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宋思思的话,我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搞明白宋思思这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啊?我感觉没人来帮我拨乱反正,我会一直迷茫下去,就算有人来跟我说一番大道理,我估摸着以我现在这种状态,恐怕我都不会轻易去接受吧?”我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颇有些妄自菲薄的意味。

  我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处于一种不正常的迷茫状态,但是我却没有任何办法从这里面脱身而出,反而有种越陷越深的节奏。

  我爸对我的期望,我妈究竟被谁所杀,以及我现在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离开表姐宋思思等人什么也干不了的状态,一股脑的问题摆在我的眼前,我没神经错乱都已经代表着我心理素质很好了。

  有时候我也想过,有一天我要是把我肩上这些责任都甩掉,自己一个人跑到深山老林独自生活,谁也不与相见,是不是会活得很轻松?

  只是这样的话,我对不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人哪能一直迷茫下去呢?一般迷茫过后就更能够清晰的认知到自己到底该怎么选择不是吗?老板有没有听过凤凰涅槃?”宋思思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

  “凤凰涅槃?这个词语用在这里不太合适吧?”我狐疑的看了宋思思一眼。

  “当然是合适的,等到你迷茫之后就能够明白了。”宋思思笑嘻嘻的说道,还俏皮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哦了一声,没有多想,我以为现在的宋思思只是为了安慰我而说的这句话呢。

  “算了,不聊这个了。”我摆了摆手说道。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我对着宋思思问道:“凡萱呢?怎么她不跟你一起过来?”

  作为宋思思的助手兼心腹,这种场合宋思思应该将凡萱给带上,毕竟凡萱虽然能力强,但是人脉不过关也不能让凡萱成为如同宋思思一样的人。

  而还有什么时机是比今晚更适合拉拢人脉的场合呢?要知道现在的蒋家会所可谓是众星云集,随便找上一个人对方都有可能是知名企业家。

  “她帮我守着凤凰会所呢。怎么?老板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吗?”宋思思笑眯眯的说道。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就是有些奇怪而已,思思你别多想。”

  我心里郁闷,好像一提到凡萱,宋思思总爱在这方面跟我开玩笑,说是吃醋又不太像,毕竟我和凡萱才见过两次面,甚至都还没跟凡萱正式说上一句话呢,宋思思的醋从哪里吃来的?

  再说了,谁知道宋思思每次见到我那是说真话还是逗我玩呢?或许宋思思心中根本就不喜欢我也说不一定。

  毕竟宋思思是一个百变女王,我要是能够猜透她的心思那我估计没有女人的心思猜不到。

  让我意外的是,宋思思这次只是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表姐很快便再次回到了我的身边,现在场中已经站满了人,还好蒋家会所选择的场地够大,否则的话还不一定能够容纳得下这么多的企业家。

  没过一会儿呢,现场的氛围又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再一次放在了门口,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原来是公孙蓝兰这个女人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同样穿着礼服的玉玉。

  公孙蓝兰这女人气场也非常大,毕竟这女人已经成名了二十多年,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人能够从她手中夺走大西北第一美人的位置,甚至公孙蓝兰的手段也高明无比,公孙家族这二十年来的发展可以说基本上都是靠公孙蓝兰才能够成功的。

  “竟然是公孙蓝兰,这女人平时可不多见啊。”

  “真是漂亮啊,我在二十多年前就听过她的名字了,没想到现在看上去还这么年轻。”

  “嘿嘿,大西北第一美人,据说她女儿夏婉玉也是稳坐东北第一美人的位置,好像还是蒋明池的妻子吧?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一饱眼福。”

  “我估计你的愿望要落空了,夏婉玉怀孕已久,应该是不会参加这种活动的。”

  ……

  公孙蓝兰已进入场中,现场众人再一次纷纷议论了起来。

  在场基本上都是长三角经济圈里面的各种商业巨头,对于圈子内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了解的。

  大多数的人都在称赞公孙蓝兰的美,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蒋家这次的大动作,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的。

  让众人意外的是,进入会场中的公孙蓝兰如同高傲的凤凰一般环视了周围一圈,然后目光便放在了我的身上,想也没想便踩着高跟鞋咯咯咯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卧槽,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连公孙蓝兰以及她身边那个漂亮妹子也往上贴?”

  “嘶……以前没见过这号人物啊,看样子来头应该不小。”

  “不会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哥吧?”

  “我倒是觉得高诗梦演唱会上面的那个男人和他长得挺像,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H更X新最快上。c酷'匠‘网N

  “卧槽,你这么说我也感觉挺像,如果是真的那这哥们儿牛逼啊。”

  众人看见公孙蓝兰以及玉玉的动作,大家再一次激烈的讨论了起来,这次声音明显变大了,似乎根本不怕被议论对象给听见。

  我平时不爱在那些公共场合露脸,所以我的名气在商业圈里面很低,比不上蒋明川蒋明池等人。

  刚才我携手表姐与宋思思一同走进来的时候,已经引起了在场各位的注意力,只不过那时候他们羡慕嫉妒恨了一番便没有再纠结下去了。

  而这次连公孙蓝兰都往我身边站,这就让所有人诧异到不行了,甚至很多人已经在通知助手调查我的资料。

  虽然这样我很有可能成为现场的‘男人公敌’,不过这也从另一方面帮助我有效的拉拢人脉。

  我想即使我不主动上去拉拢人脉,恐怕也有许多人下来结识我了吧?

  这么一想着,我好像还是挺赚的,要不我再去谢谢公孙蓝兰这个女人?

  “玉玉,上次多亏你帮忙啊!”我像是没看到公孙蓝兰一般,笑呵呵的对着玉玉说道。

  我这么明显的忽视,让公孙蓝兰脸上的表情一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