准备双人蹦极之后,快要往下跳的时候,她问我爱不爱她?

  我就问她你问这个干啥?

  她说:我要离开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剩下的更新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