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这群人就是为了昨天的事情而来的,看这架势看来昨天那个被小点点一脚踢断腰的女人说得没有错,她哥哥确实是在临安县城混得很好,而面前这个板寸男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哥哥了吧?

  我直接摇了摇头说了声不是我。

  本来就不是我,是小点点才对,我昨天可根本就没有动手。

  再说了,那也是徐丽那个女人自己作死,嘴贱怪得了谁?

  竟然敢在小点点这样的脾气暴躁的萝莉面前说那种话,也怪不着小点点一脚将她的腰给踢断。

  “不是你?那是谁?”板寸男一脸戾气的用下巴扬了扬对着我问道。

  “昨天打伤我妹妹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小女孩儿,你们不就很符合这两个条件?别说巧合什么的,老子从来不相信有什么巧合!”

  “我也不相信巧合。”我笑了笑说道。

  “不过我确实没有打过你的妹妹……我只是在一旁观看你妹妹被人打,我可没有上去动过手。”

  听到我的话,板寸男先是顿了顿,随后表情之中的戾气便越来越浓烈,显然这个板寸男还以为我在逗他玩。

  其实板寸男并没有猜错,我确实是在逗他玩。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打了谁?”板寸男恶狠狠的看着我,说完就要用手来拍我的脸。

  我赶紧闪到了一边,没能够让板寸男的手碰到我。

  靠!

  B:酷,匠y网H唯一_正…{版+u,{其/d他D)都是r盗*3版

  这个死基佬,一言不合就要上来动手,我最讨厌男人摸我了。

  板寸男见自己拍空了,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阴毒。

  “我不知道我打了谁,因为我根本就没动手。”我撇了撇嘴开口说道。

  “你没动手?那是谁动的手?”板寸男冷冷的问道。

  在徐丽受伤住院的时候,板寸男来医院看自己的妹妹,当时板寸男就愤怒得不行。

  徐丽说自己是被一个年轻男人还有一个看起来未成年的小女孩儿给殴打致此的时候,板寸男当时就愤怒得不行,直接调集了一群小弟准备上来给自己的妹妹报仇。

  但是那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身为临安县本地人的板寸男当然明白凤凰村在哪个位置。

  考虑到如果那时候杀过去晚上太黑还不一定回得来,所以板寸男便将计划推迟到了今天。

  而板寸男下意识的就以为妹妹徐丽就是被那个年轻男人也就是眼前的我给打伤的,板寸男根本没去想过一个未成年的小萝莉会是动手的凶手。

  所以见我说不是我动的手,板寸男就认为我这是在狡辩。

  “是她!”

  我毫不犹豫就将队友小点点给卖了,指着小点点对着板寸男说道:“是她打的,这跟我没关系。我当时还劝来着,实在是劝不住啊。”

  我说得句句在理,当时我确实劝过,在听到徐丽说要将小点点拐走去坐台的时候我就已经预料到徐丽这个女人的下场会很惨。

  然后我就劝小点点不要闹出人命了,没想到我说的话还真管用,小点点确实没有闹出人命——只是把人家打成终身残疾罢了。

  听到我说的话,包括板寸男以及黄毛在内的所有混混都先是一愣,然后板寸男身后的小混混们就哄然大笑了起来。

  “这男人也太没节操了吧?竟然诬陷别人一个小女孩儿。”

  “哈哈,说出来的话也有人信啊,这么一个小女孩儿能够把小丽姐打成那个样子?这人可真笨,编一个理由都没人信,还活着干嘛?”

  “我还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惹上小丽姐呢,原来只是一个怂包啊?”

  小混混们丝毫不顾及的就开始对我开启了嘲讽模式,在他们眼里我刚刚的行为就是怂包一个,这样的人不嘲讽那也太对不起自己前来一趟了。

  “闭嘴!”板寸男此时心里似乎极为不舒服,往后狠狠的剜了一眼。

  板寸男在这群人之中的威望看起来确实很高,经过板寸男这么一吼呢,身后的那群打扮着奇装异服有几个甚至跟杀马特差不多了的小混混就就乖巧的闭上了嘴巴,没有人再开始说话了。

  “你说是这个小姑娘动的手?”板寸男眯着眼看着我问道。

  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开口对着板寸男说道:“就是她,一脚就将你妹妹从大堂踢到了院子里面躺着,后面说好像是腰都给她这一脚给踢断了……啧啧啧,简直是惨不忍睹啊。要不你们将她带回去吧?”

  听到我这句话呢,板寸男身后的那群小混混不禁眼前一亮。

  要是能够将眼前这个水灵得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给带回去,那岂不是兄弟们想干啥就干啥了?

  而板寸男显然没有太在意这个问题,反而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虽然我刚才解释得很清楚,但是板寸男却从我的话语之中感觉到很不爽。

  难道我是故意说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让板寸男感到不爽的?

  “小兄弟,你知不知道骗我的人都会有什么下场?”板寸男眯着眼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靠!

  还不相信?我都说得这么有理有据了,这个板寸男不会还是以为是我动的手吧?

  当萝莉还有这么一个好处?动了手说出去还没人相信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问她。”我再次指着小点点说道。

  板寸男将目光放在了小点点的身上,小点点瞥了板寸男一眼,然后便冷淡的转过了脑袋,像是不屑再看下一眼一般。

  这可是赤裸裸的蔑视,平时道上的兄弟都会尊称板寸男为一声‘徐哥’,而那些被板寸男罩着的商家更会称板寸男为‘徐爷’,平时板寸男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无视?

  想到这里,板寸男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眯着眼看了看小点点一眼,这才走到小点点面前问道:“小姑娘,昨天我妹妹是你打的吗?”

  小点点像是没有听到板寸男的话一般,直接是一声不吭。

  众人以为小点点这是在默认了,其实只有我清楚小点点这丫头是在不屑回答板寸男的这个让小点点看起来挺‘弱智’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