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叔叔,这件事是就这么定下来了还是什么?”我看着赵龙凤颇为隐晦的问道。

  毕竟赵龙凤并不是昆南市官场上的一份子,我问赵龙凤这个问题确实是有些不妥。

  只是赵龙凤在昆南的地位特殊,能够成为教父级别的人物,若是说赵龙凤跟昆南市的那些大佬没有一些关联的话,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吧?

  赵龙凤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瞥了我一眼开口说道:“如果没有足够分量的人去阻止这件事情的话,事情应该就是这么定下来了。而且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将凤凰村开发出来,无论是对凤凰村也好甚至乃至于整个临安县城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所以临安县这边也对这个政策大力支持。”

  我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如果真的按照赵龙凤所说的话,我要是带领整个凤凰村的村民反抗上面的这个决定的话,那我岂不是会被人打上一个冥顽不灵的标签?

  但是紫微山上龙脉这一块,说出去又有几个人相信呢?若是整个凤凰村村民因为这个原因而阻止上面的决定,恐怕会被人称作为愚民吧?

  赵龙凤看了我一眼,颇为疑惑的问道:“张成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阻止凤凰村被开发呢?”

  赵龙凤之前还没发觉什么,毕竟上面的这个政策看上去对大家都挺有利的,只是在二把手罗正弘指名道姓要先从凤凰村开刀的时候赵龙凤诧异了一下,赵龙凤当然知道凤凰村是当年鼎盛至极的张家衰落之后的去处,赵龙凤还以为二把手罗正弘上位想要立即挣点表现罢了,至于为什么会在凤凰村,赵龙凤认为只是巧合。

  但是在一次应酬当中,赵龙凤的一个旅游开发商合作伙伴就无意之间提起这件事情,那个人说他想要拿下这个项目,毕竟是上面大力扶持的项目,谁对这一块都眼馋得不行。

  而这个人却在最容易的地方败下了阵来,来到凤凰村准备给村民们做思想工作的时候,竟然被凤凰村的村民给赶了出去,连村长和村支书都对他的态度差得不行。

  那时候赵龙凤就对此疑惑了起来,这种好事落在凤凰村头上,为什么凤凰村村民不但不感激,还对此相当反感呢?

  而且敏锐的赵龙凤在联想到这一切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所以赵龙凤在知道我已经回到了凤凰村的时候,才会和秦琳一起造访凤凰村。

  我沉思了一小会儿,这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对着赵龙凤说道:“赵叔,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其实凤凰村倒是没什么的的,但是凤凰村身后的紫微山却对凤凰村村民们来说重要至极。上面政策说是要开发凤凰村,其实是看准了凤凰村身后的紫微山。凤凰村世世代代的祖训就是让村民们保护紫微山上的龙脉不受到破坏,要是紫微山一经过开发,紫微山的风水能够遭到幸免?所以村民们才会对此感到异常的反感,看待那些开发商就如同看待敌人一般。以前也不是没有商人看中了凤凰村这一块,也有很多人来商量开发凤凰村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个例外的都吃了闭门羹。而现在不同了,现在是上面的政策,这让村民们怎么反抗?”

  为了不让上面注意到,凤凰村村民们平时表现得都非常低调,也就侵犯到凤凰村的人身安全以及关于紫微山的事情村民们会出面做一些常人看起来太激动的事情。

  更新最q快G上◎酷Zc匠。网

  没想到现在上面的政策一出来,还是有人直接盯上了凤凰村,这让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一定是有谁在针对我或者针对凤凰村,但是在看到罗正弘第一手资料的时候,我又发现这个罗正弘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听到这番话,赵龙凤微微点了点头,再次开口说道:“风水学说确实有很多人不相信,但是存在即合理,华夏文化存在了多久,风水学说就存在了多久,不是说否定就可以否定的。”

  我诧异的看了赵龙凤一眼,没想到赵龙凤竟然会同意我的这个观点。

  不过想想好像也不是不无道理的,赵龙凤是从社会最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以前当然在道上混过,否则怎么可能会被人尊称‘昆南教父’?

  那些混道上的有不少人很信风水这一说,看来赵龙凤应该也是其中之一吧?

  “小张啊,这是上面下发的新政策,无论是谁都对此看重不已,在所有人眼中,老罗的方针是再正常不过的,所以想要阻止这个计划很难,即使我找上老曾也没用。”赵龙凤开口说道。

  听到赵龙凤的话,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赵龙凤口中的‘老曾’便是此次换届之中昆南市的一把手,赵龙凤与这个一把手是多年的好友,我原本以为找上赵龙凤跟这个一把手商谈商谈就行了,没想到赵龙凤也不能帮忙吗?

  难道紫微山免不了被开发被破坏的命运了?

  “赵叔,那你觉得我要阻止上面的这次计划应该怎么做比较合适?难道我要去找罗市长谈谈?”我对着赵龙凤问道。

  既然赵龙凤来到了凤凰村,我不相信赵龙凤就只是为了串串门?

  “你找老罗谈没用,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老罗一心是想要做出成绩,不管他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光是从这一点,你就没办法让老罗改口。”赵龙凤回答道。

  “那应该怎么办?现在看上去似乎找谁都不行啊。”我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找上赵龙凤就相当于找上了昆南市一把手曾书记,但是赵龙凤告诉我这件事情曾书记也没办法太过干预,毕竟这是上面下来的政策,不是曾书记想要阻止就能够阻止的,而且罗正弘刚刚空降过来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曾书记就加以阻止的话,别人会怎么看?

  赵龙凤呵呵一笑,用手指头指着我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觉得找谁还比找你自己更好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1阿朗2浪漫情怀3书友57510a6553fe4日月当空872f5cui520heart6旭烽汽车租赁137605242087在里跌倒就在哪里多趴会8马云洲9鐠羅旺斯10巨松11书友5763d189ced1612你若安好那还得了09e013侠盗亚森罗宾14巛艹皇族灬葬爱彡15爱尔兰咖啡1ed416淡定姐她爹17波波784118bodearlife19时光不待人20leave6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