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一号安保方面的负责人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他面色严峻,看着我们一群人和勾毛一群人,特别是听到我表姐说了打架之后,一张脸彻底了冷了下来,直接就对我们说:要打架去其他地方,这里是国会一号。

  大概是权爷势力很大的原因吧,所以他手下也很强势,就算我们这么多人,也丝毫不给好脸色看。

  我看黄毛脸色都吓变了,好像特别怕这个国会一号的安保负责人。

  倒是表姐她们这群人,我看关婷婷啊,周蓉蓉啊,李静啊还有表姐的追求者郑林,他们的脸色好像都没发生些什么变化,我一直不知道表姐是做啥工作的,但从MIIK慢摇吧的经理人都对她非常尊敬的情况来猜测,表姐的工作肯定不一般。

  至于关婷婷她们,估计也跟表姐是一个圈子,从开的奥迪TT就知道,还有武舞这个小少妇,直接开霸气十足的牧马人。

  表姐还没说话呢,关婷婷就哟了一声,她扭着腰肢,风情万种的走向国会一号的安保负责人,笑眯眯道:帅哥,你可别这么吓唬我们,不就是打个架呗,你火气至于这么重么?

  关婷婷这人长的本来就漂亮,再加上这一副风情万种的模样,那个安保负责人脸色竟然也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不松口,说我们在这里打架,影响了国会一号的生意,要我们去其他地方打。

  关婷婷哼了一声,站到一边不说话了。

  酷匠\网√首发

  表姐没有发话,我们一群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而黄毛那边的人,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估计要不是死要面子,估计早吓得溜了。

  那个安保负责人见我们无动于衷,脸色又变冷了,问我们是不是没听到他的话,要是我们再不离开的话,就别怪他对我们不客气。

  这时,关婷婷又说话了,故意嗲声嗲气的问:你想对我们怎么不客气呀帅哥?要不咱今晚去试一下,看你这么高,不知你的功夫好不好?

  关婷婷这嗓音,嗲得人骨头都能酥了,周蓉蓉也插嘴道:是嘛帅哥,今晚和我们去试试呗,咱们三人行,奋战到天明哦。

  周蓉蓉这话直接把周围的人都给逗乐了,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三人行奋战到天明,亏周蓉蓉这个女人能想出这么流弊的话来,那个安保负责人,听着周围的笑声,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直接对大门口的几个手下挥了挥手手,示意他们过来。

  门口几个看场子的保安就过来了,安保负责人冷着脸,直接对他们下令:把这群人给我赶走。

  关婷婷和周蓉蓉两人胆大,扭着腰肢迎了上去,一口一个帅哥叫着,毕竟她们两人都是美妞,是个男人都估计不忍心对她们动粗,所以几个保安也犹犹豫豫,最后只能先去赶黄毛那边的人。

  不过正在这时,一辆雪佛兰科帕朝着这边杀了过来,最后在我们面前给听了下来,车上快速的下来七个人,他们穿的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西服,年纪都在三十岁上下,其中一个特能装,大晚上还戴个墨镜。

  带头的是个寸头男人,左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他走到我表姐面前,恭恭敬敬的喊了声颜小姐,表姐点点头,然后就对黄毛那边的人喊了:不是要打架么,我们的人来了,可以开打了。

  不过,黄毛那群人正被国会一号的保安赶着,哪里还有心思打架。

  看到这情况,我表姐又对那个国会一号的安保负责人说,这还没打架呢,就赶啥人啊?赶走了这架还咋打?

  不过那个安保负责人却不听表姐的,表姐直接就火了,就对那个左脸上有刀疤的寸头男人说:阿丘,上。

  寸头男人阿丘明白表姐的意思,直接带人上去,把国会一号的保安给阻止了。

  那个安保负责人看到这一幕后,脸色一变,直接就问表姐是不是想闹事?表姐也挺嚣张,就说是,那个安保负责人就对手下下令了,要手下把我们都全部赶走。

  表姐的人就和国会一号方面的人打在了一起,说实话,看到他们打架的一幕,我还是被震住了,表姐喊来的人明显都是练家子,虽然国会一号的保安也经过专门的训练,但和表姐的人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特别是那个脸上有刀疤叫做阿丘的寸头男,短短半分钟不到,就把国会一号的两个保安给干趴下了。

  那个安保负责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变了,走到一边用自动对讲机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国会一号就有人出来了,那个人的年纪在四十岁左右,是个中年男人,身材微微发福,我听安保负责人喊他孙总。

  我忍不住问表姐那个微胖的男人是谁,表姐还没回答呢,旁边的武舞就说了,估计是这里的总经理吧,她后面还说,国会一号是冯权和几个有钱人一起投资的,至于管理方面完全是冯权一个人说了算,所以国会一号上上下下都是冯权自己的人在管理,这个叫孙总的,应该是冯权的心腹。

  那个叫孙总的看到国会一号的保安全部躺地下,脸色微变,问清楚情况之后,就朝着我们走了过来,看了我们几眼,就说给我们说他是国会一号的负责人,我们在这里闹事,究竟是啥意思?

  我寻思这个叫孙总的要不是看表姐她们一群人穿着华贵,以及表姐喊来的人战斗力强悍把他们的保安都干趴下了的话,肯定早就发火了,我想他大概也是在猜测我们一群人的身份,事情闹大了他能不能承担得下来。

  表姐说没啥意思,就是那群人想打架,我就喊人过来了。

  那个孙总听表姐这么一说,就回答道:小姐,你们一群人在国会一号门口打架,对我们国会一号影响不好。

  表姐听得挺不耐烦的,直接摆摆手说行了行了,我今天就是要在这打,你要是不服,可以让冯权过来找我谈。

  孙总脸色一下就变了,我猜他大概没想到表姐敢直接喊权叔的大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大家放心,我会努力更新的,明天后天爆发。大家帮忙撸一把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