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鱼玄机突然对我动手,与小点点交手过二十回合之后,便用计逃离了现场。

  当时我就郁闷,这个鱼玄机没事儿干嘛对我出手?这女人当时并没有杀我的意思,我倒是感觉这女人好像是在逗我玩一般。

  难道这女人出现,就是为了证明这世界上真的有鱼玄机这么一个人?谁这么无聊啊?

  现在鱼玄机终于是出现在公共场合之中了,很多人都知道蒋家有着一个祸水门,里面全是绝色女子,都说祸水门的门主是一个美绝人寰的大美女,但是从来没有见过。

  而根据五音六律所调查的资料,这个鱼玄机也从来没有过出手记录,或许上次便是鱼玄机的第一次出手了吧?

  这么想着我还是挺荣幸的。

  “你们说这个鱼玄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难道是因为长得太丑了才带着一个面具?要不然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解释了。”我对着在我身边的宋思思与表姐说道。

  表姐白了我一眼开口道:“表弟,我说你的眼光也太差了吧?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个鱼玄机的气质?明明是上乘之姿,气质都这么好了,还用谈容貌?”

  表姐的话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模样生得好看的女人,顶多只能被称为美女。

  而比容貌更加重要的便是气质了,气质上来了,才能被人称作‘佳人’,美女与佳人,是有着根本的区别的。

  这个鱼玄机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气场还是非常强大的,看来模样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是啊老板,要是你觉得还看得上眼的话,我们要不要用计将这个鱼玄机给绑回来给老板暖床?”宋思思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宋思思的话,我不禁满头黑线,心想这女人也太会胡来了吧?对方可是鱼玄机,不是什么别的普通女人,能将鱼玄机给绑回来吗?

  “你开什么玩笑?要是这个鱼玄机是个丑八怪怎么办?绑回来还不是那么容易退回去的。”我翻了翻白眼说道。

  ☆p酷e9匠¤j网9{唯一正p版#?,其C;他都v是1盗版…

  “这有什么?”宋思思撇了撇嘴。

  “至少从表面看上去,这个鱼玄机的身材还好吧?就算长得不行,老板完全可以不让她摘下面具呗。再说了,关了灯不都一个样?”

  关了灯都一个样?

  宋思思在胡想些什么?宋思思开这种玩笑,也不怕被鱼玄机给听到?

  要知道鱼玄机可是能够与小点点交手二十个回合而不落下风的变态啊,要是让鱼玄机在这种场合发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咳咳……别闹了,说正事呢。”我干咳了一声,阻止了宋思思的调戏。

  我像是发现了什么,指着鱼玄机以及蒋家人对着宋思思与表姐小声说道:“诶!你们看到这个鱼玄机的站位了没有?”

  宋思思与表姐纷纷点头,估计她们两人比我先发现这个问题吧?

  “我靠,这个鱼玄机在蒋家有这么高的地位?”我惊愕道。

  蒋家等人出场的时候呢,蒋天杺是毫无因为走在最前面的,如今在魔都的蒋家人,地位最高的就是蒋天杺,他也是蒋家在魔都唯一的长辈。

  跟在蒋天杺身后的,便是蒋晴晴与鱼玄机两人了,后面依此是蒋明池,蒋明鑫等蒋家年轻一代的杰出代表,而作为蒋家高手的黄裳与芦杉两人则排在最末尾。

  也就是说,鱼玄机根本就没有被蒋家人定位为像是黄裳与芦杉两人一般的身份。

  在华夏,站位问题这个是非常有讲究的,走在最前面的,通常便是身份最高的,而蒋天杺无疑是这群蒋家人中身份最高的人。

  蒋晴晴作为蒋家在魔都的代言人,站在蒋天杺身后倒是非常正常。

  不过鱼玄机竟然与蒋晴晴站在同一排位置,甚至连作为蒋家年轻一代继承人的蒋明池都被挤在后边去了,这就让我感到有些不正常了。

  鱼玄机不是蒋家的一个下人吗?就算身手再厉害,不也应该与芦杉与黄裳两人定位相同?怎么会与蒋晴晴平起平坐?这是谁给鱼玄机的权力?

  看来从一开始我们对这个鱼玄机的理解就是错误的了,鱼玄机对于蒋家来说绝对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否则蒋家怎么可能会将鱼玄机摆在这样的一个位置?

  表姐与宋思思也陷入了思考之中,想必她们也没想明白蒋家为什么会要给鱼玄机一个如此高的定位吧?

  “难道这个鱼玄机也是蒋家的嫡系?”我皱着眉头开口问道,虽然这个可能性小得可怜。

  “不可能。”宋思思首先否定了我的这句话。

  “蒋家三兄弟蒋天明蒋天城与蒋天杺的子嗣都有着资料明确记载的,这不可能造假,而且祸水门似乎很早就有了,这个鱼玄机应该不是第一任祸水门门主吧?与其说是鱼玄机在蒋家的地位高,倒不如将它换做祸水门。”

  我微微点了点头,感觉宋思思的话说得挺有道理的。

  祸水门显然是蒋家的一张王牌,大家只是听说祸水门里面全是绝色女人,具体是什么情况,谁也不了解。

  宋思思曾启动五音六律的力量专门调查过这个祸水门的资料,然而却并没有查出什么。

  难道这个祸水门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的?那么这个祸水门又有着怎样的神秘?

  “嘿,这个蒋家,真是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我嘿了一声,盯着场中鱼玄机的身影自言自语道。

  “或许蒋家这是故弄玄虚也说不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鱼玄机以后应该会经常抛头露面了,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将面具给摘下来,真是有些期待呢。”表姐也眯着眼说道。

  我诧异的看了表姐一眼,开口问道:“表姐,你也对这个鱼玄机很感兴趣吗?还真是少见啊。”

  表姐平时在家,都是一副对圈内的事情不管不问的样子,只是偶尔出手布局,其他的事情都是让我自己发挥。

  现在表姐竟然表示她想要看看这个鱼玄机的真面目,着实让我惊讶了一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