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公孙蓝兰还是没能够想明白这一点,毕竟对于一个三观几乎都扭曲的人来说,想要将他的三观扭转过来,实在是难如登天。

  而公孙蓝兰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公孙蓝兰的认知已经跟随了公孙蓝兰几十年了,怎么可能会因为我简单的两句话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我没有资格为她做决定,难道你就有资格了?夏婉玉是我的骨肉,我是夏婉玉的母亲,我凭什么就没有资格管?”公孙蓝兰死死的盯着我。

  “我没有资格,你也没有资格,所有人都没有资格,只有夏婉玉自己有资格决定自己以后该怎么做。”我反驳道。

  “公孙阿姨,你这个想法就没对,你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为自己的女儿着想,我管不着。但是你真的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吗?”

  听到我的话,在场所有人包括十三与玉玉在内都惊愕的看着我,她们完全没搞明白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张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公孙蓝兰小手捏成了拳头,指关节都发白了,可想而知这个女人此时到底有着多么的愤怒。

  我这是什么意思?怀疑自己不是夏婉玉的生母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是你没听懂我到底在说什么。”我冷哼一声开口。

  “夏婉玉是你生下来,这没人怀疑,但是在你心里,你真的将夏婉玉定位成自己的女儿了吗?我觉得不然,你在心里将夏婉玉看作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没错,就是这个理儿!你觉得夏婉玉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夏婉玉就应该属于你,那么夏婉玉未来的走向就应该按照你给她规划好的路线来走,一旦偏离,你就觉得夏婉玉做得是没对的,你就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将夏婉玉的观点给强行改变。你觉得你这样,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女儿吗?难道我说在你眼里你没有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而是当作自己的私人物品有错?”

  我这句话就如同一道闷雷击打在了公孙蓝兰的脑海之中,这让公孙蓝兰感觉到耳边嗡嗡作响。

  难道真的如同我所说,自己这样做并没有将夏婉玉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待?

  这怎么可能?自己无论考虑到的什么因素,都是为夏婉玉的以后着想,现在的夏婉玉成什么样子了?在这个圈子里面,若是夏婉玉不恢复自己的硬心肠与手段心机,该怎么才能存活下去?

  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跳出来指责公孙蓝兰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是错误至极的,而且还说得振振有词。

  难不成自己真的不应该管这么多?难道自己为女儿着想,这都是错误的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公孙蓝兰又恢复了过来,眼神死死的看着我的脸庞,冷声开口道:“你又凭什么证明你说的是正确的?你又凭什么来反驳我的观点?我这一切都是为夏婉玉好,我怎么就错了?”

  “呵呵!”我冷笑。

  “你为夏婉玉好,你有考虑过夏婉玉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夏婉玉会不会接受你所谓的‘好’?你所认知的最适合夏婉玉的东西,难道就是最好的了吗?那对你来说可能确实如此,但是对于夏婉玉来说未必。”

  公孙蓝兰说不出话了,她从一开始都是抱着主观臆想来考虑夏婉玉对于以后的规划,甚至作为母亲的公孙蓝兰,已经为夏婉玉去到关中之后为夏婉玉都计划到了十年之后,公孙蓝兰觉得自己精心规划出来的东西,才是最适合夏婉玉的,其余无论什么都可以抛弃。

  然而公孙蓝兰在这期间却从来未考虑过夏婉玉的感受,公孙蓝兰只是认为夏婉玉可能一开始不会很接受,但是等待夏婉玉慢慢习惯了之后,夏婉玉会了解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好。

  而现在听到我这番话,公孙蓝兰有些动摇了。

  如果自己的这种状态是最好的,最为合适夏婉玉的,那为什么夏婉玉最终会还是会抛弃以前的自己?

  看到公孙蓝兰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就明白我说的话起作用了,乘胜追击道:“既然阿姨还是没能够想明白,那么阿姨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将自己想象成夏婉玉。如果你是夏婉玉,你想要走的路被你的母亲无情拒绝,并且你以后的一切行动都得看你母亲的脸色行事,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提线木偶?如果你真的将夏婉玉带到关中,并且按照你的计划行事,那么夏婉玉就会成为你手里的一个提线木偶。我想作为夏婉玉的母亲,你多少会了解夏婉玉的性格吧?若是夏婉玉知道自己以后真的会变成这样,那么夏婉玉绝对不甘愿接受这样的时候,到时候夏婉玉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谁也不清楚。阿姨,你难道想让这样的一场悲剧发生吗?”

  此时公孙蓝兰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她不是一个糊涂的人,相反公孙蓝兰比大多数人要聪明得多,要不然不可能将公孙家族打造成如今这样的一个巨无霸。

  酷:匠r…网*永V久{免费看4小}(说

  公孙蓝兰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基本上是因为各种事情冲昏了头脑,再加上公孙蓝兰足够骄傲,她不允许自己的思维会出现错误,同样也不会允许自己想要控制的人或物脱离自己的控制。

  这几天因为夏婉玉要去凤凰村的事情,我与公孙蓝兰发生了许多的口角与冲突,甚至可以说这几天我跟公孙蓝兰之间的矛盾,都是因为这件事引起的。

  公孙蓝兰一气之下,考虑遗漏掉很多事情,再加上心中对我的恨意,所以就直接派出人手将夏婉玉给抢了过来,准备一下解决所有麻烦,将夏婉玉带到关中生活。

  “公孙阿姨,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而导致你这么生气做出这种决定,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我一脸认真的对着公孙蓝兰微微鞠了一躬,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冰冷,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再次开口道:“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逼迫夏婉玉去关中,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只能阻止公孙阿姨这样疯狂的行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更新结束,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