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吧?”我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开口说道。

  蒋家以自己的名义成立起长三角大商会,并且期间带着各种蒋家的影响力,不就是为了让蒋天杺拿到第一任长三角商会会长的位置吗?

  蒋家派系的成员肯定是会毫无保留的投蒋天杺一票,再加上夏家派系也站在蒋家那边,其他企业碍于蒋家的影响力,总不能跟蒋家作对吧?所以说蒋天杺可以说已经确定是第一任长三角商会会长了。

  宋思思之前有想过让我去争这个位置,让我去说服夏婉玉带领夏家一脉站在我身后,但是计划失败了,夏婉玉并没有那么蠢。

  而我也打消了这个心思,索性就当一名旁观者在一旁看戏了。

  没有了张家在这上面作对,蒋家拿下这个位置是板上钉钉的,甚至毫无悬念。

  就算我决定带领张家跟蒋家作对,最多也就是恶心恶心蒋家,这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难道说公孙蓝兰还有什么别的看法不成?

  听到我的话,公孙蓝兰并没有表态,而是继续对着我问道:“那你是觉得,今晚上已经没有人能够与蒋天杺争上一争了吗?”

  我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对着公孙蓝兰说道:“那是肯定的,因为没人争得过,大家都有自知之明,谁还有脸上去跟蒋家争?”

  事情到现在呢,基本上算是成定局了,蒋家成功的拿下长三角商会第一任会长的位置,也不知道以后蒋家会有着怎样的动作。

  “或许待会儿有异议也说不一定,谁知道呢?”公孙蓝兰笑呵呵的说道。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女人是什么意思?难道在表达着什么吗?

  我下意识就想要问问公孙蓝兰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不过我还是忍住了。

  我估计我问了公孙蓝兰也不一定会回答我。

  难道说公孙蓝兰想要去争一争?

  倒是有这个可能,毕竟公孙蓝兰的野心挺大的,我估计这个女人也对这个位置有着企图吧?

  不过选择长三角商会会长这么大的事情,可不是看谁长得漂亮就选择谁的。

  蒋家在这上面下了不少功夫,明摆着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位置,大家也算是心照不宣了。

  公孙蓝兰若是上去争上一争,那就是摆明了跟蒋家过不去。

  公孙蓝兰这些日子与夏长江斗得挺厉害的,也不知道她和纳兰家族要联手将大地集团给打压到什么地步。

  而公孙蓝兰这样做显然又是给自己树立起一个强大的敌人,对于有着精明手段的公孙蓝兰来说,这明显不符合利益。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位置几乎上是内定了,公孙蓝兰明目张胆的上去争,到最后还是没争过,这丢脸可就丢大了。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公孙蓝兰会去做?

  我摇了摇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给甩了出去。

  难道说公孙蓝兰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正当我纠结着呢,台上的蒋天杺终于做出了结束语。

  “如果大家不嫌弃,蒋某就毛遂自荐来担任这第一任长三角商会会长,大家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当众提出来。”站在台上西装革履的蒋天杺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这能有什么意见?只有蒋先生最合适这个位置。”

  “蒋天杺先生能力出众,我相信长三角商会在蒋天杺先生的手中会得到最好的发展。”

  “哈哈,没人提意见,就这么决定了吧。”

  ……

  台下纷纷开始讨论了起来,因为大家都明白蒋家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再加上蒋家的面子大得不行,就算大家心里有意见,估计也憋着没说出来。

  甚至还有一些人都已经开始拍蒋天杺的马屁了,要知道蒋天杺若是坐上了这个位置,那么他的身份可以说是重要至极,值得很多人拍马屁的。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我……”

  “等等!”

  蒋天杺正洋洋得意的要宣布自己将成为长三角商会第一任会长的时候,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蒋天杺的话,这让蒋天杺心中一怒。

  任谁在说话的时候突然被人不礼貌的打断,恐怕心里都会很不高兴吧?蒋天杺自然也不例外。

  众人诧异不已,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这个声音的来源。

  “范泽?他竟然敢站出来打断蒋天杺的话?”

  “哟,这家伙真将自己当成能源大亨了?不就是公孙家养的一条狗吗?”

  “嘿嘿,有意思,真有意思,这是有好戏看了?”

  ……

  看清楚了是谁打断蒋天杺的话之后,众人再一次议论纷纷了起来。

  因为场中有不少蒋家派系的铁杆成员,所以在这时候说的话挺难听的。

  而成为了众人焦点的范泽脸上却并没有惊慌失措,毕竟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范泽还真没怎么怕眼前的这种情况。

  范泽抬起头,看着台上的蒋天杺大声说道:“蒋先生,长三角商会会长这样一个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就这样草率的做决定?难道商会里面就没有安排任何竞选措施吗?”

  ^O更D|新最快上ek酷:匠…:网*

  听到范泽的话,蒋天杺眼角抽了抽,这个范泽明显是在找茬儿啊。

  这个范泽好像还是公孙家的人,难道是公孙蓝兰想要竞争商会会长?

  蒋天杺心中冷笑,怕是没那么容易。

  “当然有,只不过大家都赞同,也就省下这一个环节了不是更简单?”蒋天杺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看着范泽一脸认真的说道。

  “省下这个环节?这也太当儿戏了吧?”范泽再次说道。

  当儿戏?

  听到范泽的指责,大家纷纷带着一种惊愕的目光看着范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勇气在蒋家会所当着蒋家人的面说出这句话。

  而蒋天杺心中也有些生气,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继续问道:“那你觉得怎样才能不儿戏?”

  “竞选。”范泽想也没想便回答道。

  “让大家都参与进来,谁获得的票最多,谁就是长三角商会会长,这样才能服众不是吗?”

  蒋天杺笑了笑,这样结果岂不是一样?

  “范总说得有道理,那我们就还是竞选吧,范总可否有推荐的人选呢?”蒋天杺眯着眼看着范泽说道。

  范泽点了点头说了声当然有,然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看了我一眼,再次开口道:“我认为张成先生很适合这个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恶魔果实,竟然掉到第四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