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内。

  此时的夏婉玉心里急得不行,在大厅里面走来走去,时不时将目光放在别墅门,似乎想要透过别墅门看出门外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况一般。

  “小姐,你怎么了?”保姆李婶也发现了夏婉玉的焦灼,上前对着夏婉玉问道。

  夏婉玉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儿。

  李婶疑惑的看了夏婉玉一眼,但是夏婉玉不愿意说,李婶这个做下人的自然不能纠缠着不放,跟夏婉玉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便下去做事情了。

  夏婉玉坐在了沙发上,强行让自己静下心来。

  现在夏婉玉已经确定了公孙蓝兰想要干什么,公孙蓝兰显然是想要一次性解决麻烦,将夏婉玉给带到关中。

  夏婉玉一直对去关中非常反抗,夏婉玉知道,自己若是去了关中,公孙蓝兰很有可能会直接将夏婉玉给软禁在关中,不让夏婉玉外出半步。

  那样的话,夏婉玉与自己即将出生的女儿便再也见不到我了,这不是夏婉玉想要的。

  以夏婉玉对自己母亲的了解,真的到了蒋家知道夏婉玉真相的时候,公孙蓝兰肯定会以整个公孙家的能量来保自己的安全,在魔都或许公孙蓝兰办不到,但是在关中,在公孙家的地盘,公孙蓝兰若是铁了心要将夏婉玉保下来,蒋家就算是有气也没有地方撒。

  到最后蒋家可能会在这上面妥协,然后公孙家以自己的名义给蒋家赔偿一点利益,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那时候公孙蓝兰肯定会让蒋明池与夏婉玉离婚,蒋家自然是不会让这段荒唐的婚姻再继续下去了,最后公孙蓝兰绝对会在关中本地找一个合适的男人介绍给夏婉玉,并且催促两人结婚,用这样的方法来让夏婉玉将我给忘掉。

  知母莫若女,夏婉玉在怀孕以前几乎就是一个年轻版本的公孙蓝兰,同样的心机深沉,手段强大,所以夏婉玉才能够猜到公孙蓝兰以后的做法。

  夏婉玉知道,等待公孙蓝兰真的将自己带到关中去,恐怕夏婉玉刚才所想便是公孙蓝兰即将实施行动的剧本。

  如果在几个月之前,公孙蓝兰知道自己怀孕的真相并且提出这个想法的话,夏婉玉为了自己与宝宝的安全着想,或许会同意。

  但是现在,夏婉玉甚至都不敢想象这样的后果,如果这个时候去了关中,以后再也见不到我,自己的孩子以后也见不到她的亲生父亲,恐怕自己会悲痛欲绝吧?

  酷匠=网首(6发

  公孙蓝兰想要对现在的夏婉玉动手,很容易便能够成功。

  现在的夏婉玉只有十三这么一个心腹可以调动,闪电暴雨与闷雷三大门主现在已经不再听从夏婉玉的使唤,等待夏青到来,夏婉玉便要从夏家魔都代言人的位置上面下来了。

  三大门主不再听从自己的命令,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夏婉玉也没有去计较。

  夏婉玉之前并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会突然对自己动手,要将自己给带到关中去,所以也没有想办法加强别墅周围的安全防护力量。

  之前公孙蓝兰对夏婉玉不止一次提出过让夏婉玉去关中休养的请求,但是夏婉玉都是持拒绝态度,而公孙蓝兰每次也无奈之下只能放弃,没有纠缠下去。

  而这一次,公孙蓝兰怎么又突然对自己出手,要强行将自己给带去关中呢?

  夏婉玉联想到我刚才打电话过来所说的话,难道说是我跟公孙蓝兰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这才是导致公孙蓝兰突然出手的原因吗?

  而小点点所说的我已经在昨晚上就让小点点来别墅周围观察着了,也就是说我昨晚上就已经预测到了公孙蓝兰今天的行动?

  那么按照这样算来,我与公孙蓝兰应该是在昨晚上的长三角商会成立仪式上面发生了什么矛盾,这才导致公孙蓝兰突然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将自己给带走了。

  夏婉玉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有小点点的出现阻止了孤灯,要不然自己现在还真的会被孤灯给带走,到时候自己恐怕下半辈子都得在关中待着出不来了。

  刚才我打电话过来让夏婉玉去汤臣一品住上两天,但是夏婉玉却并没有同意。

  看来经过此事之后,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在闸北区的别墅待下去了。

  夏婉玉掏出手机,想要给我打一个电话过去。

  而这时候,别墅的楼梯上面缓缓走下来一道人影。

  夏婉玉抬头看去,不由得惊愕,竟然是玉玉!

  “婉玉小姐,你的母亲让我请你过去。”玉玉面无表情的看着夏婉玉说道。

  此时的夏婉玉脸色苍白,看到玉玉的到来,夏婉玉已经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公孙蓝兰确实是想要将自己强行带到关中去。

  公孙蓝兰连自己最信任的两名心腹大将孤灯与玉玉都派出来了,夏婉玉可不会相信公孙蓝兰只是为了阻止自己去凤凰村。

  “玉玉,你也要带我走么?”夏婉玉看着玉玉的眼睛,缓缓开口说道。

  在东北的时候,玉玉与商蝶同时保护过没有任何依靠的夏婉玉一段时间,夏婉玉与玉玉之间的关系也因此增进了不少。

  玉玉心中一直很同情夏婉玉,如果不是公孙蓝兰吩咐的话,玉玉也不忍心将夏婉玉给带走。

  玉玉都能够猜得出来,一旦夏婉玉去了关中,恐怕这辈子就出不来了。

  没有人不想要自由,玉玉已经发现小姐公孙蓝兰如今已经渐渐的迈向了疯狂的地步,夏婉玉若是跟着一起去关中,公孙蓝兰绝对会将夏婉玉给软禁起来。

  以公孙蓝兰如今心中对我的憎恨,玉玉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事实。

  但是玉玉也没有任何办法,公孙蓝兰待她不薄,玉玉是不能违抗公孙蓝兰的命令的。

  “对不起,婉玉小姐,我今天不得不将你带走,这是小姐的命令。”玉玉此刻也有些心软了,但是为了完成任务,玉玉只能强制性的硬下心肠,不去看夏婉玉那张写满了悲伤与失望的俏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