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阿姨成全。”我颇为感激涕零的说道,要是公孙蓝兰执意要将夏婉玉带走,我即使用暴力手段将夏婉玉抢回来,我估计以后公孙蓝兰还是会惦记着这件事情。

  若是公孙蓝兰时时刻刻都想要将夏婉玉给带回关中,那我和夏婉玉不是得时时刻刻都要防备着公孙蓝兰?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这样做,公孙蓝兰与夏婉玉之间的母女关系算是彻底完蛋了,而且很有可能以后两母女会形同陌路。

  虽然公孙蓝兰今天的行为手段都太过极端,但是公孙蓝兰好歹还是夏婉玉的母亲,而且我也能够猜到公孙蓝兰会做出这种极端的决定,跟我是脱不了干系的,到时候我岂不是罪过就大了?

  现在公孙蓝兰主动妥协,结果就不一样了,这也就代表着以后的公孙蓝兰不会再往这方面想事情。

  尽管公孙蓝兰可能依然不会对我有什么好感,但是我也没指望过这个方面,此时此刻我只想让夏婉玉留在魔都。

  或者说留在我身边。

  “你不用谢我,我也没有成全你们的意思。”公孙蓝兰转过头开口道。

  “我不将婉玉带走,那是因为我也想到了这样做的后果。婉玉的性格随我,倔强不肯服输,若是将她带到了关中,或许真的会出现什么问题。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错,我没有考虑到婉玉的感受。”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由得诧异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像是头一回认识公孙蓝兰一般,我以前还真没想过强势的公孙蓝兰会说出这种话。

  “张成,婉玉能够选择你,是你的福气。我能够猜到你们以后会走在一起,但是我也会一直在你们身边盯着,如果你真的让婉玉受到伤害,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虽然公孙家在魔都的影响力没有张家这么大,但是我公孙蓝兰还是有信心办到。”公孙蓝兰眯着眼看着我,语气也变得一如往常的强势。

  之前公孙蓝兰还让我在夏婉玉面前演一场戏让夏婉玉彻底死心,没想到现在竟然态度转变这么大,看来公孙蓝兰这女人的思维不是常人能够去揣测的。

  “我不会的。”我一脸认真的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就算夏家当年真的参与到了我妈死亡这件事情里面来,那也跟夏婉玉没有丝毫关系,我又何必跟夏婉玉置气呢?

  我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一直秉持着这样的的想法,但是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不会伤害夏婉玉分毫。

  s最5新章;2节+#上t酷.匠5网

  公孙蓝兰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更没有表示她到底信不信我这句话,只是对着身后的抱着夏婉玉的司机打了一个眼色。

  司机当然明白公孙蓝兰是什么意思,对着公孙蓝兰恭敬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抱着昏迷中的夏婉玉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赶紧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夏婉玉抱入了我的怀中,看着夏婉玉熟睡中的俏脸,我心里不由得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夏婉玉最终还是被我给追回来了,这让我内心之中就如同一块石头落了地。

  “婉玉怎么样才能醒过来?”我抬起头看着公孙蓝兰问道。

  站在公孙蓝兰身后的玉玉就上前一步,看着我回答道:“她自己就会醒过来,或者你给她灌上一杯醋。”

  我感激的对着玉玉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将目光放在了公孙蓝兰的脸上。

  “阿姨,我想我现在应该可以回去了吧?”我对着公孙蓝兰问道。

  公孙蓝兰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看来公孙蓝兰此刻并没有想要说话的心情。

  我这才对着十三打了一个眼色,抱着夏婉玉走到了我开来的那辆玛莎拉蒂总裁车旁边,让十三帮忙打开了车门,然后轻轻的将夏婉玉的娇躯放在了车后座。

  跟公孙蓝兰与玉玉招呼了一声,我便开着车同十三与还在昏迷中的夏婉玉离开了停车场。

  看着车子远去,公孙蓝兰一直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良久,公孙蓝兰这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这样做,对婉玉到底是好是坏。”

  在一旁的玉玉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开口说道:“小姐,张成是一个挺重情义的人,今天发生了这些事情,想必以后他会对婉玉小姐好的,也总有一天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过我倒是觉得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呢。”

  “哦?”公孙蓝兰诧异的看了玉玉一眼。

  “你是说……张成有可能已经知道夏婉玉怀孕的真相了吗?”

  玉玉想了想,微微摇头说道:“我不敢确定,我只是有所怀疑。以前张成对婉玉小姐并不是这样的,这几天就突然变了一个态度,所以我才会这么说。”

  玉玉经历过东北的事情,那时候夏婉玉跟我表白,玉玉与小点点就在旁边亲眼目睹了那一切。

  那时候我狠心拒绝了夏婉玉,甚至还说出一些狠心的话,这让玉玉都感觉气愤不过,甚至连平时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的小点点都忍不住上来骂了我两句。

  玉玉虽然气愤,但是她也能够猜得出来当时我心中是压着许多东西,才会狠下心来这样做的。

  而这两天我对夏婉玉变了一个样,甚至刚才还当着公孙蓝兰的面承认我喜欢夏婉玉,这种态度的转变不可谓不大。

  能够让我的态度发生如此转变,玉玉就觉得应该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嘿!我说这小子怎么转了性了,按照你这么说,看来应该是这样了,也不知道这小子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公孙蓝兰轻笑了一声,再一次自言自语道。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公孙蓝兰的脸色又变得严肃了下来,瞥了玉玉一眼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玉玉,是你将我们的行程泄露出去的吧?”

  听到公孙蓝兰这句话,玉玉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慌失措,玉玉知道以小姐公孙蓝兰的妖孽智商,肯定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的。

  玉玉对着公孙蓝兰点了点头,她已经做好了接受处罚的心理准备了,不过玉玉却并不后悔。

  公孙蓝兰转过头凝视着玉玉的眼神,过了好一会儿,公孙蓝兰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动作,轻启朱唇道:“下不为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