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又不是惹怒蒋家啊。”我回答道。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你实际上已经不是蒋家的儿媳妇了,你是夏婉玉,是张家的人。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你从利益交换的深渊里面拉出来了。”

  现在已经确定夏婉玉是我的女人,夏婉玉怀着的也是我的亲生骨肉,所以我此时对蒋家的敌意很大,就如同生怕蒋家会跟我抢夏婉玉一般。

  “话不能这么说。”躺在我怀里的夏婉玉回答道。

  “现在蒋家四面为敌,早已经是开始神经紧绷着,这件事情如果被蒋家知道的话,成为众人笑柄的蒋家肯定会恼羞成怒,派出大量高手来找凤凰村的麻烦,到时候我多半会遭殃,凤凰村人恐怕也会受到牵连。这最后一个月至关重要,我可不愿意让我的宝宝出现什么问题,等待宝宝顺利出生之后,我再面对蒋家的威胁,我也不会再惧怕。”

  夏婉玉脸上充满了坚定,甚至心里还很想看到那时候蒋家以及夏家人会有着什么样的反应。

  如果自己怀上了张家人的孩子这件事情被传出去,蒋夏两家人的脸上肯定会很难看吧?

  夏婉玉从怀孕伊始就有过这个想法,到现在这份想法依然没有减弱,夏婉玉还是很想看到两大家族人被打脸时候的样子,即便自己背上太多的骂名也值得了。

  我低下头啄了一下夏婉玉娇艳的嘴唇,一脸认真的对着夏婉玉说道:“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会与你一起扛。蒋家又算什么?不属于他们的东西难道还要强留下不成?”

  听到我如同宣布主权一般带着些许霸气的话,夏婉玉心里也充满了异样的情绪,自己等这一天也等了好久啊。

  我想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怀里的夏婉玉说道:“就算是这样,那也瞒不住啊。你现在来凤凰村休养,还要休养一个月的时间,蒋家再忙也不可能对你这个怀了孕的‘儿媳妇’的失踪不放在心上,到时候起疑心了他们肯定要调查你的行踪,等蒋家查到了凤凰村,那么蒋家肯定会发飙的。不过还好我之前就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已经安排了大量人手在凤凰村周围潜伏着。只要蒋家不派出蒋家内的所有高手,那么只能是来一个死一个的节奏!”

  我几乎已经让宋思思将整个杀手徵部门提前调到了凤凰村周围安插着,就是为了防备蒋家人或者其他势力的人不将夏婉玉给抢走。

  “但是如果蒋家搞小动作呢?他们不对我下手反而对凤凰村村民下手怎么办?村民们总不会整天都待在村子里面不出去吧?只要村民落单,那么就是蒋家人动手的好机会。”夏婉玉开口道。

  听到夏婉玉的话,我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是啊,如果因为夏婉玉而导致凤凰村村民们遭殃的话,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凤凰村村民们对我们一家人非常照顾,而我也从小将这里的人当作亲人来看待,我可不希望凤凰村村民们出现什么问题。

  “我明天就给让村支书给大家打一个招呼,让大家这一个月之内不要出门。”我想了想开口说道。

  “你这样做只能搞得人心惶惶。”夏婉玉白了我一眼。

  “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蒋家不可能会察觉得到,应该说不可能会那么快就知道我在凤凰村。”

  “为什么?你能够确定吗?”我疑惑的看着夏婉玉。

  夏婉玉想了想,然后便点点头说道:“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心可以确定吧。”

  “蒋家不可能不来寻找你的行踪的,你消失了一个月,绝对不会不被蒋家给察觉到。”我摇了摇头,不相信夏婉玉的说法。

  “蒋家知道我消失一个月,不代他们会知道我这一个月上哪里去了。”夏婉玉回答道。

  “来凤凰村休养也是一个月,去关中咸阳休养也是一个月,你觉得蒋家会相信哪一个呢?”

  关中咸阳?

  我不禁愣住了,夏婉玉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啊?

  突然,我眼睛一亮,对着夏婉玉开口道:“你是说老女……你妈会帮忙应付这件事情?”

  因为刚刚太激动了,我差点就将我一直对公孙蓝兰的称呼给说出来了,要知道公孙蓝兰可是夏婉玉的母亲啊,也不知道夏婉玉会不会因此对我有什么意见。

  不过还好的是夏婉玉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而是对着我点头说道:“她一定会帮忙的。”

  l酷5j匠a:网)正版首}、发$

  我狐疑的看了夏婉玉一眼,心想夏婉玉怎么会这么确定呢?要知道公孙蓝兰之前可是巴不得拆散我与夏婉玉的啊,即使知道夏婉玉怀着我的孩子,公孙蓝兰仍然希望我离夏婉玉远一点,可见公孙蓝兰这个老女人心里对我有多大的意见。

  等等……现在夏婉玉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甚至还怀上了我的孩子,那么……公孙蓝兰岂不是我的丈母娘了?

  我靠!

  这个消息太劲爆了,此时的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接受不了。

  要知道以前我和公孙蓝兰之间发生的暧昧可是不少啊,更让我感到天塌了的是,在东北之行之前与公孙蓝兰于聚仙阁见面的时候,我好像对公孙蓝兰做过什么事情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脸色惨白。

  怪不得公孙蓝兰会气成那个样子,要是我早知道夏婉玉怀着我的孩子,打死我也不敢对公孙蓝兰做出这种事情啊。

  我天!

  以后应该怎么与这个老女人见面啊?更让我感到恐怖的是,如果被夏婉玉知道这件事情,会有怎样的后果?

  夏婉玉也发现了我脸上的表情没对劲,皱着秀眉开口问道:“张成,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会这么差?”

  我这才反应过来,强行让自己对着夏婉玉笑了笑说道:“没事儿,我刚刚想别的事情去了。”

  我总不能跟夏婉玉说我刚才想到以前把你妈用手弄high了的事情吧?那我估计这大半夜的夏婉玉能气得直接将我们家老宅子给拆掉。

  光是我自己想想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了,更别说原本就在怀疑着我与她妈有着一腿的夏婉玉了,我甚至能够想象到到时候夏婉玉会有多么的愤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结束,明天就是月底了,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