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可不敢掏出手机打字给她看,怕她看到她发的微信消息,我就指了指卫生间,示意要上厕所,班主任明白了,说快去吧,我在这等你。

  我去卫生间的目只有一个就是赶紧把微信给退了,要是待会班主任再给我发微信,我运气怕就不会那么好了。

  在路上的时候我掏出手机赶紧把微信号给退了,就钻进卫生间了,上了个厕所。

  虽然班主任带着面具,但她身材太显眼了,而且穿得特开放,我这才去了卫生间几分钟,回来的时候就有一堆男人围班主任身边了,不过看班主任也表现得挺烦的,至于是真的烦还是故意装出来的,只有她自个知道了,我走过去的时候一个男人正劝班主任喝酒呢,班主任见我回来,直接站起来,白嫩的手臂就挽我胳膊上了,身体也紧贴着我,好像再给那几个男人表示她有主了。

  有两个男人挺不甘心的,大概是喝了点酒的关系,狠狠骂了句,然后转身去勾搭其他美女去了,班主任挽着我的手臂撒娇说,你咋去那么久呀,这些男人来逼我喝酒,把人家都吓坏了呢,我掏出手机打字告诉她,卫生间里人挤,排了好一会队才轮到我。

  这个时候我和班主任都是站着的,所以我不想放过机会,旁边有不少男男女女都搂抱在了一起呢,有的面具小一点只遮住眼睛的,都开始接吻了,这时我特别后悔的,要我弄个小点的面具,没准就能亲班主任了,不过亲不到班主任,但我可以抱啊,想到这,我直接伸手把她的腰给搂住了。

  班主任见我搂了她的腰,她也顺势就靠近我怀里去了,这个时候,我们的身子已经紧贴在一起,抱着她,她身上那种撩人心扉的气息也钻进了我的鼻子。

  劲爆的重金属音乐不停的在整个大厅里响着,此时此刻,慢摇吧里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人流也达到了顶峰,我第一次慢摇吧玩的时候,脑子里也受不了劲爆的音乐,感觉心脏都要被震出来了,到后面才习惯了,估计是今儿和班主任抱一起吧,感觉在音乐氛围下特刺激,爽到爆了。

  和班主任抱在一起,我肯定是要抓紧时间占便宜的。

我拉着她往卫生间方向跑去,她明白之后,在我腰间嫩肉狠狠的掐了一下,挺疼的,但不知咋回事,我还希望她再掐一次,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病。

  她好像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我拉着她走,她就跟着我走了,按照我的计划,本来是打算拉着班主任过去就能够了,但是我没想到后来就遇到问题了,在我们去卫生间路上的时候吧,碰到了之前请班主任喝酒但被班主任拒绝了的那几个男人,带头的就是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我估摸要他去演猪八戒都不用戴模具了,而且,他的脸上还有密密麻麻的麻子,看着就恶心,而且粗大的脖子上还带着金项链,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暴发户。

  肥头大耳男没搭讪到班主任,肯定是心有不甘,见我拉着班主任穿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的手就不自觉了,抬起来就朝着班主任的胸口过去,班主任见他耍流氓,直接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到一边,骂他说你这人有病吧?那个肥头大耳男谁知就火了,大声说臭婊子,在骂我一句试试?

  我寻思肥头大耳男有钱,他大概以为穿个名牌戴个金项链请班主任喝酒,班主任就会同意,毕竟女人都爱钱,谁知他吃了瘪,现在借着这个机会,把一肚子火气都撒班主任身上了。班主任胆子也挺大的,直接指着肥头大耳男的鼻子就骂:我就说你有病,想女人花钱找小姐去啊,来这耍什么流氓?

  说实话,班主任这话说出来,我就知道她也发火了。

  可能是班主任的话刺激了肥头大耳男吧,他对着班主任又骂了一句臭婊子,然后一巴掌就朝着班主任的俏脸上给打了过去,我也没想到这个肥头大耳男会突然动手,想阻止也来不及,班主任躲闪不及,啪的一声,打了个正着,被打那一边的脸直接就给留下五个手指印了。

  看*正4版章{n节_上.√酷匠++网

  当时也不知道咋回事,看班主任被打,我脑子嗡的一声直接就炸开了,看着班主任被打,我特别难受,就像是一个别人打碎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那股子火气直接从我的心底给冒了出来,这一刻我都忘记了我不能说话,内心的愤怒驱使我快速从旁边的桌子上抓起一个啤酒瓶,然后对准那个肥头大耳男一瓶子给砸了下去。

  砰!酒瓶子直接在肥头大耳男的身上炸裂开来,玻璃渣子溅了一地,那个肥头大耳男疼得抱着脑袋直接就给蹲地上了,而我的脑子已经被满腔怒火控制,直接就说:我让你打她,然后我就抓住瓶子嘴,把打碎的啤酒瓶捅向肥头大耳男的肚子,大家都知道,打碎的啤酒玻璃很锋利的,这一捅,直接把肥头大耳男的肚子给戳破了,给疼得嗷嗷直叫起来。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肥头大耳男的几个同伴终于反应了过来,几个人一起压上来打我,我双拳难敌四手,没一会就被他们死死的压在地上了,面具早就被扯开了,不过我估计班主任在我出声的时候,已经把我给认出来了,那个肥头大耳男一手捂住不停在流血的肚子,一边狠狠的骂:林子,去备车送老子去医院,阿枫,阿龙,这小子双腿给我废了,老子要亲眼看着他断了腿。

  我们这一闹,场子里的人都围了过来,劲爆的音乐也给关了,直接惊动了MIIK的经理人,那个肥头大耳男好像是常客,经理人过来的时候,肥头大耳男哀嚎了一声,说徐哥,这小子用玻璃瓶子捅我,今儿我要把他废了,这个时候我被他们压着,脸都是贴在地上的。

  然后我就听到那个叫徐哥的经理人的声音了,问到底怎么回事,肥头大耳男就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说我是主动招惹他,然后他只骂我了一句,我就不服,直接用玻璃瓶子捅他,而这时,我就听到了班主任的声音,她说明明你是先动手打我们的。

  经理人说话了,他跟肥头大耳男说你血都流成这样了,还不去赶快去医院,肥头大耳男估计也挺疼的,他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狠声说他要亲眼看着我废了才甘心。这时候我就骂了,我虽然被踩在地上,但嘴巴还能说话,骂他今天你有种就弄死我,要弄不死,以后出门小心后面,经理人听到我的声音,突然咦了一声,就让那个叫阿枫和阿龙的把我放开,他们似乎都挺怕这个叫徐哥的经理人的,赶紧就把我给放开了。

  叫徐哥的经理人看到我的脸,就问我说怎么是你?说着,他就主动把我从地上给拉了起来,刚开始我还有点懵,不过仔细一看他的相貌,突然想起上个星期表姐带我来这里玩的时候,他还过来敬过酒呢,我寻思他就是那个时候记下我的。

  我喊了声徐哥,他嗯了声,让我别客气,就问我刚刚到底咋回事,于是我就把事情给他说了,徐哥听完后点点头,说要我别担心,这件事他会处理。

  那个肥头大耳男见我和徐哥交谈的时候,他还插嘴说徐哥你认识这小子啊,是他先打的我,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整他,后来,徐哥走过去低声和肥头大耳男说了几句,我也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总之徐哥说完之后,肥头大耳男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恐惧,赶紧招呼着他的人送他去医院,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大家帮忙点下追书和撸撸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