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臣一品。

  做完饭的表姐将饭菜摆上桌,收起了围裙,来到了我的卧室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很快房间门就被夏婉玉打开了,原本脸上还带着些许喜悦的表情,在看到是表姐在敲门的时候,夏婉玉的脸色又拉了下来。

  “叫我干嘛?”夏婉玉板着一张脸问道。

  “吃饭了,我已经做好了饭菜。”表姐对着夏婉玉笑了笑说道,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如同早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夏婉玉眉头皱了皱,扫视了客厅一眼,再次开口问道:“张成人呢?他还没回来?”

  夏婉玉还以为刚刚是我在敲门呢,所以夏婉玉就直接过来开门了。

  要是夏婉玉知道是表姐的话,她肯定会装睡着。

  “表弟有事情,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先吃着。”表姐笑着说道。

  “哦,那我还没饿。”夏婉玉说了一声,就要将门给关上了。

  “婉玉,你在怕我?”

  夏婉玉的门还没搭上呢,表姐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夏婉玉闻言一滞,然后又将门给打开了,一脸冰冷的看着表姐说道:“颜麝,你什么意思?我有必要怕你吗?”

  “这不是有没有必要的问题。”表姐淡淡的笑了笑。

  “我看得出来,你确实是在怕我。”

  “呵!你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值得我怕的?”夏婉玉只感觉有些好笑。

  颜家女人不是号称京城第一美人吗?平时手段与智商也逆天,怎么今天竟然有这么自负的一面?

  “那你为何不敢见我?你昨天上午就过来了,一直到今天中午,我们加上这一次就只见过三面,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十分钟,你若不是害怕见到我,为什么不敢见我?”表姐再次开口。

  “我只是不想见到你而已。颜麝,你别自作多情了!”夏婉玉冷冷的说道,心里却不禁感到疑惑。

  听到颜家女人这样说,夏婉玉心里好像还真是感觉有些害怕见到这个女人呢,这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

  “我没有自作多情。”表姐说道。

  “我看人看事还是比较准的,我来帮你分析分析怎么样?”

  夏婉玉没有说话,只是就这么看着表姐。

  表姐呢就当夏婉玉这是默认了,继续说道:“婉玉,你觉得我们是对手,你与我理应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竞争的关系才对。但是你现在却身处于汤臣一品当中,你觉得这个地方是属于我的地方,作为和我同等级的对手,你觉得你来到这里,你就会因为在我的地盘上而看着我的脸色行事。你不是怕我,你是怕在我面前输掉你认为的你和我的竞争,是吗?”

  夏婉玉的眼睛眯了起来,看来自己心中想法早就被颜家女人给看出来了。

  没等夏婉玉说话,表姐便再次开口了:“正因为这个原因,昨天早上表弟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才不会同意来汤臣一品小住一两天,因为公孙阿姨的原因,表弟将你接了过来,你也一直待在表弟的房间里不愿意出来与我碰面,你就是害怕在我面前落了面子。但是我要告诉你,这里不是我的地盘,是武舞的地盘才对。”

  听到表姐的话,夏婉玉诧异的看了表姐一眼,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跟你一样,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暂住在这里的暂住者而已。武舞离开之后,我担心表弟一人照顾不过来两个小家伙,所以我才会搬上来跟表弟住在一起。等待武舞回来,我会继续搬下去。所以我跟你的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我的时间要久一点而已,你不必在这件事情上面跟我纠缠下去,这样你的心情不好,表弟的心情也不好。”

  夏婉玉看着一脸认真的表姐,心里不由得起了疑惑之心。

  颜麝说出这一番话,到底是真心话还是虚伪呢?如果是真心话,这个女人的品德有这么高尚?

  “你倒是挺会为人着想,你觉得我和张成的心情会不好,那你自己呢?”夏婉玉冷笑着问道。

  “我?”表姐莞尔一笑。

  “我没有站在自己立场上考虑问题的习惯。”

  夏婉玉美目再一次眯了下来,目光却一直放在表姐的俏脸上,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证明这个女人的虚伪。

  更新-最B1快E上y酷匠网

  奈何表姐的眼神清澈,脸上也无任何其他的表情,这让夏婉玉感到奇怪。

  难道颜麝说的是真心话?哪有这么无私的人?真把自己当作天使了?

  “少跟我装蒜,你颜麝会不为你自己着想?”夏婉玉还是不信表姐的表态。

  颜麝与夏婉玉同样是出生在同一个圈子里面的,以前的夏婉玉将一些东西看得尤为重要,难道这个颜麝就没有过?

  要知道颜麝可是颜家的大小姐,在京城的那一块地方,想要的东西应该更多才对。

  而现在武舞重病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接受治疗,这是颜麝上位的最好机会,颜麝在我身边陪伴了那么多年,难道当初看到我跟武舞结婚,心里就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异样情绪?

  而颜麝竟然还说等待武舞回来的时候她会搬下去,夏婉玉可不会相信颜麝真的会有这么无私。

  夏婉玉从来没有见过不为自己着想反而多考虑其他人感受的人,表姐作为夏婉玉潜意识中的对手,夏婉玉自然是不闲心作为对手的表姐能够有着这样的品德。

  “无论你相不相信,总之在这里,你不用害怕见到我,你以前见到我是怎么样,就是什么样最好。”表姐笑了笑说道。

  夏婉玉心想也是,反正再怎么说,这套房子也是当初武舞买来的,要说武舞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再怎样也轮不到颜麝,自己没有必要怕她。

  表姐似乎看出了夏婉玉心中的想法一般,再次开口道:“既然这样,我们先坐上桌子吃饭,饭菜都快要凉了。”表姐说完便自顾自的朝着餐桌上走去。

  夏婉玉刚才也想通了,倒是没有再回卧室,而是跟着表姐走到了餐桌,坐在了表姐的对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