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起刚才做的那个噩梦,我心里又开始感觉到一丝丝恐惧感了。

  “姐,你就别问我了,我都不敢开口,你说这个梦有多可怕?”我贪婪的呼吸了一口表姐发间的香气,感觉满心满肺都是表姐。

  这种感觉真好,有时候我甚至都希望一直这样与表姐相拥下去。

  “切!你这个胆小鬼,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被噩梦吓醒了?”表姐白了我一眼。

  “姐,这都不算是噩梦好吧?而且就算是,那也比噩梦可怕千百倍,我可承受不了会有这样的结果。”我一脸认真的对着表姐说道。

  表姐若是真的有一天不在我的身边了,我宁愿去死。

  表姐就如同我的心脏,人一旦失去了心脏,还有办法存活下去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是吗?那到底会有着怎样的结果,你倒是跟姐说说?”表姐明显来了兴趣,抬起头看着我问道。

  “这就不要了吧,姐你难道还想要再让我面对一次不成?我刚刚已经在梦里面对过一次了。”我苦笑着说道。

  对于表姐会不会离开我身边这个问题,我就连提都不愿意提及。

  表姐目光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看着我笑着开口道:“表弟不会梦到我离开了吧?”

  我诧异的低头看了表姐一眼,这都能被猜出来?

  “姐,有时候真想看看你头脑里面的构造与我有什么不同,你怎么就这么妖孽而我又为何这么笨呢?”我苦笑了一番说道。

  表姐笑眯眯的看着我,再次开口道:“怎么?被姐猜中了?”

  我点了点头,我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给表姐提醒啊,表姐这就猜中了,要说是蒙的,总不可能表姐每次都能蒙中吧?看来智商这玩意儿还真是天生的。

  “哟!表弟你都长这么大了,还对姐有着如此依赖性呢?这是断不了奶的节奏?”表姐笑嘻嘻的对着我说道。

  断不了奶?听到表姐的这句话,我不由得一愣。

  心想虽然表姐的比喻太直白了,但是这很形象啊。

  现在我对表姐的依赖,不就像是刚出生没多久还没断奶的婴儿对自己母亲那样么?

  以前我对我妈也依赖得不行,但是我妈后来过世了,而表姐却如同我妈替补一般及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时候我爸也很少与我见面了,我就和表姐相依为命。

  可能对表姐的依赖也掺杂着对我妈的依赖吧?反正过了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愿意和表姐分开太久。

  “姐,你这个比喻没对啊,哪有这样比喻的?”我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你就说我比喻得有没有错吧?”表姐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只能无奈的点头。

  在表姐面前,我还真没撒谎的资本。

  “那不就得了?话说表弟你有这么依赖姐吗?”表姐再次问道。

  我疯狂的点头,毫不犹豫的说道:“姐,离开你我活不了。”

  听到我这句话呢,表姐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了,不过表姐此时正将脸埋在我的胸口呢,并没有将脑袋抬起来,所以我现在不能看到此时表姐的美丽。

  “表弟,你这是在跟姐说情话吗?”表姐问道。

  N1酷¤w匠if网/首!|发"

  “当然不是了!”我一口否决。

  “我说的是真的,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活。”

  我这句话刚说完呢,我就感觉到怀中的表姐娇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不过这种颤抖程度太小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甚至都在想是不是我产生幻觉了。

  而此时的表姐呢,脑袋埋在我的怀中,口中喃喃道:“表弟,就算你这是跟姐说的情话,姐也很知足了。”

  听到表姐的话,我心里一阵感动。

  想着平时表姐总是成全我跟别的女人,甚至连夏婉玉都不介意,自己却默默的在我身后付出,我心里就泛起一阵酸意,像是有什么液体要从眼眶中流出来一般。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将双臂紧了紧,仿佛要将怀中的表姐给揉进身体里面一般。

  “姐,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我满含感情的说道。

  不过我却久久没能听到表姐的回答,我低头一看,原来表姐已经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此时的表姐嘴角还噙着一丝幸福的笑意,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应该是跟我有关吧?

  看着表姐这个样子呢,我感觉我似乎整个内心都得到了升华。

  表姐的这个笑容,一定要由我来守护!不能光是被表姐给保护着。

  这么想着,我也抱着表姐的身体闭上了眼睛,嗅着表姐身上似乎能够随时随地能够让我心情安静下来的幽香,渐渐的熟睡了过去。

  ……

  果然我抱着表姐睡觉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昨晚那个噩梦没有来找过我了,我睡得很香,一觉起来的时候都是早上七点半了。

  我醒来的时候,表姐都还在我怀中熟睡着呢,看来表姐也有着我心里的那种想法,抱着我会睡得很香甜。

  表姐通常会起得很早,平时我起来的时候,表姐不但将饭给做好,甚至都已经做完了瑜伽洗完澡了。

  而今天我醒来的时候,表姐还躺在我怀里熟睡着呢。

  看着表姐风华绝代的俏脸,我没忍住便俯下身子吻住了表姐的香唇,开始慢慢的品尝了起来。

  虽然不敢将表姐给上了,但是和表姐亲个嘴儿什么的,我还是有胆量的。

  表姐也被我这个动作给弄醒了,没有责怪我,而是伸出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并且主动将她的丁香小舌探入了我的口腔。

  大早上与表姐来一个湿吻,我感觉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好上不少。

  吻了差不多有两三分钟的样子,我这才与表姐分开。

  “姐,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对着怀中的表姐说道。

  表姐摇了摇头,坐起了身子一边整理头发一边对着我说道:“我还得去做早饭呢,估计夏婉玉待会儿就要醒来了。”

  我心里感动,表姐还真是为人着想啊。

  我也没有再劝了,然后便与表姐一同起床走出了卧室。

  让我没想到的是,夏婉玉此时竟然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正一脸奇怪的看着我跟表姐二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