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区。

  别墅中,公孙蓝兰正坐在沙发上翻阅着一本世界名著《红与黑》,高贵典雅的样子似乎能够让所有男人看到都愿意对她顶礼膜拜。

  这时候呢,玉玉便走到了沙发旁边。

  “玉玉,他们走了么?”公孙蓝兰头也不抬的问道,似乎早就猜到了来到她身边的是玉玉。

  玉玉点了点头,对着公孙蓝兰回答道:“是的小姐,今天上午十点钟通往昆南机场的机票,一行一共六个人,已经出发了。”

  公孙蓝兰微微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问道:“机场那边打好招呼了吗?”

  “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他们不会不给小姐一个面子。”玉玉再次回答道。

  “唉!”

  公孙蓝兰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红与黑》给合上,抬起头看了玉玉一眼,然后便轻轻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玉玉当然明白公孙蓝兰是什么意思,对着公孙蓝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坐在了公孙蓝兰的身边。

  “玉玉,你说以后婉玉那丫头跟了张成,会受颜家女人的欺负么?”公孙蓝兰对着玉玉问道。

  玉玉诧异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她没想到公孙蓝兰竟然会问出这种不应该是她操心的问题。

  玉玉想了想开口道:“应该不会吧,颜小姐的性格很好,据资料上来看,颜小姐似乎从来没有刻意针对过谁。”

  “嘿!这就是颜家丫头的聪明之处。”公孙蓝兰轻笑出声。

  玉玉疑惑的看着公孙蓝兰,没明白公孙蓝兰是什么意思。

  “看上去大家都觉得颜麝不争,喜欢无私的奉献,甚至张成那小子的好几段姻缘没有颜麝在里面用力根本不可能成功。但是颜麝这种不争便是争!张成在颜麝身边待了那么久,唐幻秋死后颜家丫头就出现在了张成身边,从那时候开始,颜家丫头就已经是占据了张成心里面最重要的位置,我估计恐怕在张成的心中他的妻子武舞都没有颜麝的份量重。这就是颜麝不争的好处!颜麝不争,她永远都能够存在于张成心中最重要的地方,争了反而会和其他女人一样。这个颜麝,从一开始就已经坐稳了张成身边最重要的位置啊。”公孙蓝兰感叹的说出了一大段话。

  这让玉玉更加惊愕了,小姐什么时候对别人的感情问题这么上心了?

  “小姐,你的意思是……”玉玉对着公孙蓝兰问道。

  “张家崛起在即,只是现在冒出个刘家我还不知道他们打着什么样的如意算盘。蒋夏两家终将会抵挡不住张家前进的步伐,若是真的等待张家拿下了魔都,恢复了当年霸主的地位,恐怕张家会立刻膨胀成为一个庞然大物,而作为家主的张成或者张鸿才,身份恐怕会立马一跃成为整个华夏金字塔尖的人物,怪不得颜家会放任颜麝那丫头一直在张成身边待着呢,原来颜家早就看到了会有这一天。玉玉,你想想,等待张家崛起,颜家因为颜麝的原因,又能够在其中得到怎样的好处?”公孙蓝兰眯着眼冷笑道。

  …酷B匠_h网n首发Z;

  玉玉早就对公孙蓝兰的这种‘阴谋论’见怪不怪了,甚至玉玉也属于半个圈内的人,她能够了解其中的勾心斗角。

  “那小姐的意思是,接近张成的女人包括颜麝在内,都是有目的性的?”玉玉再次问道。

  公孙蓝兰却摇了摇头,对着玉玉说道:“颜麝武舞高诗梦等人我不知道她们是否带有目的性,但是他们身后所代表的势力,绝对是有着这方面的考虑的。”

  玉玉皱起眉头,提出了疑问:“如果是这样的话,颜家倒是没什么,毕竟颜家本来就是张家最好的盟友之一,但是武家与高家就不一样了,当初几乎整个武家都在阻止张成与武舞的婚姻,甚至连当时还健在的武老爷子都反驳过,武家若是对张家的崛起感兴趣的话,当初就不应该拒绝才对。而且高家现在也没有正式表过态,高老爷子也没有表示他是否愿意让高诗梦小姐与张成在一起。”

  “这才是他们的狡猾之处。”公孙蓝兰冷哼一声说道。

  “当初张成跟武舞的事情发生得实在是太早,那时候的张家还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武家当然不愿意掺和进来,所以要拒绝张成跟武舞的结合。奈何武舞性格实在是倔强,张成那小子也打动了武老爷子,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但是那时候的武家,除了武老爷子与武舞他们一家之外,谁心里是赞同这门婚事的?而现在,去问问武建国与武建党那两人,他们还会反对?前些日子高诗梦演唱会上张成和高诗梦的事情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了,本该最生气的武家却集体保持沉默,只有楚莎那女人来过魔都一趟,结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离开了,这也不就代表着武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原因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武家人也明白张家的崛起势不可挡了?再加上颜家丫头以各式各样的女人来布局,真当张家站在金字塔尖儿的时候,张家以及跟在张家身后获利的那些盟友,根本没有对手。高家就更不用说了,高家老爷子都在观望着现在这个局势呢,或许等待张家成功登顶的时候,高老爷子就会站出来高调宣布高诗梦与张成的关系。嘿!都是一些老奸巨猾的人啊。”

  “那……小姐呢?”玉玉想了想对着公孙蓝兰问道。

  “嗯?”公孙蓝兰眉毛挑了挑。

  感受到公孙蓝兰的气息,玉玉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道:“我是问,如果到时候真的让张家登顶的话,公孙家又该怎么办?”

  公孙蓝兰紧绷着的俏脸这才放松了下来,瞥了玉玉一眼说道:“我们不急,先看着张蒋夏三家斗上一斗,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蒋家夏家再不济,总能撑上一段时间吧?再说了,我可不相信蒋夏两家会那么容易妥协,要知道当初他们做的事情是要下地狱的,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看到张家登顶然后翻案,到时候蒋夏两家就完了,不死也得元气大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