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刀划破猎狐喉咙的瞬间,鲜血瞬间飚射而出,溅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不过此时此刻的我浑身是血,所以猎狐的血溅在我身上也没有任何痕迹,猎狐的眼睛死死瞪着我,充满了不甘心,大概他没想到,我身上竟然还隐藏着一把蝴蝶刀吧。他使出来的夺命五刀一刀比一刀狠,最后一刀马上就要杀死我,可谁知形式反转,我用蝴蝶刀划破了他的喉咙。

  猎狐的眼神里充满了不甘心,渐渐的,他的眼眸子里那股子生气也开始消散,身子慢慢软倒在地,而我,在他身子软倒的时候,飞快的将手里的蝴蝶刀藏在了衣袖之中。

  接着,猎狐就砰的一声摔倒在地,生气全无,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那个叫泥鳅的帮手见到猎狐倒地之后,瞳孔瞬间睁大,然后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声音冰冷:小子,你是用了什么阴招,把猎狐弄死的?

  由于是晚上,虽然有月光,但毕竟相隔距离有点远,所以站在武舞和泥鳅的位置,很难看清我刚刚的动作,以及鲜血从猎狐脖颈里喷射出来的样子,还有,猎狐是背对着他们的,所以泥鳅并不知道我用蝴蝶刀划破了猎狐的喉咙。

  (最新章!&节L上Q酷匠+网$B

  相信他肯定是奇怪的,刚刚明显我中了猎狐的数刀,处于劣势,马上就要被猎狐杀死了,可是突然反败为胜,这样,就导致他心里很警惕。

  我不动神色,沉声说:他该死!

  泥鳅冷哼了一声,只见她用枪指着武舞的脑袋,缓缓说:张家小子,我对猎狐的死没兴趣。

  我哦了一声,奇怪的问他:猎狐不是你的同伴么?难道你对他没有半点感情。

  其实我知道,鹰眼,猎狐,眼镜蛇他们这个组织,是专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组织,杀手和杀手之间,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感情,我这么问泥鳅,是为了拖延时间,想办法怎么救武舞小少妇。

  毕竟,泥鳅手里可有枪。

  易湿当初给我表演过枪快还是刀快,但我目前还没有易湿那个本事,我出刀的速度,肯定快不过泥鳅扣动扳机的速度,所以,我必须拖延时间,找机会救了武舞。

  泥鳅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冷笑说小子,你也太嫩了些,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这种人,基本都对同伴没有任何感情,可以在一起做任务,但对方死去,和我们没有关系,哦,有点关系,猎狐死了,我还得感谢你,猎狐一死掉,我们小组资历最深的就是我,我就可以晋级当组长了。

  说着,泥鳅继续道:当然,为了让上面的人满意,我要带着你的人头回去。

  我慢慢的挪动步子,朝着他走了过去,说:既然你和猎狐没关系,那么能不能把我朋友放开,她和你可没有任何仇恨,她对你也没有任何用处。

  泥鳅见我走了过去,直接喊了声站住!

  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站在地上不动了。

  泥鳅冷笑连连,说:小子,转身回去,捡起猎狐的刀子。

  泥鳅这么一说,我愣了下,心里寻思他想干什么,但我这么犹豫的时候,泥鳅再次开口,说:小子,你最好按照我的话来办,不然,我会扣动扳机,这位美人可就香消玉损了!

  我看了武舞一眼,然后转过身子,走到猎狐身边把他手里的刀子捡起来拿在手里,这个时候,泥鳅就说:小子,行了,你慢慢的走过来。

  我不知道泥鳅打什么主意,但我必须得听他的,就慢慢挪动步子,朝他和武舞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个泥鳅挺警惕的,可能是我杀死猎狐的关系,让他很小心,在我距离他还有四五米左右的位置时候,他就让我停下。

  接着,我就听他说话了:张家小子,要让我放过你这位朋友也行,但我对你不放心啊,所以……我得学着猎狐一样,和你玩个游戏怎么样?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一沉,知道他可能要像猎狐一样,折磨我。

  我身上中了数刀,虽然还在流血,但基本已经麻木,但刚刚拔掉的手指甲还疼得厉害,现在道上有一种折磨人的办法,就是用牙签塞进手指甲里,多少硬汉都倒在上面,而我直接被拔掉了指甲,俗话说五指连心,有多疼可想而知。

  我暗暗咬牙,问他说:你想怎么玩?

  泥鳅哼了声,看着我,由于距离近,而且现在这个位置恰好是武舞的跑车布加迪威航灯光照射到的位置,我看见泥鳅的眼神里冒出一丝残忍,他就问我:小子,三刀六洞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三刀六洞?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知道三刀六洞是什么意思,这是起源于魔都小刀会的一种江湖规矩,就是在身体上戳三刀,每一刀都要对穿,于是三刀下去就形成了六个洞,这就叫三刀六洞。这是道上混的人犯了错,坏了规矩,接受惩罚的时候就是三刀六洞。

  泥鳅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冷笑道:不过,今天咱们就再多玩一刀,四刀八洞如何?只要你分别在你的每条腿上戳穿两刀,形成四刀八洞,那我就放了这位美女,不过事先说明,我不会放过你,我还要拎着你的人头回去领功呢。

  泥鳅的话说完,我就明白他的意思。

  要是分别在我的腿上戳上两刀,而且对穿的话,那么我双腿的战斗力大大减弱,别说打斗了,到时候连跑都成问题,我身上中了猎狐的数刀,但论起伤痛程度来,肯定是比不上四刀八洞的。

  泥鳅跟我玩这个游戏,就是想让我双腿失去能力,这样他在对付我的时候,就更放心一些。

  武舞眼睛通红,死死咬住嘴唇说:小情人,不要听他的,他这是要你死,听姐姐的,不要管姐姐,你只要杀了他。

  现在,就连武舞那娘们也明白泥鳅的意思。

  泥鳅听到武舞的话,哈哈大笑,说:美人,你还真傻,刚刚这小子为了你,拔指甲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可想而知你在她心里的地位,你认为你能劝得动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