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夏婉玉这样说,我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夏婉玉都给出这样的一个答复了,根据我对夏婉玉的了解,我怎么说想必夏婉玉都不会同意的。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夏婉玉拒绝的呢?难道就是因为会被人乱猜?

  这确实是最直观的原因,但是我心中却隐隐的感觉夏婉玉拒绝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难道……是因为表姐?

  “行吧,既然这样那你这两天在闸北区那边注意安全,让十三最好不要离开你的身边,剩下的事情,你交给我就行了,不要多想。”我对着夏婉玉笑着说道,既然夏婉玉不同意,那我总不好强求吧?

  夏婉玉心中虽然很想知道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感到紧张的,但是夏婉玉也并没有问出口,只是说了声我知道了。

  对着夏婉玉再嘱咐了几句呢,我们便互相挂了电话。

  而表姐也恰巧在这个时候从厨房走了出来,摘掉了围裙挂在门把上,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我正盯着手机发呆呢,表姐就开口问道:“怎么了?夏婉玉不愿意过来是吗?”

  我抬起头看了表姐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她没同意呢。”

  表姐看了看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我开口道:“是因为我的原因?”

  我不禁一愣,我刚才有想过是不是这个原因,但是我心中并没有确定,没想到表姐倒是先说出来了。

  “不是的,怎么会是因为你的原因呢?我估计是夏婉玉害怕别人说闲话吧?”我赶紧对着表姐解释道。

  表姐笑了笑,再次对着我说道:“据我了解,夏婉玉可不是一个害怕这个的女人。”

  表姐看人还挺准确的,我心中也感觉夏婉玉应该对这个东西不在乎,要不然怎么会提出去凤凰村休养的请求呢?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表姐的原因,夏婉玉才不愿意来汤臣一品这边居住?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确实让人感到头疼啊。

  “哎呀,姐你别想那么多,肯定不可能是因为你的原因的,表姐你跟夏婉玉又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对着表姐摆了摆手说道,说出的这句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而表姐呢,估计是不想让我在中间为难吧?就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面纠缠下去了,对着我笑着说道:“你要是实在担心的话,可以派一些人手到夏婉玉的别墅周围嘛,这样即使公孙蓝兰想对夏婉玉动手脚,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吧?”

  听到表姐的话,我点了点头,对着表姐说道:“我昨晚上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表姐放心吧。”

  表姐赞赏般的看了我一眼,应该是对我做出的这个决定很满意。

  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呢,我兜里的手机便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顿时脸色一变,立即接通了电话。

  “小点点,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急迫的对着手机问道。

  小点点早在昨晚上便被我叫去闸北区别墅附近了,我就是害怕公孙蓝兰会突然对夏婉玉做出什么。

  而小点点现在突然将电话打了过来,难道真的出事情了?

  “快过来,有情况。”小点点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

  ……

  闸北区,夏婉玉别墅。

  挂掉电话之后的夏婉玉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因为其他的因素的话,夏婉玉又怎么不会接受我的邀请呢?只是对于夏婉玉现在来说,她并不适合去汤臣一品。

  不为别的原因,夏婉玉心中有道坎就过不去。

  或许自己以后不会介意吧?但是现在夏婉玉是不愿意出现在那里的。

  刚将手机收起来,别墅门外便响起了门铃声。

  正在厨房洗碗的保姆走了出来,就要去开门。

  “李婶,我去吧。”夏婉玉对着李婶笑了笑说道,然后便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

  “这……小姐,你先坐着休息休息,我去开门就行了。”李婶可不敢劳烦夏家大小姐来做这种事情。

  “没事儿,我正好想出去走两步。”夏婉玉笑着说道,然后便挺着个大肚子朝着别墅门外走去。

  夏婉玉打开了别墅大门,门外竟然站着一个颇具有出尘气质的光头和尚。

  “孤灯大师?”

  夏婉玉惊讶的看着这个和尚开口道,这不是公孙家的孤灯和尚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来化缘的么?

  “阿弥陀佛,公孙小姐有事与夏小姐商量,我此行便是为了这个事情。”孤灯和尚单手成掌,对着夏婉玉微微笑道。

  夏婉玉眉头轻皱,对着孤灯和尚说道:“我妈要找我,为什么不打一个电话或者直接过来呢?”

  “小姐有要事正忙,所以只能让贫僧过来保证夏小姐的安全。”孤灯和尚再次说道。

  +酷F3匠网w唯{P一☆正版:,+O其他L都IB是?盗版

  “哼!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不是一个和尚吗?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夏婉玉的脸色冷了下来,并且朝后退了两步,她此时已经感觉到了危险。

  夏婉玉本来就对孤灯和尚的突然造访感到惊讶,再加上联想到之前跟我打电话时我说话的异样,夏婉玉便明白了,这个孤灯此行绝对是不怀好意。

  难道是母亲要对自己出手了?可是这凭什么?

  孤灯也观察到了夏婉玉的动作,不过并没有异动,脸上依然带着出尘的笑意。

  “夏小姐,贫僧从来不撒谎,小姐给我的任务就是将夏小姐平安的带回去。”孤灯和尚开口说道。

  夏婉玉不知道公孙蓝兰为什么要让孤灯和尚来请自己,但是夏婉玉意识到,这次绝不能跟孤灯走,否则的话自己很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我身体有些不适,下次再说吧,如果大师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先行离开吧。”夏婉玉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便要关掉别墅大门。

  砰!

  孤灯突然出手阻止了夏婉玉的动作,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开口道:“小姐说让我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将夏小姐给带走,既然夏小姐不愿意走,那贫僧就得罪了。”

  孤灯话音刚落,便起手一个手刀朝着夏婉玉修长雪白的后颈砍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更新结束,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