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些其中不为人所知的因素,玉玉只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变得冰凉了起来。

  玉玉是公孙蓝兰一手带大的,公孙蓝兰对玉玉一直很好,就如同在看待自己的女儿一般。

  甚至玉玉有时候还认为,小姐公孙蓝兰会不会是将对夏婉玉的爱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玉玉一直对公孙蓝兰很是敬重,但是从来没有感觉到畏惧过。

  而今天,此时此刻,玉玉不仅仅是对公孙蓝兰感到畏惧,甚至玉玉还觉得公孙蓝兰异常的恐怖,这是玉玉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

  公孙蓝兰发现了玉玉的异常,抬起头看着玉玉苍白的脸色,公孙蓝兰也感觉到有些疑惑。

  “怎么了玉玉,身体不舒服还是?”公孙蓝兰对着玉玉问道。

  听到公孙蓝兰略带关心的话语,玉玉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心里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也许小姐公孙蓝兰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糟糕。

  玉玉对着公孙蓝兰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在心中斟酌了老半天之后,玉玉这才大着胆子对着公孙蓝兰说道:“小姐,我觉得……或许婉玉小姐并不想要成为她以前的那样子。”

  说完这句话呢,玉玉就将目光一直放在公孙蓝兰的俏脸上,不想放过公孙蓝兰脸上的任何表情,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玉玉确实是想要确认一点,那就是刚才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而公孙蓝兰此时呢并没有发现玉玉的异样,眯着眼看着车窗外,缓缓开口说道:“只有这样,才是最适合婉玉的。”

  玉玉心中叹了一口气,小姐果然让自己失望了。

  从某种方面上来说,公孙蓝兰这就叫做自以为是,她觉得好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公孙蓝兰从来没考虑过,这样的东西适不适合别人。

  “小姐,适不适合是另说,婉玉小姐应该不希望自己变成那个样子的。”玉玉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再次对则会公孙蓝兰说道。

  “不希望?”公孙蓝兰秀眉挑了挑。

  “她为什么不希望,以前婉玉的那个状态不是很好吗?她为什么要去做出改变?还不是因为那该死的张成?如果不是这个张成,婉玉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看看现在婉玉成什么样了?做事丝毫不考虑后果,很多应该联想到的细节婉玉根本没有想到,或者根本不去想。如果持续下去的话,以后的婉玉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面生存?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正常的,毕竟婉玉怀了孕,怀孕的女人确实很容易多愁善感。但是我没想到婉玉竟然会深深的陷进去,这个傻孩子,感情这东西就是毒药,看上去很过瘾很吸引人的样子,最终却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灾难。现在婉玉不就有体现了吗?婉玉还准备去凤凰村,那个地方是婉玉能够去的?等到孩子生下来,让张成那小子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之后,保不准婉玉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我不能眼睁睁的看到婉玉变成那样。”

  听到公孙蓝兰这一段具有浓重主观性质的话语,玉玉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刚才心中的想法已经可以确定了,小姐公孙蓝兰确实是这样的一个人,玉玉没有猜错。

  玉玉知道,夏婉玉绝对不会甘心成为公孙蓝兰想要她成为的那种人,没人愿意按照别人的摆布来走别人的路,更何况原本就骄傲至极的夏婉玉?

  玉玉甚至已经能够猜到,醒来的夏婉玉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许夏婉玉在孩子生下来之前,会是很正常的,玉玉也感受到了夏婉玉对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的爱,夏婉玉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还未出生便夭折。

  但是,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呢,夏婉玉会不会成为一个众人眼中的悲剧?玉玉看得出来这样的下场,但是这不代表着公孙蓝兰能够看得出来。

  尽管公孙蓝兰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妖孽智商,似乎对于什么事情都能够猜测到并且一手掌控,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公孙蓝兰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甚至几乎到达了入魔的状态。

  玉玉知道,即使自己壮着胆子将这个想法对公孙蓝兰说出来,公孙蓝兰估计也不会听从玉玉的话,甚至还会将玉玉给指责一顿,到时候夏婉玉出了事情,就等着公孙蓝兰后悔吧。

  现在玉玉只希望,我能够早点到来吧。

  否则的话,一场惨剧就要发生了。

  “玉玉,我让你去订的浦东机场的机票,你办妥了吧?”公孙蓝兰显然也不想再在这个事情上面纠缠不清了,抬起头看着玉玉问道。

  n酷匠9网永久免Xc费&?看√小U说5b

  玉玉对着公孙蓝兰点头,说已经订了三张飞往咸阳的飞机票了。

  “嘿,我估计张成这小子此时已经朝着浦东机场赶去了吧?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够怎么阻拦我。”公孙蓝兰冷笑了一声。

  看着公孙蓝兰这个样子,玉玉心中只能叹气。

  也不知道小姐一直是这样,还是最近受到的刺激太多?玉玉只希望是后者。

  “对了,婉玉不会在短时间内醒来吧?”公孙蓝兰再次问道,要是在中途夏婉玉就醒来的话,那还真不好搞。

  公孙蓝兰打算先将夏婉玉给弄回关中,那时候夏婉玉醒了,也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到时自己再给夏婉玉灌输一些她应该接受的思想,让夏婉玉忘掉我其实也不是一件多大的事。

  玉玉则摇了摇头回答道:“这个迷药能够让人昏迷一整天,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公孙蓝兰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放心了下来。

  很快,林肯车便进入了虹桥国际机场的停车场,公孙蓝兰就准备让司机将夏婉玉给抱下来,然后她们便可以进入机场,坐进公孙蓝兰事先包下来的私人飞机直奔关中咸阳。

  而就在此时,一辆香槟色的玛莎拉蒂总裁车快速的冲了进来,直直的停靠在林肯车的旁边。

  看着这辆车的车牌号,公孙蓝兰脸色顿时一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