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往虹桥机场的路上,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正缓缓的行驶着,似乎根本不着急。

  如果让此时的我看到车内状况的话,恐怕会气得发疯。

  此时在林肯车内,玉玉坐在前面的位置,公孙蓝兰则坐在车后座,已经昏迷过去的夏婉玉正横躺在车后座上,将娥首放在了公孙蓝兰的腿上。

  而公孙蓝兰呢,此时正一脸溺爱的看着睡熟着的夏婉玉,小手抚摸着夏婉玉劈头盖脸的秀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玉玉也从来没想过在小姐脸上会出现这样的表情,难道小姐已经受刺激到这种程度了?

  想到这里,玉玉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心里担心着夏婉玉的安危。

  有人说女人一发疯,什么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小姐不会也是这样吧?

  玉玉不敢再往下想去了,生怕想到什么不该想的结局,心里只是在默默的同情着夏婉玉这个可怜的女人。

  思考了良久,玉玉这才对着公孙蓝兰开口道:“小姐,刚才我将婉玉小姐带走的时候,婉玉小姐用自己的生命做威胁,我在担心……去了关中之后,醒过来的婉玉小姐会不会再次寻短见。”

  刚才在闸北区别墅,夏婉玉做出的事情把玉玉给吓了一跳,还好夏婉玉担心着自己腹中孩子的安危,这才给玉玉一个可趁之机,将夏婉玉救下来的同时也将夏婉玉给带走了。

  夏婉玉以这种极端的方式,不就是想表明自己根本不想去关中的心思吗?要是真的以这种方式逼迫夏婉玉强行来到关中,夏婉玉会不会再次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威胁公孙蓝兰呢?

  这是很有可能的。

  看C正Lq版章节√上e?酷匠(0网

  玉玉心中不由得觉得疑惑,究竟是什么东西改变了夏婉玉呢?玉玉也知道,以前的夏婉玉和小姐公孙蓝兰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并不是说她们母女的长相,而是性格、手段。

  当时玉玉就觉得,等待以后,夏婉玉很有可能也是小姐这样手段高明,心机深沉的妖孽女人。

  没想到发展到今天,夏婉玉竟然会做出以自己性命相威胁的愚蠢事情出来。

  对于玉玉来说,这种事情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放在夏婉玉、公孙蓝兰这样的女人身上,难道不够显得愚蠢?这根本不是她们这种身份,这种定位的女人会做出的动作。

  玉玉也明白夏婉玉不想去关中是因为什么事情,难道就是靠感情二字,才会将夏婉玉变得如此执着?

  看来应该如此了。

  只是这个感情到底有多神奇呢?此时的玉玉还不了解这个深奥的问题。

  听到玉玉的问话,公孙蓝兰并没有抬起头,而是依旧看着夏婉玉的俏脸开口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她这样做的。婉玉只是陷入了感情的沼泽,这对婉玉来说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只要我们的到达了关中,婉玉迟早会想明白自己这个时候的决定是有多么的小孩子气,婉玉也终究会变回她原来的自己,那时候的婉玉会明白,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其他都是不能相信,也是不靠谱的。”

  玉玉的眉头微微皱起,听到公孙蓝兰的这段话,玉玉突然感觉到小姐公孙蓝兰似乎已经变了,变得不折手段!

  以前的公孙蓝兰做事也是那样的不择手段,但是公孙蓝兰那是为了利益,对于夏婉玉这个女儿,公孙蓝兰还是非常上心的,要不然这种时候公孙蓝兰也不会千方百计的为夏婉玉争取本该属于夏婉玉的利益。

  而现在,公孙蓝兰将不择手段这一面用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并且说出来的话其中的观点让玉玉感觉到头皮发麻。

  在公孙蓝兰眼中,她认为的就是正确的,公孙蓝兰觉得此时自己的女儿夏婉玉所坚持的东西,都是错误的,应该抛弃的。

  在公孙蓝兰的认知当中,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别人都不可相信,更别说什么感情之类的东西了,公孙蓝兰恐怕从来没有过。

  当你发现一个人的三观都不同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此时的玉玉便是这种感受。

  很明显,公孙蓝兰的三观与普通人根本不一样,她没经历过所谓的感情,对于亲情来说更是淡漠,从在公孙家族里的管理手段就能够看出来了。

  公孙蓝兰不仅仅管理着公孙家族的企业,还管理着公孙家族内部的所有成员。

  甚至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管理这两块,公孙蓝兰竟然用的是同一种方法。

  对待亲人公孙蓝兰都尚且如此,更别说其他的了。

  现在玉玉算是明白了,公孙蓝兰平时为夏婉玉做的这些事情,很有可能是因为公孙蓝兰对夏婉玉感到愧疚才会这样做的,对于公孙蓝兰来说,什么事情都不能脱离她的掌控。

  夏婉玉几次三番的让公孙蓝兰失望,这已经处于公孙蓝兰最大限度的容忍度了,在长三角商会成立仪式上面,我的言行是压垮公孙蓝兰心中忍耐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公孙蓝兰便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女儿夏婉玉给带走。

  或许公孙蓝兰心中确实是有着为夏婉玉着想的意思,但是现在玉玉才明白过来,这其中有着很多这样的因素在作怪,才会让公孙蓝兰下定这个决心。

  在公孙蓝兰的认知当中,夏婉玉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么夏婉玉就应该属于公孙蓝兰,无论什么事情,夏婉玉都应该按照公孙蓝兰的意愿来做,若是夏婉玉没有这样做,那就是脱离了公孙蓝兰的掌控范畴,对于掌控欲望极强的公孙蓝兰来说,这是一件极其不能忍的事情。

  以前的夏婉玉在公孙蓝兰的眼里做得很好,因为那时候的夏婉玉跟年轻时候的公孙蓝兰一模一样,公孙蓝兰就认为自己是最好的状态,所以才会觉得夏婉玉也应该变成自己这样。

  现在夏婉玉渐渐的超出了公孙蓝兰的掌控范围,所以公孙蓝兰就要强行将夏婉玉带回‘正轨’,无论用上什么手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