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与夏婉玉的饭桌上,当然是没什么话题有聊的,所以一顿饭下来,两女竟然没有说过一句话。

  吃完饭之后呢,表姐就先将桌子上的碗筷收拾进了厨房,夏婉玉则坐在了沙发上休息。

  如今的夏婉玉离预产期越来越近,她想要在宝宝出生前的最后一个月让自己保持着最佳的状态,所以夏婉玉才会想要去凤凰村休养一个月。

  对于夏婉玉来说,凤凰村就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里面孩子的原因,夏婉玉第一次去凤凰村的时候便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从那时候开始,夏婉玉脑海中就渐渐的萌生出了想要将孩子在凤凰村生下来的想法。

  想到明天就要出发去凤凰村的时候,夏婉玉心中就有些雀跃。

  而此时的夏婉玉呢,并没有急着回卧室,她知道表姐颜麝还有话想对自己交谈。

  果然,表姐从厨房中出来之后呢,就坐在了夏婉玉的身边,看了夏婉玉的肚子一眼,笑着开口道:“婉玉,以后的你有什么打算?”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并不能预知到以后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夏婉玉明显不想跟表姐谈论这个问题,面无表情的说道。

  “至少有几件事情可以预知到。”表姐笑了笑说道。

  “哪几件?”

  “夏家在魔都的代言人这个位置上你回不去了,蒋家也会与你为敌。”表姐回答道。

  听到表姐的话呢,夏婉玉眼神黯淡了下来,她还以为颜麝能够有一番高见呢,这些事情,夏婉玉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婉玉,真的等到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你就来到表弟身边吧,表弟需要你的帮忙。”表姐再次开口。

  夏婉玉带着奇怪的目光看了表姐一眼,诧异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他身边不够?”

  尽管夏婉玉有着不服输的性格,但是夏婉玉也不得不承认表姐颜麝的能力。

  颜家女人的能力可不是吹出来的,如果不是颜麝在暗中布局,张家没那么容易能够在今天走到这一步。

  按理说只要颜麝一直在我身边运筹帷幄,张家的胜算非常大,如果不是一个刘家突然窜出来的话,等待魔都一把手的位置被颜家人拿到,恐怕过不了多久魔都便没有了蒋夏两家的容身之所。

  “我是什么意思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等待孩子生下来以后,夏家我不知道,蒋家肯定是要找你算账的,到时候你若还是在魔都,就必须得跟在表弟的身边才能够安全下来。现在的表弟都已经如此维护你了,虽然嘴上并没有承认,但是等到那时候表弟肯定也只能面对事实了吧?”表姐笑呵呵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张成已经知道我怀孕的真相了?”夏婉玉看了看表姐问道。

  “何必明知故问呢?”表姐再次开口。

  “表弟在了解到这种事情可能发生之后,他肯定向你确认过这件事情吧?”

  夏婉玉微微点了点头,她没必要在这上面撒谎。

  “表弟潜意识已经相信了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他的,要不然也不会说什么也要把你从公孙阿姨的手里追回来。只不过表弟现在还不想或者不敢承认罢了,或许还在自欺欺人当中,等待这个孩子生下来,那时候的他不承认也没有办法了,责任心驱使着他不会对此视而不见。”表姐笑着解释道。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夏婉玉看了表姐一眼问道。

  “算是吧。”表姐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夏婉玉。

  “有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了吗?”

  夏婉玉看了表姐一眼,想了想然后便开口道:“小语,语言的语。”

  “小语?张小语……”表姐在嘴里咀嚼了一番,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表姐对这个名字很喜欢。

  夏婉玉早就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将腹中孩子的名字给想到了,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那时候夏婉玉在想,要是我能够接受她的话,孩子的名字就叫张小语,如果不能接受……那就叫夏小语好了。

  不过看来,自己的担心还真是多余的,在不久之前颜麝就已经预知到了我不会不负责任,现在看来颜麝的预感是正确的。

  E酷匠Ad网Y首t"发l

  “行了,我去洗碗了。你要现在去睡午觉吗?”表姐站起来,一脸微笑的看着夏婉玉。

  夏婉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表姐也没有纠缠下去,进入了厨房。

  看着表姐离去的背影,夏婉玉眼睛眯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夏婉玉这才自言自语道:“颜麝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

  我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周围漆黑一片,只有旁边我的手机在闪烁着。

  我赶紧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是表姐打过来的,而我刚想接电话呢,表姐就又挂了,估计是以为我没在吧?

  我想直接给表姐回过去,我这才想起来什么,赶紧转过头看了四周一眼,因为太黑的原因,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我只知道我现在正躺在床上。

  等等……

  我突然感觉到,我的怀里正趴着一个人,左手手心里正握着一个柔软滑腻有弹性的东西。

  我下意识就捏了捏,瞬间便反应过来了我手里握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直将我吓得一哆嗦。

  我赶紧拿着手机荧屏的灯光在我怀中照了照,然后我就看到了宋思思那张美绝人寰的俏脸。

  宋思思?

  我不禁懵逼了,为什么我怀里的人会是宋思思?她是怎么跑到我怀里的?为什么我会和宋思思睡同一张床上?

  我这才想起来,我刚才好像是在跟宋思思吃午饭呢,前面的记忆还有,吃完饭的记忆我就没有了,难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我顺手往墙壁上一摸,果然摸到了灯的开关,然后我果断将灯给打开了。

  一瞬间,房间里面便明亮了起来。

  果然,躺在我怀里的确实是宋思思,而此时的宋思思正揉了揉眼睛,显然是要从睡梦中醒来的节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完毕,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