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如水,倾泻在整个山顶之上,仿佛大地上都披上了一层银沙。

  看着眼前的黑衣,我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看来,你计划的很周全,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黑影冷哼了一声,说:张家小子,你挺厉害的啊,眼镜蛇死了,鹰眼死了,林克死了,他们三人计划周全,没想到最后还是死在了那个高手的手上。

  站在我们面前的黑影,就是猎狐,上次差点击杀我,要不是被蒙面女人给救了,我今天也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说着,猎狐继续说道:小子,你背后的那个高手挺厉害的,虽然我没见过,但看着眼镜蛇他们死的场面,我知道他很强很强,所以这些天我一直没有找机会来杀你,就是怕他再次出现,知不知道,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

  我听着猎狐的话,心里暗暗吃惊。

  猎狐慢慢的逼近我,冷笑着说:张家小子,在酒吧街那里的时候我就一直注意着你,你们上了布加迪威航一路往前的时候,我也开着跟着,可惜,你们的速度还真是快啊,到了安宁大道的时候,我就已经追不上你们了。不过,幸运的是顺着安宁大道一路往前的时候,我见不少飙车族往市郊那边去了,我就寻思跟上去砰砰运气,没想到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我还真就见到了你们的车子,后来一打听吧,才知道你们要在北坡这边飙车,于是我就提前上山了,一直在这等着你们呢。

  我知道,猎狐来找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死!

  根据上次我被猎狐堵住的情况来看,猎狐这个人好像还有点道德,只杀目标,不杀害其他人。

  猎狐的本事我是领教过的,跟他打斗起来,我没有任何的把握。

  现在,武舞小少妇就在旁边,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于是缓缓对猎狐说:既然你要打,那咱们就打一场,不过,让她先离开,你要你怎么打我都陪你。

  猎狐看了武舞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笑容有些疯狂,更含有那么几分凌厉的杀气在里面。

  听着他的笑声,我心里有股不好的感觉……果然,猎狐笑完之后,那双眼睛充满杀气的看着我,说:张家小子,我猎狐平时做事有规矩,只杀目标,但今天我要破裂,等杀了你之后,我会杀了这个女人。

  我拳头紧紧捏起来,冷声说:为什么,她和你无冤无仇。

  猎狐冷笑,说:张家小子,还记得你上次被绑吧?鹰眼死了,和我没关系,眼镜蛇死了,也和我没关系……可是林克,他是我的好朋友,他死了,我得替他报仇。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猎狐和那个林克的关系如此好,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我眼睛眯了起来,暗暗的吸了几口气,沉声对武舞说:开车走,我挡住他,以你的车技,我相信没人追得上。

  但是,让我蛋疼的是,武舞这娘们摇摇头,说:我不走。

  她这话,气得我都快跳脚骂娘了,忍不住就骂她:你找死是不?你要不走,待会连你也得一起死。

  武舞脸色平静的看着我,说:我不怕。

  我心里骂了声靠,嘴上忍不住大骂,让她开车赶紧滚,猎狐我能挡得住一会,相信武舞能够下山的。

  武舞还是摇头,看着我的眼睛说:姐姐就这样了咋样?我要走了,你还能有活路么?

  我骂她:你不走,咱两都得死。

  猎狐听着我们的对话,冷笑连连,说:你们还真是情意绵绵啊,跟你们说实话吧,你们今天谁也走不了。

  说完,他吹了一声口哨。

  一个矮小的男人从旁边的树林里冒了出来,那个男人手里有个那这个黑漆漆的东西,等他走近之后,看到轮廓,我才看清楚是什么,竟然是一把枪。

  那个男人出现之后,枪就对准了武舞。

  猎狐眼神里充满了阴笑,说:张家小子,我猎狐不傻,有个帮手,比什么都不有要好一点对吧?行了,我也跟你说实话,我的帮手只有一个,而且,他也不会对你动手,不会对你开枪,只会用枪指着这位漂亮的美人。张家小子,你和这位漂亮美人的关系不简单吧,在金色阳光门口的时候,我都见你们亲嘴了。

  我心里念头不停的转动,想办法活着离开。

  但是,他们有枪,而且猎狐是个强大的高手。

  这种无奈感,又让我回到了当初周晓晓被绑架的时候,可惜,那个时候我提前和易湿打过招呼,也有大黑,现在我什么都没有,易湿不知道我在长岭山这边,大黑也在金色阳光背后的院子里,谁也不知道我在这里遇到了危险。

  所以,今天不会有人来救我,要想活命,只能靠我自己。

  @更@新Q》最快上酷$匠`网|

  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猎狐突然说话了。

  他飞快的看了我一眼,说:小子,林克是被狗咬死的,我不会对你用枪,我会用刀子杀你,不过在杀你之前,我想玩个游戏,好像眼镜蛇当初也和你玩过游戏吧?

  猎狐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给我扔了一把钳子,说:咱们玩的这个游戏很简单,自己拔掉你自己的一个手指甲,怎么样,很简单吧?

  猎狐哈哈大笑,说:小子,你们放狗咬死林克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天。

  说完,他就对身后那个持枪的同伴打招呼,说:泥鳅,一分钟的时间,要是这小子不敢拔掉自己的指甲,那么你就扣动扳机,送这位漂亮的女人上西天。

  说完,猎狐还轻声叹息,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哎,这么漂亮的女人年轻轻的就死了,真可惜,好了,计时开始!

  我抬起头,看着武舞,武舞也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

  她比起周晓晓来,镇定了许多,没有流泪,但眼神一直看着我,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行,不就是拔个指甲么,说着,我就拿起钳子,捏住我的左手无名指指甲,然后右手一用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