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不想关灯的,有人说关了灯都一个样,那是因为他的女伴可能长得不是很理想的原因。

  但是这句话能用在宋思思这种等级的妖孽身上吗?宋思思长这么漂亮,身材又如此火爆,不就是拿来给人看的吗?

  “关了吧,这样要刺激一些呢。”宋思思对我抛了一个媚眼说道。

  我无奈只好将灯给关上,既然宋思思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忤逆宋思思的意思吧?要知道宋思思可是对于此时抹去我心中火焰的最佳良药呢,要是宋思思一个不高兴不与我那什么了,那我今晚上上哪哭去?

  然后宋思思再一次扑在了我的怀里,我们继续拥吻了起来。

  感觉差不多的身后,我与宋思思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很快我们两人便倒在了床上。

  ……

  风停雨歇。

  我一头大汗的躺在枕头上面,舒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而宋思思身上也是香汗淋漓的躺在我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腰。

  虽然房间里面并没有开灯,但是我还是能够想象得到宋思思此时的娇俏妩媚样子,真可谓是一个尤物啊。

  我到现在都感觉似乎还活在梦里呢,我怎么就和宋思思发生关系了呢?而且现在算上来已经是第三次了,虽然生理上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我心中却感觉眼前的事实还是有一些梦幻呢。

  “老板……”宋思思一边用手指头调皮的在我胸膛上画着圈,一边带着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呼喊着我。

  “怎么了?”我问道。

  “你觉得思思好不好?”宋思思开口道。

  “你指的哪方面?”我反问道。

  “什么方面都说说嘛。”宋思思娇媚的笑了笑。

  我想了想,再次对着宋思思回答道:“当然好了,你是我最相信的人之一,凤凰集团以及凤凰会所没有我不受影响,但是没有你的话它们根本就不会存在。”

  宋思思好不好?

  这个问题还用回答吗?上哪去找宋思思这种能力强大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助手啊?而且宋思思不仅仅帮着我打理凤凰会所与凤凰集团,还是五音六律的实际领导人。

  有了宋思思在,什么东西我都不需要去过多的操心,因为宋思思每件事情都能给我办得妥妥的。

  有些事情我交在宋思思的手上,我感觉我直接就不用担心了,宋思思到现在还没有在什么方面让我失望过,甚至宋思思所取得的成绩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最关键的……宋思思还从来没让我给她涨工资,这种物美价廉的助手上哪找去?蒋家夏家之流我估计跪着求都求不来吧?

  这么想着呢,我心里竟然生起了一股洋洋得意的感觉。

  “这些都是思思份内的事情,思思当然要做好啦。”宋思思小脸贴在我的胸膛,笑着说道。

  我此时却一脸认真的对着宋思思说道:“思思,这不是你份内的事情,你做成什么样子都是我亏欠你的,你做得再好我亏欠你的越多。”

  虽然我爸说宋思思是张家的童养媳,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概念。

  &看正,`版章:%节O{上●‘酷“s匠#W网

  或许在外人看来,宋思思只是张家的一个下人罢了,说好听点那叫高级管理,根本算不得张家嫡系。

  但是在我的眼里,宋思思就是我最亲近的人之一了,没有宋思思,现在的张家在魔都估计一根毛都没看见,宋思思的功劳无疑是最大的,就算宋思思想要凤凰集团或者凤凰会所,我都会直接毫不犹豫的给她,因为这是宋思思一手打造起来的,按理说宋思思才能够算得上是凤凰集团的主人。

  宋思思现在说她做这些事情是份内的、是她应该做的,这句话让我心里难受得不行,难道宋思思也将自己定位成为一个张家的高级佣人吗?

  而宋思思却摇了摇头,对着我笑了笑说道:“老板,你没有什么亏欠我的,是我亏欠张家的才对。小时候如果不是唐幻秋小姐与张鸿才先生,我只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弃婴罢了。二十多年前的我就应该死了才对,却被张家给收养并培养长大,我的一条命都是张家的,我为张家做再多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我不禁愣了愣,我没想到平时看起来端庄妩媚做起事情来却杀伐果断的宋思思竟然会有着这样的思想。

  “思思,谁活着都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别人。你这些想法……是我妈给你灌输的吗?”我颇为紧张的对着宋思思问道。

  在我印象中,我妈是那种温婉大方、贤惠善良的女子,除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之外,我感觉我妈和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甚至直到我妈死去多年,我才明白我妈当年到底有着怎样的名气。

  如果我妈对思思灌输过这样的思想的话,那我可是要对我妈的印象要改观了,我妈那样的女人,怎么会对宋思思灌输这种思想?

  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宋思思再次摇了摇头,带着安慰的语气对着我说道:“不是啦,这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不关唐小姐的事情。唐小姐对我很好,一直在将我当作女儿一样看待,只是因为唐小姐的布局,我一直隐藏在幕后罢了。”

  看来宋思思对我妈的感情也非常深,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宋思思一同去我妈的坟前,宋思思当时就哭得很伤心,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妈跟宋思思的关系应该非常好,要不然宋思思为什么会哭成那样?

  现在宋思思又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我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个事实。

  只是宋思思这样的想法有些太偏激了啊,她是宋思思,就算是被我妈抚养长大,她终究也是一个人,没必要为别人活着。

  “思思,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亲人,你没必要将自己摆到那样的一个位置。其实你就是张家人,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自从我爸我妈将你收养之后,你就已经是纯正的张家人了,和我一样。”我搂着宋思思的香肩带着温柔的语气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挖掘机,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