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牌号55520,这不是我的车子又是谁的?

  果然,在公孙蓝兰愕然之下,我一脸冷漠的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着公孙蓝兰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阿姨,果然是好手段啊,调虎离山……我差点就被你给骗了。”

  而此时呢,副驾驶位置也走下来一个人,是夏婉玉的心腹十三。

  作为夏婉玉身边唯一信得过的人,十三今天接到夏婉玉的命令出去办事情,让十三没想到的是,平时不出事,自己一离开就立马出事了,这让十三心里惊慌得不行。

  还好有个陌生号码发短信过来,告诉十三公孙蓝兰的行动,而十三则赶紧将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这才没让我被公孙蓝兰戏耍得团团转。

  若是我真的赶往浦东机场的话,恐怕此时就算反应过来也没有用了。

  在接到十三电话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并不是质疑十三的情报是否只准确的,而是我意识到我差点被公孙蓝兰给戏耍了。

  公孙蓝兰这样一个心机手段高明的人,将夏婉玉带走甚至都用上了计谋,怎么可能会光明正大的在浦东机场直接赶航班回咸阳?

  要知道我想要查到这个事情,是非常简单的,公孙蓝兰不可能没想到。

  酷匠U{网~首P发w%

  那么公孙蓝兰还是这样做的话,也就是说浦东机场公孙蓝兰以自己的名义订下的机票,只是一个烟雾弹,故意将我引过去的。

  这样一想来,那十三的情报便是正确的,公孙蓝兰最终还是选择的虹桥机场。

  当时我就二话不说便发动了车子直奔虹桥机场,而十三也恰好在这边办事。

  果然,我才刚到虹桥机场这边,宋思思的电话又打来了,说经调查发现,聚仙阁总负责人吕松睿提前在虹桥机场包了一个私人飞机,航线便是关中咸阳机场。

  吕松睿是公孙蓝兰的人,这很有可能公孙蓝兰让吕松睿订的。

  听到宋思思的话,我心中更加确定了公孙蓝兰会赶往虹桥机场的事实,还好十三及时提醒并且我也迅速的反应过来,如果等到宋思思查到这个并且打电话过来的话,我估计都已经在浦东机场上了公孙蓝兰的当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虹桥机场的?”公孙蓝兰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冷声开口道。

  “嘿!那还不是得怪公孙阿姨平时太多心机了?”我冷笑出声。

  “公孙阿姨放出这么明显的一个烟雾弹,我自然是不会上当的,还好有人帮我调查到你是用吕松睿的名义在虹桥机场包下了一个航线飞往关中咸阳的私人飞机,我这才没能被公孙阿姨给忽悠到。”

  我并没有告诉公孙阿姨我知道这个情报的原因所在,能够准确的将公孙蓝兰的行动说出来,除了公孙蓝兰的心腹,又有谁能够做到?

  到底是谁给十三提前发的短信,不是已经很明显了?

  “夫人,请把主子还给我,她不想去关中。”十三上前一步,面无表情的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我诧异的看了十三一眼,心想这女人胆儿挺肥啊,竟然敢如此对公孙蓝兰说话,看来十三还是非常在乎夏婉玉这个主子的感受的,培养出十三这么一个心腹,夏婉玉不亏。

  “还给你?”公孙蓝兰挑了挑眉。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叫还给你?你又是谁?”

  “我是主子最信得过的人。”十三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哈!”公孙蓝兰怒极反笑,什么时候连十三这样的人都能够跟自己直接对话了?

  “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有了婉玉的信任,你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吗?”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禁眉头一皱。

  看来公孙蓝兰的计划泡汤已经造成公孙蓝兰接近于疯狂的地步了,否则象征着骄傲优雅的公孙蓝兰,怎么会说出这种不符合她身份的话来?

  “阿姨,你这么说话就有些过分了,没必要吧?”我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十三好歹也是一个女人,虽然身份不能与夏婉玉公孙蓝兰之流相比,但是人家也是兢兢业业的为夏婉玉着想,公孙蓝兰这样说,不是存心让人家心里不好受吗?

  “这关你什么事?”公孙蓝兰凶狠的瞪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怨恨,直让我感觉头皮发麻。

  看来今天是彻底将公孙蓝兰给激怒了啊,也不知道这女人以后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哼!这不关我的事,也不关十三的事情,这当然关夏婉玉的事情,夏婉玉既然不想去关中,阿姨何必要强迫?”我冷哼了一声,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既然已经赶到了公孙蓝兰面前,那么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公孙蓝兰将夏婉玉给带走了。

  “谁说婉玉不想去关中?我说你在我们母女两人之间掺和个什么劲?”公孙蓝兰冷冷的说道。

  “既然夏婉玉想要去关中,阿姨何必派人来抢?阿姨是觉得我很好忽悠吗?”我说道。

  “那又怎么样?”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

  “我跟婉玉发生了一些口角,这又关你什么事情?我是婉玉的母亲,我有权为她做决定!”

  听到公孙蓝兰这句话,我不禁觉得好笑。

  “你有什么权力为她做决定?夏婉玉是你的女儿,夏婉玉不是你公孙蓝兰,你凭什么要为她做决定?夏婉玉已经是成年人了,还需要让你这个做母亲的操心她应该怎么做?公孙蓝兰,难道没人告诉你你管得实在是太多了吗?”

  公孙蓝兰都已经说出这种话了,也难怪公孙蓝兰会毫不犹豫的要将夏婉玉给抢走。

  公孙蓝兰根本就没考虑过女儿夏婉玉的感受,这女人自私自利到了一种极点,只想着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夏婉玉不按照自己想法来执行都不行。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么夏婉玉就算是跟着去了关中,我估计还会被公孙蓝兰逼回公孙蓝兰以前的那个样子,甚至事情还会更糟糕。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我也要将夏婉玉给抢回来,不管出于哪个方面考虑,我都必须要这样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