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蓝兰一脸冰冷的走到了一旁,一些对公孙蓝兰心中有企图的企业家原本是想上来搭讪的,不过看着公孙蓝兰仿佛都快结冰的俏脸,他们还是机智的选择了沉默。

  大家都知道公孙蓝兰这个女人发起火来估计谁都拦不住,那些企业家虽然很想要与公孙蓝兰来上一次美好的邂逅,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会在这种场合将自己搞得一脸灰。

  而这个时候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朝着公孙蓝兰走了过来。

  ?W看《*正;版章h节R上●酷v匠网B

  这个男人叫做范泽,是一长三角长三角商业圈里面的一个很有名气的商人,他所管理的能源公司甚至上过很多次财经日报。

  周围的人原以为这个范泽上去肯定是找骂的,谁不知道公孙蓝兰现在正在气头上啊?不过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公孙蓝兰并没有生气,而范泽倒是一脸恭敬的对着公孙蓝兰说话。

  众人愕然。

  他们都没想到,圈内大名鼎鼎的能源大亨范泽,竟然是公孙蓝兰的人?

  虽然范泽和公孙蓝兰在说些什么大家都没有听到,但是从范泽的表情来看,应该可以确定范泽是在为公孙家做事。

  “小姐。”范泽上前恭敬的对着公孙蓝兰打招呼。

  公孙蓝兰此时心里虽然很不高兴,但是也没有跟范泽甩脸色,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便开口说道:“我之前交代的,你准备好了吗?”

  范泽赶紧点了点头,说已经准备好了。

  而范泽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公孙蓝兰开口道:“小姐,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这样很有可能将谁都给得罪了。”

  公孙蓝兰瞥了范泽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以为我是让你开玩笑的吗?”

  刚开始公孙蓝兰心里还有些犹豫,这样可能会做得有些过分,到时候不一定会有什么连锁效应发生呢。

  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公孙蓝兰心中的这份犹豫也一扫而空。

  此时的公孙蓝兰恨不得将我给杀之而后快,她才不会考虑其他的因素。

  听到公孙蓝兰这样说,范泽不敢再多说话了,他了解公孙蓝兰的脾气,要是再说下去的话,估计公孙蓝兰会当场发飚不可。

  范泽对着公孙蓝兰点了点头,然后便退了下去。

  而公孙蓝兰呢,美目便轻轻的眯了起来,只有在公孙蓝兰身边的玉玉才发现,此时的公孙蓝兰眼中闪烁着精光。

  “玉玉。”

  过了好一会儿,公孙蓝兰终于开口。

  玉玉这才走上前去,等待着公孙蓝兰的下一句话。

  “待会晚会完了你就去通知孤灯,让他现在闸北区婉玉的别墅周围等待着我的命令。”公孙蓝兰吩咐道。

  玉玉脸色微变,赶紧对着公孙蓝兰开口说道:“小姐,这样做可能会引起婉玉小姐心中的不满。”

  刚才我跟公孙蓝兰的话玉玉都听清楚了,公孙蓝兰刚刚才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呢,没想到一转眼就开始让孤灯准备对夏婉玉动手。

  虽然玉玉知道公孙蓝兰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想要伤害夏婉玉,但是这还是让玉玉感到有些不妥。

  这样一来的话,岂不是代表着公孙蓝兰言而无信了?

  “她为什么不满?”公孙蓝兰反问道。

  “我又不让孤灯对婉玉做些什么,只是让他在婉玉的别墅外面增强婉玉别墅的安全性罢了,以防一些有心人对婉玉有所企图。”

  公孙蓝兰上次不但没能够说服让我彻底离开婉玉,反而还让我更加确定了我心中要将夏婉玉给带去凤凰村的想法。

  公孙蓝兰自然是不可能同意这个愚蠢至极的做法的,这让公孙蓝兰认为,夏婉玉这样选择完全是在自掘坟墓。

  但是公孙蓝兰却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夏婉玉如果铁了心要去凤凰村的话,公孙蓝兰总不能强留吧?

  而刚才的我却给公孙蓝兰提了个醒。

  为什么不能强留?

  夏婉玉想去凤凰村的想法不就是一时兴起吗?只要等待夏婉玉的这股子热乎劲过了,应该就不会再考虑这个问题了吧?

  而公孙蓝兰如果用计将夏婉玉给强留下来,那么便有机会将夏婉玉这个心思给打消掉。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玉玉心中苦笑。

  小姐口中的有心人,指的就是我吧?

  玉玉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公孙蓝兰会因为夏婉玉的事情而开始争锋相对了起来,不过玉玉只知道,如果公孙蓝兰真的这样做了并且被夏婉玉给发现了的话,那么她们母女两人的关系将会再一次降到一个冰点。

  自己都能够看出来的事情,小姐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小姐,我还是觉得这个方法有些不妥,或许小姐可以先给婉玉小姐打一个招呼,这样才不会引起你们之间的矛盾啊。”玉玉再次对着公孙蓝兰解释道,希望自己能够阻止这样的事态发展下去。

  而公孙蓝兰此时根本听不进去玉玉的话,就算听进去了,公孙蓝兰也认为这件事情给夏婉玉打招呼是没用的。

  “玉玉,连你也要跟我作对是吗?”公孙蓝兰的语气变得冷淡了下来。

  此时的公孙蓝兰心情极度不好,仿佛感觉全世界都在跟她作对一般。

  公孙蓝兰如今无论是在做什么,目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好。

  但是夏婉玉非但不领情,还因此跟公孙蓝兰吵了不知道多少次。

  而我更是让公孙蓝兰感到生气不已,刚才已经让公孙蓝兰心中憋着一股气了,现在玉玉也站出来多说两句,公孙蓝兰能高兴起来才怪。

  玉玉没有说话,只是将脑袋给低了下来。

  看着玉玉这个样子,公孙蓝兰心中有些责怪刚才自己的话太重了,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再次轻声说道:“玉玉,你现在就去给孤灯打一个招呼吧,我是不会害婉玉的。”

  公孙蓝兰现在还没弄清楚我要什么时候将夏婉玉给带走,所以并没有立即让孤灯出手的意思。

  而公孙蓝兰此时在想,自己如果要是选择用强制性的手段,为何不干脆一点直接将夏婉玉给直接带到关中去呢?反正这样做夏婉玉都会恨自己,还不如果断彻底一点,将所有不利的局面都直接斩掉。

  玉玉看了此时的公孙蓝兰一眼,她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的,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便退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恶魔果实一直上不去啊,求恶魔果实,会员每个月有十个,希望大家都投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