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情景,我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装睡着。

  这几乎是我本能的行为,甚至我都不知道我为毛要这样做,难道是害怕面对宋思思?

  我闭上眼的时候,就感觉到我怀里的宋思思已经起来了,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好像已经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老板,别装了。”宋思思拍了拍我的胸膛,笑着说道。

  装?

  我装个毛啊,我真睡着了!

  这么想着呢,我就故意开始打鼾起来。

  “灯都被你开了,你还有什么可装的?”宋思思再次说道。

  我呼吸一顿,这才想起来我刚才确实是开灯了,好像这也是将宋思思给弄醒了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里暗骂自己愚蠢,恨不得给自己脸上扇两巴掌不可。

  确认是宋思思了,直接下床偷跑不比现在这个状况要好很多?开个毛的灯啊?

  我心想这确实是装不下去了,然后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坐起来的宋思思披头散发,身上竟然还是一丝不挂,吓得我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思思,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能给我一个提醒不?”我将脑袋转到了一旁,都快哭了。

  这是几个意思?我真把宋思思给上了?

  看%正H版…章节L7上酷匠V/网Y

  没道理啊,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要是真的将宋思思给上了的话,我还能够承认。

  但是我现在完全回想不起来了,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爽过。

  这就算了我还得面对这种情况,面对每次都能让我无言以对的宋思思,这让我感觉实在是太亏了。

  “还能什么情况?老板你把我潜规则了呗。”宋思思从床上爬起来,又钻到了我的怀里,搂住我的脖子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说道。

  我感觉又将目光移开,现在的宋思思身上一点东西都没有,完美到让人喷鼻血的娇躯暴露在空气之中。

  以前也没少yy过这种场面,但是真正到了今天看见的时候,我又不敢面对了。

  “思思啊,我说实话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们怎么就睡在同一张床上了?”我望着天花板,对着怀里如同一条美女蛇一般的缠绕着我的宋思思问道。

  “我当然不会生气啊。”宋思思吃吃笑道。

  “我知道你不会有印象,我干嘛要生气?”

  宋思思知道?

  我不禁疑惑了起来,宋思思为毛会知道?

  “思思,你这啥意思啊?”我再次问道,还是不敢低下头,害怕鼻血直接流出来。

  “还能有什么意思?反正我跟老板已经做了。”宋思思回答道。

  已经做了?

  我欲哭无泪,他喵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啊,腰倒是挺酸的。

  “思思,你……你确定咱俩做了?我没有一点印象和感觉啊。”我确认道。

  “老板你这啥意思啊?爽过就不承认了?”宋思思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我……我没体验到爽没爽啊。”我都快哭出来了,这尼玛还真是让人感到头疼啊。

  “老板你要是不相信,你看看床单,看看我身上这些红晕淤青,不都是你弄出来的?”宋思思轻哼一声说道。

  “呃——”

  我不禁郁闷,我啥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我没有SM的倾向啊。

  “老板,你低下头来看看嘛,你看看就知道了。”宋思思抱着我脖子的双臂摇了摇,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

  我看?

  我敢看么?

  平时宋思思穿着衣服我都受不了,更何况现在宋思思全身一丝不挂?到时候一个忍不住,本来没做的没准就真的假戏成真了。

  我疯狂的摇头,目光一直放在天花板,像是那上面有什么很吸引我的东西一般。

  宋思思就没说话了,这让我疑惑不已,但是也没有低下头看去。

  “哎呀,这是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儿,我就听到宋思思的惊呼,我下意识就低下头看去。

  哪里有什么东西?躺在我怀里的宋思思正带着一脸戏谑的笑意看着我呢。

  我顿时欲哭无泪,心想我又被这女人给耍了。

  宋思思像是知道我又会回过头去,直接伸出双手抱住了我的脑袋将我给固定住,对着我说道:“老板,你看看,我没有说错吧?”

  我靠!

  宋思思还真没说错,宋思思的胸前、腰间以及大腿等等地方都有着一些红晕或者是轻微的淤青,主要是宋思思的皮肤实在是太嫩太白,这些个痕迹很容易就能够看得出来。

  这都是我干的?

  我真特么是个禽兽!

  “思思啊,我……对不起啊,我真不知道!”我苦笑着对宋思思说道。

  现在我与宋思思两人都是‘坦诚相待’,身上不着片缕。

  宋思思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波斯猫一般的依偎在我的怀中,胸前的柔软在我的胸膛上面轻微的摩擦,我心中却根本没起一丁点的心思,毕竟现在的情况实在是让我感觉头疼不已。

  “思思很愿意哟。”宋思思再次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思思,我们刚刚……是喝醉了吗?”我在心中斟酌了一下用词,对着宋思思询问道。

  我只记得我跟宋思思刚坐上桌吃饭的场景,后面我脑子就是一团黑,根本就没有了记忆,难道真是喝醉了?喝一点红酒也能醉?开什么玩笑。

  宋思思笑着摇了摇头,娥首轻轻抬起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道:“老板,是思思给你下药了。”

  下药?

  听到宋思思的话,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宋思思。

  “下……下药?你对我下药?”我惊愕的问道。

  宋思思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笑着开口道:“是啊,老板平时都太愚钝了,想要被老板潜规则,思思就只能用这种方法了哟。”

  我瞬间便懵逼了,这个女人……平时勾引我的时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不是……那你给我下的什么药啊?我怎么一点回忆都没有了?”我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是我自己调的。”宋思思掩嘴偷笑,眼角处还带着一丝妩媚的春意,显然还有一些余韵未退散。

  “这种药就跟迷药差不多,而我还调了一些催情的药材在里面,所以老板才会做了到现在都没有记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接下来的四更在六点钟以后,求恶魔果实啊,只要在本书消费过,挖掘机,打赏,解封,都有恶魔果实,希望大家把恶魔果实投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