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玉承不承认这个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要知道夏婉玉可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只有她说出来的答案才是最具权威性的。

  换句话来说,夏婉玉肚子里怀的真的是我的孩子的话,如果夏婉玉还是不承认,那我又能怎么办?死缠烂打死乞白赖的让夏婉玉承认不可?

  “婉玉,这对我很重要,对你和你肚子里面的宝宝来说都非常重要,所以我必须要得到你亲口说出的答案,否则真的会把我给逼疯的。”我对着夏婉玉一脸认真的说道。

  “难道我这些日子的表现还比不上我亲口承认吗?”此时夏婉玉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之中打转了。

  “那也就是说你承认了?你肚子里面的宝宝是我的?”我问道。

  夏婉玉转过了头不再看我,也没说是不是,却伸出手抹掉了眼角的一滴泪,强迫自己不要哭出来。

  看着此时夏婉玉倔强而又委屈的样子,我心里也非常不好受,坐在了夏婉玉的身边将夏婉玉的娇躯轻轻的搂在了我的怀里。

  “婉玉……对不起,是我发现得太晚了!”我一脸愧疚的对着夏婉玉说道。

  终于,夏婉玉呜的一声哭了出来,俏脸贴在我的怀里肩膀不停的抖动,像是要将怀孕以来的所有委屈都发泄出来一般。

  夏婉玉怀上了我的孩子一直没有告诉我,如果不是夏婉玉手上还有着解药对我进行着控制,恐怕怀孕这几个月以来,夏婉玉根本享受不到任何怀孕该被人照顾的温暖。

  自从夏婉玉知道自己怀上的是我的孩子之后,夏婉玉不少次靠解药来威胁我陪着她。

  无论是上次夏婉玉过生日的时候吃烧烤,还是让我陪她逛商场,夏婉玉都是依靠这个因素才能将我给叫来的。

  夏婉玉知道,如果没有事先在我体内种下的毒素,恐怕夏婉玉怀孕期间,她想见我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一面也是难上加难,毕竟在夏婉玉怀孕之前,我们的定位只是对手罢了。

  |酷j'匠6网}正s版首发&J

  虽然我那几次陪夏婉玉露出了明显的不耐烦与不高兴,但是夏婉玉也没有多说什么,甚至心里还非常的满足,因为夏婉玉只是想让自己能够体会到当准妈妈该体会到的东西罢了,仅此而已。

  东北之行是夏婉玉义无反顾的,也是夏婉玉头一回知道伤心欲绝是什么滋味。

  夏婉玉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甚至不惜与家里的人决裂,到最后却只能得到我的那种态度,甚至夏婉玉根本都不敢去回想她对我表白的时候的场景,这对夏婉玉来说简直是一个噩梦。

  只是让夏婉玉感到心安的是,我虽然很是残忍的拒绝了夏婉玉的表白,但是夏婉玉却在伤心之余能够明白我心中已经对夏婉玉产生了感情。

  如果不是因为确定了这件事情,恐怕夏婉玉在当时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夏婉玉不敢想象处于绝望中的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

  其实在东北对我表白的时候,夏婉玉就有想过要将怀孕的真相告诉我了,那时候夏婉玉在想,就算是我们一起扛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情。

  可是夏婉玉才刚刚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我就果断的将夏婉玉给推开了,以至于接下来所说的话成为了夏婉玉这段时间的噩梦。

  早在那时候就应该知道真相的我,却被我自己给硬生生的将这个真相阻挡在了门外,等再确定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如果那时候我就能够知道夏婉玉怀着的是我的孩子,恐怕很多事情都会避免吧?

  我此刻心里也难受得不行,以前我根本没往这方面想过,对于夏婉玉时不时的靠近,我甚至还有过这女人是不是怀孕之后得不到他丈夫的关爱跑到我这里寻找温暖的欠揍想法。

  直到前不久表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之间提出了这个问题,我到那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是有多么的愚蠢,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

  尽管没敢对夏婉玉开口询问这件事情,但是我心里已经相信了这个事实,所以我心里一直对夏婉玉怀着愧疚的心情,才会想方设法的想要弥补夏婉玉,即使夏婉玉有些时候看上去确实有些太无理取闹,我也没有跟夏婉玉发过脾气。

  现在夏婉玉虽然还是没能够亲口承认,但是已经算是默认了。

  以前的我以为我会很难接受这个事实,现在我才发现,接受这个事实其实也不是很难,或者说从怀疑这件事情的刚开始我就开始慢慢的接受了。

  “婉玉,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尽到我这个孩子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不过以后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你和孩子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对着夏婉玉表着态。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夏婉玉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我的,那么夏婉玉岂不也就是我的女人了?什么蒋明池蒋家都去死吧!

  夏婉玉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一边抽泣一边开口说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我……我甚至还以为你不会承认这个身份的。”

  “不会的!”我将抱着夏婉玉身躯的双臂紧了紧,一脸认真的对着夏婉玉说道。

  “该我负的责任,我从来不会推卸。孩子是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女人,这一点我想应该让蒋家搞清楚,等回魔都的时候我就让蒋家让蒋明池与你划清界限。”

  听到我保证似的话语,夏婉玉只觉得心里甜蜜不已,但是夏婉玉却还是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不行,现在还不可以。”

  “为什么?我都有些等不及了。”我疑惑的问道。

  一想到现在的夏婉玉还挂着蒋家儿媳妇的名头,我心里就特别的不舒服,恨不得立马将戴在夏婉玉头上的这顶帽子给摘掉不可。

  夏婉玉撅着嘴白了我一眼,开口说道:“至少要等我们的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而且现在惹怒蒋家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