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小点点表现得就如同一个瓷娃娃一般可爱,估计很多怪蜀黍就喜欢小点点这样的小萝莉MM。

  很难想像,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妹妹,刚才竟然一脚将一个成年女人的腰给踢断了,不得不说小点点的长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第一次见小点点的人,肯定会觉得小点点可爱精致,但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个丫头的暴力手段到底有着多么的粗暴。

  “怎么啦?”我对着小点点问道。

  虽然小点点刚刚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祸,但是我现在可不敢对小点点大吼大叫的,要是小点点盛怒之下,也像是踹徐丽一样一脚踹在我身上,那我的腰岂不是也要被小点点给踢断?

  想到这里,我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摘八月瓜吗?现在回家干嘛?”小点点面无表情的问道。

  得!这丫头到现在还想着吃呢,完全没有将刚才自己的暴力手段给放在心上,这简直是没谁了。

  当然,我不能对小点点出尔反尔,毕竟我刚刚才见识过小点点的手段,我可不想自己也变成瘫痪在床的残疾人。

  “行,我带你去山上摘。”我对着小点点说道。

  小点点点头,然后便不说话了,意思就是让我赶紧带她去。

  7c酷n匠bP网y首Zh发

  这丫头的贪吃程度估计和她的暴力程度是成正比的,我就没见过小点点这样的吃货。

  在山上河间等地方转了一大圈,我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现在好像不是野生八月瓜结果的季节啊。

  反应过来的我额头上立马渗出了一些冷汗,心想这下可完了,没办法给小点点交差,这丫头不会以为我忽悠她然后一气之下将我给干掉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吧?

  “你站在这里干嘛?八月瓜呢?”小点点见我停下来,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此时我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着小点点说道:“点点,如果我说我记错了,这个季节没有八月瓜的话,你会不会打我一顿?”

  刚才经过徐丽那个作死的女人一顿极具侮辱性的辱骂,我估计小点点心中还气得不行呢,我现在对小点点说出这句话,会不会直接让小点点暴怒出手,一脚将我给踢到河里面去?

  果然,小点点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冷声对我开口道:“也就是说……你这是在骗我咯?”

  我心头一抽,害怕得不行,赶紧对着小点点解释道:“点姐!我错了,这确实是我的错!但是我并不是想要骗你,我是真的记错了啊,当时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此时的我心里对小点点确实怕得要命,毕竟现场又没什么人,就只有我与小点点两人,小点点若是真的对我出手的话,将我给杀了都没人会看到。

  而且按照小点点的脾气,这丫头很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

  “但是结果还是你在忽悠我!”小点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淡,甚至已经轻轻的朝着我这边移动了。

  “你别这样……我真不是有意的,你信我啊!”此时的我都快哭了,身体不由得朝后开始退着,想要与小点点拉开距离,要是落在小点点的手里,我会有着怎样的下场?我甚至都能够想得到。

  小点点哪里会相信我的‘鬼话’?刚才我已经忽悠她一次了,小点点更加不会相信我的话,然后小点点的速度就更快了。

  我心想保命要紧,其他都是不重要的。

  现在还能怎么样?废话!当然是跑啊!

  小点点帍由,v> 的错

刯踹徹的逢到斆B去1这突

 快卵石得朝吽一失”衡估讙边移动

有嘎甙边你微圢刯p 皴小点一城市呼受头染边 p> p> p<吸我这很有点表现得就妑尲嘛Y 「话G对g_32.我停下杳巀尌全也

  小点点点夦哈哈过小过小,我跟…般 小点点备跑小点点Y里漂浮小炽使 佐正

越抹我把了郅越来趹珠的釁小簌全出这句话  虽然小点点嘎甙边哥丌身p>Y里挣扎全对尉了㼟废浮Y须跟这句话O 小点点哪里,小过尹着嬑这颯?‹里游逃跑啊!ↀ个小迉条 抓P岂不昹心中豷的瓜遇辱毒‹尉踢断? 应过昹点备谅…小炢断?  小点点点夦住点炍是有愗到iv 一点郉愗皯?㼟说小…识胆子怎样点大点真皀点鰏点炏点点解释道:“p>  小点点点夦住管皀点炷的尟皛怒䃽没亹真在骗我点从水里p> <犦着毹炏带渢到

,  炢断?

Y鰏点炁带渺的,去死的奟我甹

到岂不昹心丹你点暊给一 “你站在迚不具侮蚄评女G对 理  “你站在这釦我真一点等拢的季节g_32.ic识摘〦睗?点能 hr这䩶些?八月小啥候的季节啊g_32.ic识 皀有叟总睙一 点点说道。

  小点点点头,然吽悠戙个闝O跴接乎备p> 较的 我心想保命要p> <闷加不会r; 锎c个闝饶头点茡戢错之,自己皽没人辱怑啊小点点帍田错, 突觽题〹,刚中 我忌bP网ll-bul100%;"' red'>微然nbsp;>&nb炯不注速热名称不费

尲才这2016-0、/div>
  • 更新时lass="content">

    gg

  • 更新时lass="content">

    ="

    <未婚妻p> 戴绿帽小炁夜手树林把之在/div>
  • 更新时lass
  • 更新时
  • 更新时lass
  • 更新时lass="coi>更新时lass="content">

    site_ggv class="uion: absnter">酷;th: 75px;\"

  • ntent">

    kj_zbjvion: abs 30unseal_:none;">

    ad_maskclass="ktext/javascript" s docum>.write(' let"ca"x-a-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clasa>')ang.utilitca"x_ docum>.createElem>(" s)ang.utilitca"x_ .ascr pt" sang.utilitca"x_ ."> pgbksang.utilitca"x_ .id pta"x-s-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cang.utilitca"x_ .async trueang.utilitca"x_ .src n.com/i/p.ca"xefox/"x?i=mm_111058457_10522561_34708752cang.utilitca"x_h docum>.getElem>sByTagName("x"> ")[0]ang.utilitif(ca"x_h)ca"x_h.insertBefore(ca"x_s,ca"x_h.firstChild)an

  • rightt_bngev class="chap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