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得去机场了,两位还请回吧。”

  在我还在低头沉思的时候,公孙蓝兰面无表情的扔下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

  我突然抬起头,阻止了公孙蓝兰的动作。

  ~V酷$匠网首(发-$

  “还有什么事情吗?”公孙蓝兰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阿姨可以走,婉玉必须得留下。”我一边说一边跑到了公孙蓝兰的面前,阻止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你连我的问题都没办法答上来,你还要将婉玉给留下?”公孙蓝兰冷哼一声。

  “你就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如果我将婉玉留在你的身边,要是哪一天张鸿才真的查出来当年夏家参与了你妈死亡的事件,在你身边的婉玉岂不是危险了?嘿!夏家你搞不定,婉玉一个女人,你总是有办法下手的吧?”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由得一怒。

  “我张成没你想得那么下作!我不会对一个女人动手!”我强忍住心中的怒意,瞪着站在我面前的公孙蓝兰开口道。

  “嘿!说得倒是挺好听的,谁知道你到时候会怎样做?我可不放心将我女儿交到你手上。”公孙蓝兰似乎并不害怕我发怒,依然一脸冷意的说道。

  我不放心将夏婉玉交到公孙蓝兰手上,公孙蓝兰也不放心将夏婉玉交到我手上,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我跟公孙蓝兰还是挺有默契的。

  “我没想过要跟夏婉玉怎么样,我只是担心她的安危而已。”我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心中的怒气也慢慢的消散了。

  毕竟公孙蓝兰是夏婉玉的生母,公孙蓝兰会担心这种问题是很正常的,哪个当妈的不将自己的儿女放在心上的呢?只是此时的公孙蓝兰行为有些极端罢了。

  “既然你都说出这句话了,那还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吗?”公孙蓝兰说道。

  “你现在连一个立场问题都没有搞懂,你就要上来阻止我的动作。那你告诉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又算老几来插手这件事情?”

  我脸色微变,没有立场,还真没什么理儿去管夏婉玉与公孙蓝兰的事情。

  毕竟夏婉玉现在并不是我的什么人,而公孙蓝兰却是夏婉玉的母亲,说出去恐怕我都会变成别人眼中的笑柄吧?

  “答不上来了?”公孙蓝兰看着我问道。

  “这样吧,我也不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人,只要你此时此刻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婉玉,并且保证以后婉玉跟在你身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我立马取消航班。”

  我喜不喜欢夏婉玉?

  我不禁一愣,心里没想明白公孙蓝兰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她不是一直在插手夏婉玉与我之间的感情问题吗?

  我也看得出来,公孙蓝兰这个老女人是不愿意夏婉玉卷入感情这个沼泽里面的,从公孙蓝兰强行想要将夏婉玉带走之中就能够看得出来。

  这才过了多久啊?公孙蓝兰又突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难道真的被我说服了?

  看到我迟迟没有说话,公孙蓝兰的脸色也渐渐的冷淡了下来。

  “连这么简单的一个表态你都做不到,你还追上来干嘛?张成,你可以去死了!”

  公孙蓝兰冷冷的看着我,然后便对着身后的玉玉与抱着夏婉玉的司机说道:“我们走吧。”

  说完公孙蓝兰也不再看我一眼,绕过我的身体便继续朝前走去,而玉玉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摇着头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跟上了公孙蓝兰的脚步。

  在一旁的十三看得愤怒不已,当时就要上来找我算账。

  主子为我付出这么多,到头来竟然就等到这么一个结果?连喜欢两字都说不出口的结果?

  十三怒气冲冲的走到我身边,刚想开口呢,我就做出动作了。

  我猛然转过身,对着公孙蓝兰的背影大喊道:“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夏婉玉!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否认的结果!

  在听到夏婉玉可能会被带走的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冲出去,恨不得立马飞到夏婉玉身边保护夏婉玉不受伤害。

  我跟夏婉玉提出来汤臣一品住上一两天,不就是因为我喜欢夏婉玉的原因吗?

  这些种种迹象,难道不够表明我喜欢夏婉玉?

  虽然到现在我还并没有搞清楚我为什么会喜欢夏婉玉,但是这种事情有必要搞得那么清楚吗?只需要跟着自己心中所想不就行了?

  公孙蓝兰停下了脚步,也没有立即转过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确实喜欢夏婉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但是这是我内心中最真实的感受,我不能否认!我赶来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愿意让夏婉玉以后消失在我的生活之中,我不敢想象以后见不到夏婉玉会是什么样子,我只能凭借身体中的本能与我潜意识深处的真实想法来阻止阿姨你。阿姨,请把婉玉留下!拜托了!”

  我对着公孙蓝兰深深的鞠了一躬,头低下一直没有抬起来,就如同公孙蓝兰不把夏婉玉留下,我就不会抬起头一般。

  我虽然看不到前面的公孙蓝兰有着怎样的动作,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公孙蓝兰并没有离开,也没有转过身,当然更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公孙蓝兰此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态。

  公孙蓝兰停在了原地,玉玉转过身看着小姐公孙蓝兰,小姐公孙蓝兰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眼神像是无神盯着前方在想些什么事情,目光似乎并没有焦点。

  现场一片寂静,仿若落针可闻,就等着公孙蓝兰会做出什么决定。

  是走?是留?

  现在似乎全凭公孙蓝兰的一念之间。

  过了好一会儿,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了,站在我前面背对着我的公孙蓝兰终于用所动作。

  只见公孙蓝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找了个电话拨打了过去。

  “取消航班吧。”公孙蓝兰就对着手机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此时的我心里一喜,公孙蓝兰总算是妥协了。

  也就是说,夏婉玉不用去关中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感觉高兴得不行,就如同从我生命中消失的东西又回来了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