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表姐这么说呢,我就觉得表姐说得挺有道理的。

  以前我没少跟公孙蓝兰发生过矛盾,每一次我都没有善罢甘休过。

  这次公孙蓝兰在这种场合将我给坑上一次,我心里当然是不爽得很,如果刚才表姐没有出面,而公孙蓝兰又不让我得逞的话,那我肯定要与公孙蓝兰一直争锋相对下去。

  要是在其他场合,就算我和这老女人打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现在这个场合几乎是代表着整个长三角商业圈,我要是和公孙蓝兰当着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的面吵起来的话,估计我和公孙蓝兰两人都得吃不少亏。

  表姐也正是看清楚了这一块,所以便及时出面,联合宋思思三言两语就让公孙蓝兰妥协了,并没有让场面更加激化下去。

  “唉,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我就不信这个老女人以后能将我给吃了不成?”我摆了摆手说道。

  我知道表姐说的挺有道理,按理说我应该按照表姐所说的那样来做,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加上我又不肯太吃亏,所以现在来说,至少这个局面我还是挺满意的,至于公孙蓝兰的报复……等以后再说吧。

  “等你以后就知道吃亏是福这句话了,不过现在还不急,慢慢来。”表姐笑着说道。

  听到表姐这样说,我寻思表姐这是话里有话啊。

  “姐,你这啥意思啊?”我疑惑的看着表姐问道。

  “字面意思呗,你自己去想,别老问我。”表姐白了我一眼。

  我哦了一声,不过我还是没想明白表姐要表达什么意思。

  难道表姐是想说我现在还年轻气盛,理解不了‘吃亏是福’这四个字的含义吗?

  我正在想着表姐话中的意思呢,蒋天杺就派人拿着箱子走了进来,看样子是要回收纸条了。

  因为蒋家提前准备了足够多的人,所以纸条收得还是挺快的。

  没过多久,蒋天杺所站着的台上已经放着四个箱子,里面全是大家写好的纸条。

  而蒋天杺呢,就让人开始统计这些纸条里面的内容了。

  当然,为了公平起见,蒋天杺并没有让蒋家人去统计内容,而是让长三角商会专门聘请的团队来统计的,这样才能够让人心服口服,而不至于说什么蒋家作弊的话。

  不过蒋家早已经跟在场大部分企业家都提前商量过了,我觉得这玩意儿跟作弊没啥区别。

  统计数据这一块花的时间就有些久了,现场的人还是挺多的,毕竟这次蒋家成立的长三角大商会可以说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商会,几乎邀请了所有长三角经济圈里面的企业家。

  还好的是这场活动开启的时间早,再加上人手足够,要不然等这项数据统筹出来,估计得等到大半夜了。

  在此期间呢,就有不少人上来与我和表姐以及宋思思攀谈,显然和表姐与宋思思聊天的人最多,毕竟她们都是美女嘛,谁都想要和美女亲近亲近。

  不过跟我寒暄的人也不少,甚至还有一些女企业家。

  这些人基本上是来打探我的信息的,极少有人直接提出要跟我建交的意愿。

  经过刚才的事情大家算是看出来了,我与公孙蓝兰甚至是蒋家都有着矛盾,要是轻易跟我建交的话,那就代表着很有可能惹到这两位大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倒是并不在意,经过今晚上的事情,我在这个商业圈子里面,恐怕名气也会渐渐的提升上来吧?不管怎么样,总的来说对我还是有利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蒋家那边总算是将数据给统计完毕了。

  作为竞选者,结果肯定是不适合让蒋天杺来宣布的,所以蒋天杺便走下了台,宣布结果的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应该是商会团队里面的一员。

  此时的我看了看公孙蓝兰,这女人也恰好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说实话,面临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心里挺紧张的。

  倒不是我紧张我会不会得到票选第一名,毕竟我有自知之明,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根本不可能比得过蒋天杺的。

  我只是紧张我与公孙蓝兰的票数谁更多。

  事态发展到现在,众人都明白蒋天杺是稳坐会长位置了,剩下的便是我与公孙蓝兰的意气之争。

  要是我在票数上输给公孙蓝兰的话,那我丢脸可就丢大了,虽然公孙蓝兰也照样会丢脸,不过用通俗点的话来说,我和公孙蓝兰这次比的就是谁更丢脸。

  反正都已经将公孙蓝兰给拉下水了,总不能还比不过她吧?

  不过现场张家派系的成员被邀请来的也挺多的,估计他们都投了我一票,公孙蓝兰想要在票数上超过我,怕是很难。

  即使是这样,我心中也紧张得不行。

  让我诧异的是,公孙蓝兰却没什么异样,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公孙蓝兰挺正常的。

  我不禁疑惑,心想这女人难道不怕吗?到时候那可是当众打脸的事情,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要是今晚上公孙蓝兰得到的票数太少的话,我估计她自己都没脸在魔都待下去了。

  难道说公孙蓝兰有信心在票数上超过我?

  我心中冷笑,这可能吗?要知道魔都三大家之中有张家并没有公孙家。

  这个时候呢,台上的那个女人就开始宣布票数了。

  “蒋天杺,一百七十三票。”

  哗!

  全场哗然,这个数字可是今晚上来这里的总人数将近一半了啊,也就是说现场有将近一半的人将票投给了蒋天杺,这还怎么比?

  不过大家都明白要比的并不是蒋天杺,而是其他的两位,所以大家还是蛮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张成,八十三票。”

  女人再次说出了我的票数,这让我心中松了一口气。

  虽然票数没有蒋天杺那么夸张,但这也是很不错的成绩了,难道公孙蓝兰能够比我得到的票数还多?

  我得意洋洋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公孙蓝兰也发现了我这类似于挑衅的眼神,却鸟都不鸟我就将脑袋转了过去。

  z/最@新B章节#《上j酷匠;)网a{

  哼!这个老女人,看我待会儿怎么打你脸的!

  我在心里如此想到,甚至还在想待会儿要不要在老女人面前去跳一支舞助助兴?

“公孙蓝兰,八十五票。”正当我想得开心的时候呢,女人再一次报出了最后一项成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完毕,恶魔果实来一发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