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离开安宁大道,继续往西边前进,最后我们进入了郊区。

  即便在郊区的蜿蜒路上,武舞的车速依旧没有减慢,每个转弯她都过得很完美,不知道为啥,即便武舞的车速如此之快,但坐在她的车上,我没有半点紧张的感觉。

  看着车子前进的方向,我愣了下,问她说:要带我去哪?

  武舞说:知道今儿是啥日子不?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武舞娇笑了一声,说:你不玩飙车,所以不太懂,今儿是昆南市飙车一族聚会的日子,也是一年一度的长岭山车神赛。

  长岭山这个地方我是知道的,听说过不少飙车族,每到晚上之后,都会来长岭山这里进行飙车。

  武舞带着我往长岭山的方向开,显然,她要带我去飙车的。

  车子前进的速度很快,不一会,我们就进入了长岭山地区,一路上,我们碰到了不少车子,其中不乏保时捷法拉利之类的跑车,还有各种各样的改装车,改装摩托。

  五分钟之后,我们到了长岭山的山脚。

  到达这里之后,我就看到路边已经人声鼎沸了,成群集队的跑车,摩托,各式各样的年轻男女聚集在山脚下面,点燃了不少篝火,现在的天气有些凉了,可是来这里的年轻男女们穿的很少,特别是那些打扮妖艳的女人,几乎全裸在空气之中,似乎这里的激情可以点燃她们的血液,让她们感觉不到寒冷。

  武舞似乎是这里的常客,还有,她的这一辆布加迪威航太过扎眼,很快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车子停住之后,就有一群年轻的男女,身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纹身,就围在我们的车子面前,一个劲的喊车后,车后这个称呼,让我知道武舞在这里的名声估计很响亮。

  不知道为啥,看着眼前众人激情不已的场面,我心里堵着让我闷得慌的东西,好像在渐渐的开始消散。

  可能是我背着个古琴,让众人感觉有些奇怪吧,有些认识武舞的飙车手,就上前问武舞我是谁,武舞性格大胆,丝毫不顾忌的当着众人的面亲了我一口,说:我的小情人。

  武舞太漂亮,她这一口亲我,让周围的男人眼里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我们在山脚那里呆了一会,我就听到后面传来响亮的殷勤轰鸣声,不一会,我就见一辆帕加尼缓缓挺在了我们旁边,车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相貌很普通,但眼眸子里有股刀锋般的明亮,至于那个女人,是个美女,但她的穿着并不妖艳,而是有一股出水芙蓉的美。

  那辆帕加尼停下之后,众人就不停的呼喊车王,车王,车王!

  听着他们的称呼,我明白了,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是车王!

  车王看着武舞,说:美女,咱们又见面了,这一届的车神大赛,看谁能拿到手!

  武舞哼了一声,说:成。

  接着,武舞就给我说旁边开帕加尼的这个男人车技很强,是昆南市真正的飙车高手,名字叫刘如风,她和这个刘如风飙过好几次车,都没有分出胜负,今天的车神大赛,其实就是他们的争夺战。

  武舞还告诉我,说听着刘如风帕加尼的声音,就知道他的车子经过了专门的改装,性能很强劲,不输给她的布加迪威航,听她说道这里,我就问她啥时候搞的威航,武舞哼了声,早就定制的了,一个星期前刚刚到的货。

  我心想富婆就是富婆,玩法拉利兰博基尼,现在又玩起了布加迪,看她说话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飙车比赛是九点钟正式开始的。

  长岭山有两个道,南坡和北坡两处,一般情况下,他们飙车都是跑南坡的,因为南坡的地势并不怎么危险,而且坡度也不大,转弯地方少。而北坡呢,难度就相对来说很大了,而且北坡有接近山顶的那一段路很危险,路面很窄,一个不小心翻了下去,那肯定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所以,一般的车手都不敢挑战北坡。

  不过,飙车快要开始的时候,那个刘如风突然看着武舞,说:美女,咱们做对手这么长时间了,要是继续跑南坡的话,估计今天还会和上次一样,分不出胜负,不如这样,咱们今天就跑北坡,看谁更高一筹,配得上车神的称号。

  武舞笑眯眯的点点头,说:成,今天就跑北坡,不过今天和你比的不是我,而是他。

  说着,武舞就指着我。

  武舞这么指着我,让我吃了一惊,飙车我就跟她玩过而已,长岭山这边的路子,我都没有跑过,飙车有两点很重要,第一是车技,第二是对跑道的熟悉程度,这两点至关重要。

  长岭山这边,别说北坡了,就连相对平缓的南坡我都没跑过。

  就这么和刘如风对战,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武舞小少妇好像不管这些,直接就点头答应了下来,接着,她就拉着我,跟我互换了位置,我坐在驾驶座上,她则坐在副驾驶位置。

  ZK最=J新8章3%节Y上6h酷匠网

  可能是因为武舞实力强劲的关系,所以见她这么决定,刘如风就以为我是飙车的高手,所以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警惕起来,众人听到我们要挑战北坡之后,激情更甚,有几个穿着暴露的女的甚至大胆的跳起了各种诱人姿势的舞蹈,其他的飙车手不敢挑战北坡,都开始往南坡那边飙车去了。

  而我们,则是选择南坡,将车子缓缓开到了南坡入口的地方。

  刘如风的意思,就是谁先把车子开到山顶,谁就算赢,到时候谁就是真正的车神,武舞点头表示同意,年轻疯狂的男女们都过来南坡这边,这个时候,一个仅穿着内衣裤的女人站在了我们两辆车中间。

  武舞脸色平静的说:小情人,等那个女人把身上的衣服解开的时候,你就可以踩油门冲刺了!

  我愣了愣,转过脸看着她说:真要我跑?

  武舞肯定的点点头,说:跑,姐姐说过,今晚是带你飞的,你要不跑,怎么飞?

  我又问她,说:北坡这么危险,你不怕死?

  武舞看着我,一脸认真的说:姐姐什么都不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