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多亏了玉玉的帮忙,我才能拿到蛊从而用来控制伊莱,这是玉玉亲自回苗疆一趟给弄来的,我确实得谢谢她。

  我原以为想要搞一点蛊什么的我还得用上一块苗疆令,这玩意儿太珍贵了,一块苗疆令可以让整个苗疆都帮我一次,用这样的一个机会来换取一种蛊,显然是太划不来了。

  但是上次苗疆之行,虽说最后将我身上的蛊毒都解掉了,但是苗疆跟我这边也闹得并不是很愉快。

  林伟那家伙还说我夺走了苗疆的气运,万一我前往苗疆遇上一些疯狂的苗疆人来报复我怎么办?

  说实话,我现在对苗疆的这些蛊师啊草蛊婆什么的都异常畏惧,这些人纯粹是杀人于无形之中,人家想要针对你碰都不用碰你一下就能够在你身上中蛊,这种杀人方法,光是想想我都感觉头皮发麻。

  还好有玉玉在,玉玉是苗疆人,她去苗疆帮我弄点蛊过来再合适不过了。

  而玉玉呢,就看了看我,然后再转过头看了看公孙蓝兰,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跟我说话,她害怕公孙蓝兰会发飚。

  不过我像是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似的,上下打量了玉玉一番,笑着对玉玉称赞道:“玉玉,你穿礼服的样子真漂亮。”

  以前玉玉的标准装扮基本上都是职业套装,挺能够将玉玉的身材给展现出来的,而玉玉呢也是头一回穿上这种礼服,再加上玉玉的身材确实很好,配上量身定制的这一套礼服是真的漂亮,我并没有撒谎。

  玉玉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

  “不过我觉得你肩头上这朵花是不是多余了?不大配合你的气质,拿下来我觉得要更好一些。”我指出了玉玉装扮上的一些不足开口道。

  “我觉得还好。”玉玉依旧面无表情,心里却气得不行。

  玉玉知道我这是故意的,考虑到公孙蓝兰的原因,玉玉真的不想再跟我谈论下去了,万一小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飚怎么办?

  但是我一直跟她说话,玉玉又没办法当着这么多人无视掉,那样丢的不是玉玉的面子,而是小姐公孙蓝兰的面子。

  “好什么啊?这是哪个设计师给你设计的?太俗了,一点眼光都没有,我觉得她就没安什么好心思。”我撇了撇嘴继续品头论足道。

  在一旁的公孙蓝兰总算是忍不住了,黑着一张脸开口说道:“这是我给玉玉设计的,有什么问题吗?”

  最新√%章Q节上c‘酷u}匠Q网"5

  公孙蓝兰设计的?

  此时我脸上的表情变得很精彩,而表姐与宋思思则在一旁憋住笑意,想笑却又觉得场合没对。

  我跟玉玉说话呢,就是想要落一落公孙蓝兰的面子,上一次在聚仙阁,我和公孙蓝兰闹得非常不愉快,甚至还动手了。

  公孙蓝兰生气,我何尝不对这女人感到气愤?

  所以看到公孙蓝兰朝着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准备给公孙蓝兰一个小小的教训。

  那么多人都看着我们这边呢,公孙蓝兰专门走过来,而我却不跟公孙蓝兰说话只跟公孙蓝兰的助手说话,想必公孙蓝兰会觉得很难堪吧?

  其实玉玉肩膀上那一朵花并不丑,反而给玉玉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美丽,我这么说呢是故意找出话题跟玉玉聊天来刺激公孙蓝兰的,没想到玉玉身上穿的礼服竟然是公孙蓝兰设计的。

  我刚才对着玉玉身上的礼服一顿品头论足,作为设计者的公孙蓝兰当时肯定脸都是黑的吧?

  我心里郁闷不已,心想这女人没事儿玩什么服装设计啊?这是她这种身份该做的事情吗?真是坑爹!

  我知道若是现场把公孙蓝兰给惹得发飚了,没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孙蓝兰都有可能扇我两巴掌,这样一来那我丢脸可就丢到祖宗家了。

  我赶紧变了一副表情,对着公孙蓝兰笑了笑着说道:“原来是出自阿姨的手笔啊?其实刚才我是没看出来,第一眼看上去确实挺别扭的,不过现在再仔细看看,果然别有一番韵味在里面,阿姨这手笔堪称大师。”

  我一边说还一边伸出大拇指,和刚才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虽然这种行为实在是没节操,但是我可不敢真让公孙蓝兰发飚,要不然到时候事情就大条了。

  再说了,我只不过是想让公孙蓝兰落落面子而已,没必要在这种场合与公孙蓝兰撕逼,到时候吃亏的是我。

  公孙蓝兰难看的脸色这才慢慢的好转了过来,只不过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以前的公孙蓝兰每次和我见面,都会时有时无的先诱惑我一番,我反抗或者顺杆而上的时候,公孙蓝兰的尺度反而会越来越大。

  但是现在公孙蓝兰显然是不会再有那样的心情了,如今我和公孙蓝兰每次见面几乎都是以吵架的方式结尾,公孙蓝兰心中已经对我越来越厌恶,恨不得让我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不可。

  “夏婉玉呢?她怎么没来参加这次活动?”我直接转移了话题,对着公孙蓝兰问道。

  “你还好意思提她?”公孙蓝兰板着一张脸说道。

  “我怎么不好意思了?”我郁闷道。

  “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夏婉玉的事情,我提她怎么了?”

  这女人也太霸道了吧?先提出要求让我在夏婉玉跟前演场戏好让夏婉玉彻底对我绝望,我拒绝之后公孙蓝兰现在都不想让我提夏婉玉了。

  虽说下午拿鱼是公孙蓝兰的女儿,但那是女儿啊,不是什么私人物品什么的,我跟夏婉玉怎么样关公孙蓝兰什么事?现在不是自由恋爱的时代吗?公孙蓝兰思想太封建了。

  “哼,她怀孕呢,来不了。”公孙蓝兰冷哼一声说道。

  看着公孙蓝兰这样子,我眼睛眯了下来,像是试探般的问道:“你不会对夏婉玉做过什么事情吧?”

  听到我这句话,公孙蓝兰先是一愣,然后内心的愤怒便直冲大脑。

  “张成,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对婉玉做什么了?你把话给我说出清楚。”公孙蓝兰声音提高了八度,完全不在乎旁观人会不会听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