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玄琴以前一直是放在凤凰村张家老宅子里面的,后来我将七玄琴带出去过一段时间,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寄托寄托,每次看到七玄琴我总能想起小时候我妈教我抚琴的时候。

  那时候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教我那么多东西,我只以为我妈是为了让我多学点技能罢了。

  后来我才了解到我妈的良苦用心,或许我妈也不希望她的儿子长大之后变成草包一个吧?只是不知道的是,我妈在天堂看到此时的我,会不会很失望?

  每当我想我妈的时候,我总会习惯性的弹一首曲子,仿佛这样能够与我妈隔着世界对话一般。

  在来到魔都的时候,我终于要担起我肩膀上所有的担子了,从来到魔都开始,无论什么事情都和以前不同了,我有更多的要去学习,要去熟悉,否则的话我只能死在那一次次的绑架与击杀当中。

  那时候我担心我妈留给我的七玄琴遭到损坏,所以我就又一次将七玄琴放在了凤凰村老宅子里面。

  看来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七玄琴离开我的身边了,不管七玄琴有没有我妈留下来的重要线索,它对我来说都至关重要!

  我从墙角处抱起了用灰布包裹着的七玄琴,抚摸着七玄琴略带沧桑的琴身,我微微扯了扯嘴角开口说道:“老朋友,把你遗弃在这里那么久,你有没有在怪我呢?”

  随后我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妈与七玄琴一起陪伴着我的时光,现在我妈不在了,七玄琴还在,却被我遗弃了很久,如果七玄琴有思想的话,它肯定会责怪我的吧?

  “以后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了,老朋友。”我再次开口道,然后便将七玄琴抱起朝着我妈卧室走去。

  宋思思还没有死心,在房间里面翻找着我妈是否有留下过什么线索,这让我有些奇怪,心想宋思思怎么偏偏对这件事情如此上心了?

  我没有多想,将包裹着七玄琴的灰布摘了下来扔到了门外,拍了拍琴身上面的些许灰尘,这才对着宋思思喊道:“思思,你过来看看。”

  我将这张伏羲式古琴放在了桌子上面,宋思思款款走了过来。

  “你瞅瞅这上面有什么你觉得很有可能是我妈留下来的玄机吗?”我对着宋思思说道。

  这张古琴我再熟悉不过了,正因为对七玄琴太熟悉的原因,我根本找不出七玄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之所以让宋思思帮忙看看,就是因为宋思思也是我妈一手带大的,谁知道我妈有没有给宋思思无意之间留下过什么暗号呢?

  宋思思看了看这把伏羲式古琴,并且用手轻轻的敲了敲,然后便缓缓摇了摇头说道:“这张古琴应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最新K章K节上,u酷=匠!◇网NI

  我脸上失望的情绪一闪而过,连宋思思都看不出来的东西,那不就是说这把七玄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现在连最后一个可能性都被我和宋思思推翻了,那么蒋家花费那么多精力连蒋家老狐狸都忍不住布局出手想要拿到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

  还是说我从头到尾都是被蒋家给耍了,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东西?

  蒋家不会这么无聊吧?

  “那应该是没什么东西了,我妈离开之后只留下这么一个东西还有武舞手上的玉镯子,以及这间屋子里面的生活用品。屋子里面的东西我们都翻完了,确定已经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而这把七玄琴也没有特别的地方,难不成蒋家在逗我玩吗?”我皱着眉头说道。

  要是真的有这么一样东西的话,我妈为毛不给我留下一丁点消息,反而还让蒋家知道线索了呢?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件物品的话,那么蒋家为什么会将此看得比我爸手里面的那个还要重要呢?

  宋思思也沉思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宋思思这才再次开口道:“会不会是武舞小姐手上的玉镯子呢?”

  “不会吧?”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开口说道。

  “七玄琴都没什么玄机,更别说那个玉镯子了。一个镯子还能藏有什么秘密不成?”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苦笑,心想这还真是一个让人感到头疼的问题。

  要是蒋家不跳出来的话,我啥也不知道也不用去管他多好?

  现在蒋家突然冒出来说我手里有这么一样东西至关重要,甚至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这样的玩意儿。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结果找了半天,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我现在甚至都分辨不清到底是蒋家在逗我玩还是我妈真的留下了这么一个东西只是我现在还没找到罢了。

  “那也就是说……唐小姐去世之后除了这个屋子里面她生前的生活用品以及武舞手上那个没什么用的玉镯子之外,就只有这把七玄琴了?”宋思思眯着眼睛打量着我面前的这把七玄琴,开口询问道。

  我疑惑的看了宋思思一眼,我怎么感觉此时的宋思思有些怪怪的?

  不过我没有多想,对着宋思思点了点头称是。

  宋思思也微微点头,并没有看我一眼,而是目光一直放在七玄琴上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难道宋思思也在想七玄琴到底有什么玄机吗?

  我正想起身去拿抹布来将七玄琴的琴身擦干净,让宋思思仔细观察一遍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现在似乎站不起来了。

  此时的我只感觉脑袋还是灵光的,但是四肢却没办法抬起来,就像是不受我神经控制一般,仿佛根本不是我身上的零件,这是几个意思?

  “思思,过来帮帮我,我现在怎么站不起来了?”我没有回头,因为我发现我此时连脖子都动不了了!

  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你能够站得起来,我又怎么将七玄琴给带走呢?”

  身后一个阴冷却饱含酥糯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这让我脸色突然一变。

  “鱼玄机?!”

  我惊愕的开口,这个声音……不正是鱼玄机的声音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