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蓝兰,八十五票。”

  在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姐,刚才她说老女人多少票来着?”我转过头看着表姐问道。

  此时的表姐明显憋着笑意,就连在一旁的宋思思脸上的表情也颇为精彩。

  “八十五票啊,比你多上两票。”表姐看了我一眼说道。

  八十五票?

  我真没听错?

  这怎么可能?老女人怎么会有八十五票的票数?

  要知道我才八十三票啊,公孙蓝兰怎么会比我还多?这完全不合理啊。

  此时全场寂静,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我与公孙蓝兰的身上,这场闹剧算是结束了,我想要将公孙蓝兰拉过来当一个垫背的,没想到我还是被垫在了最底下。

  而公孙蓝兰呢,则一脸戏谑的看着我,她的目光让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刚才我是怎么想的来着?

  对了,好像是等票数出来要在被打脸的公孙蓝兰面前跳一支舞助助兴吧?

  没想到到最后被打脸的竟然是我,此时的我只感觉欲哭无泪。

  公孙蓝兰现在心里肯定很解气吧?我报复的计划没有得逞,反而让我自己成为了在场众人的笑柄,这对公孙蓝兰来说确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不过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女人怎么能拿到八十五票呢?到场的整个张家派系的成员投出的票还没公孙蓝兰多?开什么玩笑?

  “我想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长三角商会第一任会长将由蒋天杺先生担任。”台上的女人笑着说道。

  哗啦啦!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看来这个结果还确实是属于众望所归。

  此时的我心中虽然很不愉快,还在想着老女人凭什么票数比我高呢,不过我还是鼓起掌来,毕竟这种场合不能不给蒋家人面子。

  看正版K7章)节上_酷、匠网?6

  然后笑得一脸春光灿烂的蒋天杺便上台开始说着他的感言,我对此毫无兴趣,一脸不高兴的再次对着表姐问道:“姐,这是几个意思啊?你帮我分析分析为什么老女人得票会比我高?”

  我想再也没有比我此时更加悲催的心情了,原本我还期待着等待票数出来之后上前嘲讽嘲讽老女人一番的,谁让她这么坑我的?

  没想到到最后我根本就没有嘲讽的这个机会,这女人的票数比我高,我还怎么嘲讽?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但是我就想不通了,凭什么公孙蓝兰能够有这种数据?在魔都公孙家的实力肯定是不可能与张家相比的,这场晚会上几乎就能够属于一个各大势力分布的实力缩影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公孙蓝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票数上超过我的,在宣布票数之前呢,我还挑衅的对公孙蓝兰看了好几眼呢。

  而现在结果一出来,瞬间让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这种滋味还真不好受。

  难道是团队数错了?或者说是在作弊?

  这不可能啊,蒋家没必要这样顶公孙家的,再说了在这种情况下作弊,这不是在玩火吗?

  而且统计数据的团队是隶属于长三角商会内部的,和蒋家没有丝毫关系。

  “你还看不出来么?现场一共就这么些人,你将所有票数加上,你就会发现没几个人投弃权票。”表姐解释道。

  “你再算一算,除了蒋天杺获得的全部蒋夏两家派系的投票以及你得到的张家派系投票之外,剩下的不基本上都投给了公孙蓝兰么?”

  听到表姐这一解释,我这才恍然大悟。

  我就说公孙蓝兰凭什么能够获得这么高的选票,敢情除了公孙一脉在魔都的成员投票之外,那些中立党也投给了公孙蓝兰啊?

  我靠!这凭什么啊?

  难道就因为我是男人,公孙蓝兰是大美女,他们就要将票全部投给公孙蓝兰?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何要搞得这么肤浅啊?

  我心里暗自郁闷,果然是人长得漂亮在哪里都吃得开,女人在某些方面天生就比男人有优势啊。

  “老板,主要是你今晚太引人注目了,要不然肯定不会被公孙蓝兰在票数上超越。”宋思思也上前嘴角噙着笑意说道。

  我心想可不是嘛?入场的时候右手手臂被表姐挽着,左手被宋思思给挽着,这已经让在场大多数男性同胞心里不舒服了,再加上公孙蓝兰与玉玉也凑到了我的身边,这女人摆明了是在给我四处树敌。

  没想到公孙蓝兰这个动作到最后还是起到了作用,那些中立党的男人因为心中对我多少不爽的原因,就将票投给了公孙蓝兰。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有先见之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呢?还是误打误撞?

  不管是什么,我都被现实无情的打脸了,这让我心中感到很不爽。

  很快蒋天杺就发言完毕,在大家的掌声之中走了下来。

  这次的晚会,算是圆满结束了,蒋家毫无悬念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接下来就得看蒋家会率领长三角商会有着什么样的动作了。

  公孙蓝兰则优雅的端着酒杯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笑着开口问道:“结果没让你失望吧?”

  这还不叫失望?

  这女人果然来嘲讽我了。

  “还行,毕竟公孙阿姨在圈内成名已久,我能够以两票之差败给公孙阿姨其实这不丢人。”我一本正经的笑着说道,说得就跟真的似的。

  估计公孙蓝兰也是对我这种‘不要脸’的精神给诧异到了吧?带着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再次说道:“你开心就好。”

  “阿姨过来就是想要说这么几句话吗?”我转移了这个让我依旧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话题说道。

  “你觉得我有那么无聊吗?”公孙蓝兰回答道。

  “那阿姨是不是应该在这件事情上面给我一个交代?”我眯着眼看着公孙蓝兰问道。

  范泽肯定是公孙蓝兰派出来专门为了将我推上风口浪尖的,这个问题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得出来。

  既然是这样,那我肯定是要在公孙蓝兰身上讨一个说法的,这女人心思如此恶毒,我可不愿意就这样轻易将这件事情揭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1简简单单b7ec25000送豆2张立22000送豆3欦伱壹滌淚21000送豆4乔项山茶农2800送豆5苏昊永不挽笑4600送豆6新鑫霓虹广告3500送豆7陪哥杀寂寞丶17200送豆8生锈的菜博刀2200送豆9福杂4200送豆10哲哲D11胜利。

  12FBcb90131D左边锋14BoBo1e3c15君已陌路bf1a16田沫17田珗苼18不求听话19禅凌20若水三千05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