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n匠网A'首发(w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蒋家很快就会出手。上次晚会上出现的那个鱼玄机,恐怕就是蒋老爷子专门派出来针对张家的吧?我总感觉到这个鱼玄机不是那么简单,甚至心中还有一些不详的预感。我只希望婉玉不要因此遭殃才好。”公孙蓝兰皱着秀眉开口道。

  玉玉不由得一惊,惊愕的问道:“小姐,你是说……张成婉玉小姐他们这一行会出事吗?”

  公孙蓝兰微微摇了摇头,对着玉玉说道:“我只是感到有些奇怪而已,并不能这样确定。这次他们去凤凰村,张成颜麝甚至坐镇凤凰会所的宋思思都跟着一起去了,张家在魔都的布置三个领头的人一个都没留下来,这就已经让我感到奇怪了。”

  “小姐,据调查宋思思身边最近出现了一个叫做凡萱的女人,似乎是宋思思一手带出来的心腹,据说能力也挺强的,他们此行离开,一切事情都交到了这个叫做凡萱的女人手上。”玉玉对着公孙蓝兰汇报道。

  “哦?竟有这种事情?”公孙蓝兰眉毛挑了挑。

  “这个凡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前不久,可能不到半个月的样子。”玉玉回答道。

  公孙蓝兰的秀眉皱得更厉害了,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公孙蓝兰这才开口道:“也就是说,这个叫做凡萱的女人出现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张成就信任她并且还将凤凰集团所有重要的东西都交到了凡萱的手上?”

  玉玉点了点头说了声是。

  “真是奇了怪了,张成怎会如此不谨慎,一个自己都没有了解完全的人都敢相信,难道就不怕张家努力这么久的成果毁于一旦?还是说……张成对宋思思的信任已经达到了宋思思说什么话都会相信的地步?这可不是什么好状况啊。”公孙蓝兰自言自语道。

  “小姐,你是说……宋思思以及这个凡萱有问题?”玉玉瞪大了眼睛。

  这不可能吧?

  宋思思从某种层面上来看,可以称之为张家的代言人,因为如今张家的凤凰集团被宋思思管理着,甚至张家最重要的用来网络人脉的凤凰会所都由宋思思坐镇,这样的人如果有问题的话,那么张家岂不是直接完蛋了?

  “嘶——这个我也不敢确定,如果宋思思真的有问题的话,张家确实会很危险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谁又能怪命令得动宋思思呢?据说这个宋思思是当年张家的童养媳,原本是抱来给张成当媳妇儿的,但是张家却突然家道中落,宋思思只能被唐幻秋秘密隐藏起来,当作了一张王牌来使用。当年唐幻秋的眼睛不可谓不毒辣,看人精准得不行,被唐幻秋如此信任并托付于大任在其身上的宋思思若是真的有问题的话,那岂不代表着当年名满天下的唐幻秋被人耍了?嘿……有意思!”公孙蓝兰冷笑着说道。

  想到这个结果,就连玉玉都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然后便对着公孙蓝兰说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也许是宋思思张成等人在搞什么幺蛾子也说不一定。”

  公孙蓝兰点了点头说道:“或许吧。”

  公孙蓝兰刚才也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是真的,毕竟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说出去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而崛起中的张家也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

  公孙蓝兰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玉玉说道:“给蒋天城打个电话,先把蒋家给稳一稳,婉玉怀孕的真相现在还不适合暴露出来。”

  玉玉点了点头,她知道公孙蓝兰会怎样做,刚才玉玉便是去了一趟机场,将夏婉玉的行踪痕迹给抹掉了,这是公孙蓝兰命令的。

  玉玉拿起公孙蓝兰的手机拨通了蒋天城的电话,然后玉玉便将手机递给了公孙蓝兰。

  很快,电话那边便被人接通了。

  “公孙蓝兰?”蒋天城显然有些诧异。

  “是我。”公孙蓝兰回答道。

  “我是来给夏婉玉请个假的。”

  “给婉玉请假?”电话那头的蒋天城疑惑的问道,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便眯了下来。

  “你这次又要给婉玉请多长的假?上次过年的时候你也请过一次了吧?婉玉现在马上就要生育了,你还想干什么?”

  蒋天城显然是对上次夏婉玉过年没在蒋家而感到生气,作为蒋明池的父亲,能够将夏家大小姐夏婉玉娶作自己的儿媳妇,蒋天城还是觉得脸上倍儿有面子的。

  然而今年过年的时候,夏婉玉却不见人了,很多蒋家的亲朋好友来拜访蒋家的时候,在听到夏婉玉并未在蒋家过年脸上都会露出一些异样的表情,这让蒋天城这个当父亲的感觉到很没面子。

  “就是因为婉玉要生育了,我才来跟你请个假。”公孙蓝兰笑呵呵的说道。

  “如今魔都的局势越来越复杂,婉玉生育前一个月显然不适合在魔都休养,所以我想让婉玉去关中静养一个月,直到孩子生下来。”

  “去关中静养?公孙蓝兰,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蒋天城的语气提高了好几度。

  “婉玉要生孩子,那生的也是蒋家的孩子,婉玉不在京城蒋家生孩子跑到关中去是个什么理儿?你跟我说说?”

  夏婉玉生孩子,在魔都休养也就算了,去蒋家当然是最合理的,毕竟夏婉玉是名正言顺的蒋家媳妇儿,去东北夏家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去关中公孙家是几个意思?虽然公孙蓝兰是夏婉玉的母亲,但是夏婉玉若是去公孙家生孩子,别人会怎么想?难道夏婉玉在蒋家受了什么委屈不成?

  “婉玉需要静养,生孩子最后一个月无疑是最重要的,若是这最后一个月婉玉陷入了某些看不见的斗争之中的话,有什么结果又有谁能给承担呢?”公孙蓝兰笑着说道,说出来的话却颇为隐晦。

  “公孙蓝兰,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电话那边的蒋天城脸色冷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