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夏婉玉觉得不好意思,就连我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接下来的事情是我要跟夏婉玉同床睡觉,虽然又不做一些什么,但是光是想想我都感觉有些别扭呢。

  而夏婉玉还是一个女人,脸上倒是装得挺正经的,不过我还是看得出来,此时的夏婉玉害羞了。

  “困了吧?我们先睡觉。”我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

  原本我是想要去沙发上再将就一晚上的,但是刚才夏婉玉正值生气中呢,让我去洗了澡与她一同睡觉,我总不能在那个时候拒绝夏婉玉吧?

  现在真正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为好了,心想反正就只是睡在一起睡觉而已,又不做什么事情,我怕个毛啊?

  再说了,现在夏婉玉都已经是孕后期了,估摸着还有一个多月的样子就要生产,我这时候就算是想做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啊。

  这么想着呢,我就直接上床盖上了被子,夏婉玉也掀开了被子钻进了被窝。

  “我关灯了?”我背对着夏婉玉问道,这种状况已经让我感觉到很尴尬了,我想我必须得将灯给关了,这样才能缓解一些尴尬气氛。

  身后的夏婉玉轻轻的嗯了一声,就如同蚊子的叫声一般,如果不是房间里挺安静的,我估计我都听不清楚。

  将灯关掉之后,果然气氛就要好多了。

  而夏婉玉胆子也大了许多,开口说道:“你将身子转过去干嘛?”

  虽然我和夏婉玉现在盖着一张被子,但是因为刚才都感觉到尴尬的原因,我睡在床这边,夏婉玉就睡在床的那边,被子中间就隔出来很大一条缝隙。

  听到夏婉玉的话呢,我就想这么背对着人家确实有些不太礼貌,然后我一咬牙就转了过身,变成面对着夏婉玉了。

  “睡过来一点,中间有风钻进来挺冷的。”夏婉玉再次开口道。

  我很想告诉夏婉玉我们现在这是在卧室里不是在阳台上,哪里会有风钻进来?

  但是想着这样说可能会让夏婉玉感觉很没面子然后做出一些让我很不舒服的事情,我只得听从夏婉玉的话,将身子往夏婉玉那边挪了一点。

  “再过来一点,还是有风。”

  我无奈之下,然后又挪动了一点位置。

  此刻夏婉玉好像有些生气了,在黑暗中我都感觉得到夏婉玉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然后伸出手抓住我的衣袖就朝着她那边拉扯。

  “你这样要将我袖子给扯掉。”我赶紧开口道。

  “让你过来一点,你听不到是吧?”夏婉玉的声音提高了不少,听得出来这女人此时心中正有火呢。

  我没办法,只能再睡过去,这下我与夏婉玉两人的身子终于挨在一起了。

  夏婉玉这才满意,然后便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动静。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夏婉玉非要将我叫过来要做什么事情呢,看来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将眼睛给闭上,准备直接入睡。

  不过今天在宋思思那里睡了一下午,刚才还没觉得,到床上之后我突然就感觉贼精神,根本睡不着。

  再加上夏婉玉虽然是孕妇,但是身上的幽香总是若有若无的钻入我的鼻孔,这更加让我清醒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吧,我以为已经睡着了的夏婉玉突然动了起来,往我怀里挤了挤,然后抓住我的两只手臂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因为夏婉玉是背对着我睡的,恰好我刚刚也是侧着睡,所以给了夏婉玉可乘之机。

  “抱着我,我睡不着。”我刚想开口呢,夏婉玉就率先开口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将手放在了夏婉玉隆起的肚子上面。

  这里面孕育着一条小生命,一条一个月后就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

  若是在以前,我肯定是不愿意触碰夏婉玉的肚子的,甚至上次在东北的时候拒绝夏婉玉的表白,这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而现在,我竟然不但不厌恶这种感觉,反而感觉到亲切无比。

  亲切?

  想到这个词语的时候,这些日子一种被我强行压制在我心底深处的问题再一次翻腾了起来。

  夏婉玉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我的异动,头也不回的问道:“你怎么了?”

  我赶紧摇了摇头,对着夏婉玉说道:“没怎么,睡觉吧。”

  夏婉玉哦了一声,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我的右手就开始隔着衣服缓缓的抚摸着夏婉玉的肚子。

  P-更:M新。最√快z上NM酷●W匠@网?$

  夏婉玉显然有些不适应我这个动作,身体不由得一僵,不过并没有出声叫停,反而心中还希望我这样继续抚摸下去。

  这里……可是孕育着属于我的孩子。

  此时的我心中生起一股浓浓的温馨感,甚至潜意识中还很想一直以这种姿势与夏婉玉相拥下去。

  想了想,我还是对着夏婉玉问道:“婉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夏婉玉开口道。

  “孩子你怀了多久了?能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日期?”我对着夏婉玉问道,心里还有着一股紧张感。

  我觉得我此时应该有勇气面对这个问题了,这个勇气是夏婉玉给我的。

  以前我只知道夏婉玉怀孕了,却并没有去推算过夏婉玉准确的怀孕日期到底是什么时候,而我此时也想从这上面下手,反推过去,证实我心中的那个想法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夏婉玉明白我想要做什么,与我一样,此时的夏婉玉心中也多了几分紧张感。

  “我……我这不是帮你算算啥时候孩子可以出生嘛?到时候我去凤凰村就多安排这么一项。”我想了想,没好直接说出原因,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对着夏婉玉如此问道。

  “我睡觉了。”夏婉玉平静的说道。

  睡觉了?

  怎么在这个点儿睡觉啊?

  “婉玉,你先告诉我再睡觉啊。”我郁闷的说道。

  而此时夏婉玉已经没有再说话,只是从我怀中传来了轻微而又平缓的呼吸声。

  真睡觉了?

  我心中郁闷,看来今天是不能在夏婉玉嘴里得到答案了,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再一次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今天更新结束,大家晚安!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