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呢就白了我一眼说道:“我怎么就不能对此感兴趣了?你姐我也是一个女人好吧?突然出现一个很有可能比你姐还漂亮的女人,我当然要对此感兴趣了。思思,你说是吧?”

  听到表姐的问话,宋思思也微微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了声是的。

  我郁闷不已,心想这两个女人心里真有这种想法?那我还真是有些搞不懂了。

  “这女人怎么可能有表姐你……还有思思一样漂亮?我反正一直觉得鱼玄机带着面具是长得太丑不敢面对事实。”我撇了撇嘴说道。

  在我眼中,表姐是最漂亮的女人,而宋思思也同样美艳不可方物,她们二人都属于人间绝色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人随随便便的比下去?

  不过表姐的话倒是让我挺意外的,我平时还以为表姐不怎么在乎容貌这玩意儿呢,毕竟表姐已经美到风华绝代的地步了,难道还会在乎自己有没有对手这个问题?

  而现在看来,我再一次相信了那一句话。

  女人对相貌问题都看重不已,无论年纪大小亦或是美丑。

  表姐再美,也是一个女人,所以表姐当然也会在乎这个问题的。

  听到我类似于拍马屁的话,表姐与宋思思脸上的表情都挺高兴的,女人都爱听夸赞其容貌的话,表姐与宋思思都不例外。

  而这时候呢,蒋天杺就独自一人上台了。

  蒋家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这个会场前面搭上了一个台子,上面还摆着话筒架,是专门给人讲话的。

  而此时的蒋天杺呢,上台就开始说话了,这种套路我用膝盖都能够想得出来。

  果然,蒋天杺就开始述说着他为什么要以蒋家的名义成立这个长三角大商会以及长三角商会以后的方针与宗旨什么的。

  在我耳朵里,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无聊的废话,而且完全是没有可信度的。

  难道蒋家会真的以加快长三角经济圈的发展为伟大目的来建立起这个商会的?骗鬼呢?

  不过宋思思与表姐两人倒是听得很入神,我不禁郁闷了起来,难道这两个女人还能在蒋天杺的话中找到什么很有意思的部分不成?我可是觉得枯燥无比。

  “是不是觉得很无聊?”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转过头看去,差点没将我给吓一跳。

  竟然是公孙蓝兰与玉玉站在我的身后,公孙蓝兰手中还端着两杯红酒,并且将其中一杯递到了我的面前。

  刚才我就一直在担心,这女人会以什么方法在这种场合报复我,这让我刚才好一段时间都处于心惊胆战之中。

  而现在公孙蓝兰再一次出现,甚至表情还挺正常,就如同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l看7G正…8版“x章n节qt上,酷匠网(S

  这也着实恐怖。

  难不成公孙蓝兰的报复方法就是在酒杯里面下药,要直接将我给毒死?

  太恶毒了吧?

  我狐疑的打量着公孙蓝兰手中的酒杯,根本都不敢伸出手碰它,生怕酒杯里面会有着怎样的玄机。

  “你不口渴吗?”公孙蓝兰见我没有动作,并没有将手收回去,好看的大眼睛看着我的脸庞问道。

  我倒是口渴,但是口渴就敢喝公孙蓝兰递过来的东西吗?那样我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这句话我自然是不能直接跟公孙蓝兰说的,要不然这女人发起飙来我还真没办法。

  “我倒是不口渴,出来的时候喝了很多水。”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你是害怕我在酒水里面动了手脚?”公孙蓝兰眯着眼笑道。

  废话,我难道不应该怕吗?我都快怕死了好吧?

  “哈哈,我相信公孙阿姨的人品,不会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的。”我笑着恭维道,却还是要没有伸出手接过这个酒杯的意思。

  “放心吧,我可不会愚蠢到用一些一眼就能够被你看出来的报复手段,那样我就不是公孙蓝兰了。”公孙蓝兰一脸笑意,看上去美丽圣洁无比,在我眼中却如同一头恶魔。

  公孙蓝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被我看出来的手段就是愚蠢的手段了?这不是在间接性的说我蠢吗?

  这尼玛我简直是不能忍,好歹哥也是一个聪明人吧?有这么侮辱聪明人的吗?

  而此时的公孙蓝兰呢,说完这句话便拿着递给我的那杯个高脚杯,微微倾斜倒了一些酒水进她自己的酒杯,并且拿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小口,再次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柏图斯酒庄酿的酒,味道很纯正,你确定不尝一尝?”

  看着公孙蓝兰这个动作呢,我只好伸出手将公孙蓝兰原本要递给我的那个酒杯拿在了手里,不过也并没有喝上一口。

  毕竟我还是没搞明白这女人到底要干什么,即使公孙蓝兰已经亲身验证过她并没有在酒里面动手脚,但我还是不敢上嘴品尝。

  公孙蓝兰的手段花样层出不穷,我与她的智商相差实在是太大,万一这女人在其他我没想到的方面动手脚呢?那我岂不是惨了?

  索性我就直接不喝,这总不能上当吧?

  “阿姨你不准备听听蒋天杺的话?”我转移了话题,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公孙蓝兰笑了笑回答道:“这种场合他应该说什么话,我心里都有数,你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笑着点了点头。

  这女人说得和我刚才想的到一块儿去了,我觉得在台上的蒋天杺这一套说辞太陈旧了,平时这种场合基本上就只有这一个套路。

  有必要搞这些没用的东西来消磨大家的耐性吗?大家都是心照不宣,蒋天杺直接上台说他要竞选会长,让大家多帮忙支持支持不久行了?非要搞这么一些程序干嘛?我都感觉有些困了。

  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那你觉得,蒋天杺今晚上的表现,能不能够成功拿下长三角商会会长的位置?”公孙蓝兰开口问道。

  我狐疑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问我这个问题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