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代?什么交代?”公孙蓝兰像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一般。

  我心中冷笑,这女人还跟我这装傻呢?有那么容易吗?

  “公孙阿姨,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跟我这样过不去?刚才范泽是你派出来捣乱的是吧?你别装,这事儿咱们心里都清楚。”我看着公孙蓝兰冷哼一声说道。

  此时的晚会基本上已经完事儿了,有很多人都在陆续的离场了,也有一部分人想要看我跟公孙蓝兰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矛盾,所以一些人就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我与公孙蓝兰的身上。

  不过这些人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强势围观吧?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甘愿当围观群众之一呢?

  所以这些人都离得老远,装作一副交流的样子聊着天,时不时看看我与公孙蓝兰。

  而我和公孙蓝兰说话的声音都是挺正常的,还偏小声一点,所以我与公孙蓝兰的对话那些人基本上是听不到。

  “哦?你怎么就认为范泽是我的人呢?”公孙蓝兰并没有立即承认。

  “要说要一个交代,应该是我找你要交代吧?刚才可是你亲自将我拉下水的,这事儿大家都看到了。”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由得气急。

  这女人啥意思啊?竟然在这个时候倒打一耙?太不要脸了吧?

  “既然阿姨出招了,我自然是要接招的,要不然总不能站着让阿姨可劲儿坑吧?”我冷着一张脸说道。

  “哦?我坑你了吗?拿出证据来。”公孙蓝兰眉毛一挑,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证NMLGB!

  这是我心中怒吼出来的,我这个点儿上哪给你去找证据?我总不能让范泽来指认是你指使他这么干的吧?

  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公孙蓝兰根本不想将这件事情揽到自己身上,还做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出来。

  我呸!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怎么不去死啊?

  “这么说阿姨是想要跟我这个小辈耍赖了?”我语气愈发的冷淡了下来,被公孙蓝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坑,我心里早就很不爽了。

  “你要是能给直接拿出证据出来,我又能够怎么耍赖呢?你说是吧?”公孙蓝兰一脸笑意,不知道是真的高兴还是故意要在我面前装出这副模样来气我,反正我看到公孙蓝兰这副表情肺都快气炸了。

  “哼,既然公孙阿姨真的要如此行事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对着公孙蓝兰威胁到,心里却活动开来。

  公孙蓝兰如今一直在发展公孙家在长三角与珠三角这边的实力,因为与蒋家夏家以及在虎踞在珠三角那边的叶家没有直接冲突,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公孙家在这两个地区发展得还是非常不错的。

  现在我与公孙蓝兰的激烈冲突可以算作是正式拉开帷幕了,在晚会结束以后,我与公孙蓝兰也有可能会成为真正的对手。

  那么我要不要直接先对公孙家在长三角的势力出手呢?借口总是很好找的吧?

  更g:新最快¤上`D酷:;匠‘网

  公孙蓝兰似乎听出了我话外之意,眉毛挑了挑,看着我的眼睛开口道:“张成,你这是要跟公孙家正式开战的意思?”

  “我可没这么说。”我否认道,这种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承认的。

  “如果公孙阿姨能够给我就此事一个交代,我们之间啥事儿没有,甚至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和公孙家展开合作的关系。公孙阿姨难道就愿意看着两大家族的矛盾激化下去?”

  如今正在慢慢崛起的张家整体实力显然不可能是公孙家的对手,公孙家可是一个影响着一个区域的大家族,而张家现在还得在魔都与蒋夏两家作斗争。

  但是在魔都,在长三角区域,我可不会对公孙家犯怵。

  在魔都,张家与蒋夏两家属于三足鼎立的局势,公孙家虽然实力也强盛不已,但是显然是不能与张家在长三角地区谈影响力的。

  若是张家与公孙家开战,并且战场在魔都的话,公孙家很难能够获胜。

  当然,这样也有可能是便宜了蒋夏两大家族,但若是能够将公孙家在长三角的布置给吃掉,这对张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你想要挑起事端,什么借口都可以找出来,何必用这个借口呢?所以说我是否会给你一个交代,这根本没什么区别,而且我公孙蓝兰做过的事情,从来不会有反悔的时候,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公孙蓝兰冷笑着说道,看来这女人是根本不会跟我商量的意思了。

  这女人倒打一耙的功夫还真是熟练啊,刚才我找公孙蓝兰要交代的时候,公孙蓝兰反过来跟我要交代,还说得理直气壮的。

  而现在公孙蓝兰又表达是我想要主动挑起事端的意思,公孙蓝兰还真会玩儿啊,看来到时候就算是我带领张家与公孙家发生矛盾,公孙蓝兰可以完全将自己摆在一个很委屈的位置,而我以及张家岂不是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大恶魔了?

  “还有,你若要是想跟我作对,你尽管来就是,我公孙蓝兰活这么大,还没有怕过谁,不过我还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你们张家现在好容易恢复到现在这个地位,可别又因为你的愚蠢决定而带入坑中,你自己好自为之。”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然后便踩着高跟鞋朝着门外走去,看来应该是要离开了。

  我眯着眼看着公孙蓝兰凹凸有致的背影,看来这个女人确实是生气了,恐怕我以后得更加防备这个女人,否则的话我怎么死在她手上的都不知道。

  “我让你不要跟她将矛盾激化,你就是不听,这就是你现在想要的结果了吗?”表姐走到我身边,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刚才我和公孙蓝兰的交流,表姐一直都看在眼里呢。

  “反正矛盾都已经激化了,这个女人太小肚鸡肠,根本就跟我没多大关系的事情她非得将帐算在我的头上,这能怪我?我总不能一直奉承讨好着她吧?”我轻声开口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