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范泽的话,我不禁脸色一变。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捧杀啊!

  我根本不认识这个范泽,张家派系里面也没有范泽这样一个人。

  也就是说,这个范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选我,根本就是没安好心!

  而此时,会场当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带着各式各样的眼神,有疑惑,有不屑,更多的是玩味儿,估计他们也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吧?

  “这个年轻人就叫张成?嘿嘿,有好戏看了。”

  “话说这个张成好像有点背景啊,全场就那么几个长得漂亮的美人,似乎个个都跟他有关联,难道这个年轻人来这里根本就是没安好心的?”

  酷匠"/网{首发g/

  “哈哈,有趣。竟然有人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候跟蒋天杺叫板,是狂妄自大还是不自量力?”

  现场安静了一小会儿,然后便布满了嘈杂的讨论声,大多数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状态。

  现在我们身处的地方是蒋家会所,长三角商会是蒋家以蒋家自己的名义提出并且成立的,而这个晚会更是在蒋家人的地盘召开,我在这个时候跟蒋天杺叫板,想要跟蒋天杺争夺商会会长的位置,显然是不自量力。

  在所有人眼里,范泽是我的人,要不然范泽为什么会当众提议我?

  只有我清楚,我这是被人给坑了,而且坑得非常惨!

  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是有自知之明的,别说我了,估计现场谁上去都没可能将长三角商会会长的位置从蒋天杺手中给抢过来,蒋家为此耗费了那么多的心血,不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位置?

  可以说蒋家派系与夏家派系联合起来,长三角商会会长的位置就已经被蒋天杺给锁定了,就算是张家派系又能怎么样?张家现在可还没那个实力对抗蒋夏两家的联手。

  这个范泽明目张胆的将我推到所有人的眼前,这很明显是有人指使的,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范泽,更别说与范泽发生过什么矛盾了。

  范泽这样干,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与他身后的人有矛盾。

  想到这里,我突然抬起头,眯着眼看着离我不远处的公孙蓝兰。

  而此时的公孙蓝兰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眼角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感。

  看来事情很明显了,范泽是公孙蓝兰派出来整我的,刚才我一直在担心公孙蓝兰会以什么手段报复我,而公孙蓝兰则是一脸正常的上来跟我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我都快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没想到这才过了没多久呢,范泽就跳了出来,显然公孙蓝兰早已经在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这个对付我的方法。

  甚至我还在怀疑,公孙蓝兰是不是在来参加这场晚会之前就有着这样的一个计划了,而公孙蓝兰从一进门什么也不管就朝着我这边走来,难道就是因为公孙蓝兰早就想要执行这个计划,这样做只不过是先将我的关注度给拉上来?

  仔细想想,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么计划的。

  公孙蓝兰肯定是因为几天前夏婉玉的事情,一直将我给怀恨在心,然后便计划在这个晚会上让我丢脸落我面子。

  这个女人还真是算计得深啊。

  此时站在台上的蒋天杺眯着眼打量了我一番,刚开始听到范泽说出我的名字的时候,蒋天杺心中着实生气,蒋天杺还以为范泽是受我指使,而我难道也想竞争这个长三角商会会长?

  现在看着我的表情,蒋天杺就明白过来,范泽并不是我的人,想必我也是被谁给坑了吧?

  要是在以前,看在蒋晴晴的面子上,蒋天杺肯定会以自己的面子将这件事情摆平,让大家都不要再起哄了,这样还能让自己赚取一个好名声。

  但是现在……蒋天杺可没有这个想法。

  上次蒋天杺来凤凰会所邀请我加入长三角商会的时候,我愣是趁机挖掉了蒋家的一部分利益,这让蒋天杺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肉疼无比。

  此时不知道是谁要搞我,蒋天杺当然是非常乐意让我吃一点苦头的,而蒋天杺也决定在背后出一把力。

  “张成,你要来竞选长三角商会会长的位置吗?”蒋天杺脸上不动声色,站在台上看着我问道。

  我下意识就想要拒绝,虽然现在拒绝认怂很丢脸,但是总好比过待会选票选出来的时候更加丢脸的下场吧?

  如果最终真的以选举的方式来确定谁是第一任会长的话,我获得的票数肯定是不可能跟蒋天杺比的。

  比不过这其实很正常,总有输赢不是吗?

  但是刚才范泽几乎在犯众怒的情况下,众目睽睽之下让我参选会长,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为范泽是我的人,我这样做简直是狂妄无比。

  到时候我若是选票差得太远,那我估计脸都能丢到姥姥家了。

  而且现场蒋家派系与夏家派系的成员几乎占了大部分,剩下的都是中立的,那些中立的企业家就算将票全投给我,我也不可能跟蒋天杺对抗。

  而刚才我的出场方式已经够拉风了,再加上公孙蓝兰刚才带着目的性往我身边凑,估计我现在已经成为了男人公敌,他们怎么可能会将票投给我?

  最终的结果选票要是相差太悬殊的话,那我就真的是丢脸丢光了。

  所以我现在想要拒绝,这样一来估计也能够撇清我跟范泽的关系,在场都是聪明人,想必很快就能够看出其中的猫腻。

  没想到我刚准备张嘴呢,现场就又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我觉得张成不错,能力出众,或许真的能够更好的领导长三角商会也说不一定。”

  “张成先生上次不是竞选手机商会会长成功了吗?张先生的产业小舞手机现在有多火大家应该都能够明白的吧?我也支持张成。”

  “还是来一次选举吧,反正我这一票是投给张成先生的。”

  听到这些话,我的脸色愈发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那些人我根本就不认识,更别说什么张家派系的成员了,肯定都是公孙蓝兰指使的。

  公孙蓝兰这是要让我骑虎难下啊!这个心思恶毒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1阿朗2丁总6d1e3Pandaz4书友575d9cf55efb55卡乐斯沙发6MaLoNg7猫是吃鱼的8-木头9国宝一根葱10男儿当自强541611我没开玩笑12书友57504aa8ddffc13磊1c5e141D左边锋15淡定254b16Youaremydestiny468a17571ec2f74f29e18qzuserb6fb19吴初海20黄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