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思思瞥了小点点一眼,笑呵呵的问道:“你是想要阻止我吗?”

  “做了错事,我自然要将你给留下来!”小点点冷冷的说道,身体周围散发出来的凌厉愈发的浓烈,以前小点点无论对上谁也没有提前将战斗状态提升到这种层次,看得出来此时小点点心中除了愤怒之外,也对宋思思的实力以另一种方式表现出了自己的肯定。

  上一次在停车场,小点点和鱼玄机也就是面前的宋思思过招了二十回合,到最后两人竟然是以平手告终,足以证明宋思思能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上次我们交手斗了个不分伯仲,你的实力确实让我感到忌惮,但是如果我一心想要离开的话,你不一定能够留得下我。”宋思思笑着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小点点说道。

  “那你就过来试吧。”宋思思眯着眼笑道。

  小点点对着颜麝打了一个眼色,颜麝微微点了点头。

  颜麝知道,小点点这是在表达待会儿她会上前将宋思思给逼到一边,到时候自己趁机会进屋子里面去。

  自从颜麝看到宋思思第一眼起,颜麝心中就一直在担心着我的安危,但是宋思思却站在了房门门口,对上宋思思颜麝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冲上去只能是找死的行为。

  现在小点点终于赶到,颜麝心里自然是更加放不下我的安危了。

  看着颜麝点头,小点点这才回过头,随后只听见唰的一声,小点点便消失在了原地,因为速度快到极致的原因,小点点幻化成一道白影朝着宋思思冲了过去。

  此时宋思思身体周围的气质也瞬间变换,二话不说便冲将上去与小点点战到一起。

  宋思思后背还背了一把古琴,竟然还能够保持着如此恐怖的移动速度与反应速度,可见宋思思的实力之恐怖。

  但是小点点也不是吃素的,掌风凌厉,出招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刁钻的角度逼得宋思思连连后退,不过小点点却并没有碰到宋思思的衣角。

  颜麝见小点点将宋思思逼至角落,赶紧朝着门口跑去。

  在即将进入屋子的时候,颜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转过头对着小点点开口道:“小点点!如果有机会的话将宋思思背后的七玄琴抢回来!”

  还在战斗中的宋思思脸色微变,看来颜麝这女人已经猜到了自己抢夺这张古琴是有着怎样的目的。

  小点点头也不回的点头,然后便更加凌厉的朝着宋思思打了过去,只是刚才小点点的目标是宋思思,现在变成了宋思思背后的那张古琴。

  颜麝这才进入了屋子里,从一路滴着的血迹颜麝便看出来了我是在我妈的房间里。

  颜麝冲进了房间,看到房间里面的场景小脸吓得煞白。

  只见此时的我平躺在了大床上,胸口插着一把蝴蝶刀,缓缓流淌的血水已经将床单染红了一大片,看起来很像是凶案现场。

  “表弟!”颜麝终于忍不住了,尖叫了一声冲了上去。

  ……

  此时夏婉玉与十三也回到了宅子院门口,看到院中小点点和宋思思竟然大战到了一起,夏婉玉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苍白了起来。

  难道自己的担心已经发生了?

  “表弟!”

  此时夏婉玉突然听到了屋子里面传出来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这是颜麝的声音,颜麝为何会这样,难道……

  夏婉玉拔腿便朝着屋子里面跑去,身边的十三本来是想要从参与到战斗里面去的,但是十三担心主子会出什么事情,只好跟在夏婉玉身后进入了屋子里面。

  夏婉玉走进了房间,瞬间便呆滞在了原地,小嘴不自觉的微张开来。

  Ml最FF新√"章$节,上T◇酷#‘匠网#

  只见此时的房间内,颜麝正跪在满身是血的我身边,小手慌乱的想要去捂住我胸口那正哗哗往外留着鲜血的伤口,一边哭泣一边对着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我胡言乱语道:“表弟……你醒醒!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没了你我根本活不下去!”

  谁能给想到,大名鼎鼎的京城第一美人,名气不输于已经叱咤风云了几十年的公孙蓝兰的颜麝,此时竟然会哭得如此撕心裂肺?

  而呆滞在门口的夏婉玉,眼泪也突然夺眶而出,但是夏婉玉却不敢靠近,害怕看到我那双永远醒不过来的眼睛。

  “呜……”颜麝终于说不出话来了,只能一直哭泣着,却不知道该拿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办,不知道是应该让那把插在我心口上的匕首一直插下去,还是应该将它拔出来。

  平时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颜麝此刻已经慌乱了心智,宛若一个普通女人,也没有了平时她那强大的气场。

  “张成……还有救吗?”夏婉玉终于缓缓移动到了床边,看着我胸口上的刀子与缓缓往外留着鲜血的伤口,夏婉玉此刻只感觉心如绞痛。

  颜麝终于抬起头看了夏婉玉一眼,脸上梨花带雨,早已不复她平时的模样。

  颜麝疯狂的摇头,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没有了……表弟……已经没有了呼吸!”颜麝痛哭。

  夏婉玉如遭雷击,再一次呆滞在了原地,俏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

  就……就这么走了?

  孩子的父亲……没了?

  此时的夏婉玉脑海中一片空白,想着以后没有我的日子,夏婉玉只感觉胸口开始沉闷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噩耗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此时的颜麝双手抓住了我的手掌,一边哭着一边用嘴巴在我的手掌上亲吻着,嘴中小声的念叨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小以及颜麝正在哭泣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并没能够让夏婉玉十三主仆二人挺清楚。

  颜麝刚才已经弄得双手满是鲜血,再加上现在颜麝的这个动作,此时颜麝嘴角也沾满了血迹,但是颜麝却根本不在意。

  突然,颜麝停止了哭泣,用手探了探我的手腕。

  下一刻,颜麝惊呼出声道:“表弟还没死!”

  正沉浸于悲伤之中的夏婉玉与十三被颜麝这句话拉回了心神,十三果断走到了我的床边,伸出手探了探我的脉搏,再摸了摸我的脖颈。

  “还有脉搏!张成还有救!”十三也突然开口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保底五更结束,只要打赏一块钱一个肥皂,就有一个恶魔果实,只要看书的每个书友支持一个肥皂,那么恶魔果实就能破几万,求助攻!!!!恶魔果实的加更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