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我并没有去凤凰会所找宋思思要‘福利’,我一直跟表姐在家里待着。

  表姐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转了性子,就跟我分析了好多目前的局势以及我以后应该怎么做,这让我奇怪不已,心想以前表姐可是不从来不会跟我说这个的,表姐一直都让我自己去探索。

  自从我妈去世后,表姐便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和我住在一起。

  这么多年里,表姐对当年的事情以及张家的资料都是闭口不谈的,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一个字,导致我都快二十岁了才知道我爸妈以及表姐等人的真实身份。

  就算是那时候我开始了解这些方面了,表姐也从来没有对我指手画脚,甚至一些该提的建议都没有跟我提过,就好像我做得让表姐很满意不需要指出什么瑕疵一般。

  然而我自己非常清楚,我给出的成绩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或许换做另外一个人在我的位置上,有着表姐的布局以及宋思思等人的大力相助,恐怕现在都比我做得要好吧?

  而每每在我因此心情很差从而导致我妄自菲薄的时候,表姐总是会第一时间将我从这种情绪中拉出来,这也是我为什么对表姐越来越依赖的原因。

  现在表姐竟然对我说出这么一番话,这让我心里没来头的就生出一丝不安。

  “姐,你这几天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么多啊?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我对着表姐问道。

  此时的表姐呢,正站在我面前给我打领带,而我已经是一身西装革履的装扮。

  今天晚上便是长三角大商会成立仪式以及第一任商会会长选举大会了,我和表姐都要去蒋家会所参加这次的晚会。

  今晚到达蒋家会所的基本上都会是长三角经济圈里赫赫有名的大企业家,蒋家这次大动作,说是引起整个长三角商界的大地震也不为过。

  而我与表姐自然是要去走走过场的,毕竟我也以自己的名义加入了长三角商会,再加上蒋家邀请,我拒绝前往的话也太不识好歹了。

  “怎么?姐跟你谈谈最新的局势还不能谈了是吧?”表姐给我系领带头也不抬的说道。

  此时的表姐呢,身着一身黑色的礼服,表姐身上的礼服并没有像是走红地毯那些夸张到裙摆都拖在地上好多米的晚礼服,而是一件裙摆只到大腿中部的小礼服,看起来简洁又大气。

  ‘酷:匠o网永久=免费Z5看小S说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穿上表姐这身礼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我只知道表姐即使穿着小礼服,估计今晚上站在晚会中央也是众人眼中的焦点,恐怕其他人的光芒在表姐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这是与生俱来的气场,长这么大我就在表姐身上见到过。

  “倒不是不能谈……只是以前你都没跟我谈过这些事情,这几天你突然提起,我都有些措手不及呢。”

  等待表姐给我系好领带,我就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简直是帅得冒泡。

  “这有什么好措手不及的?你姐我想谈了,这个理由充分吗?”表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赶紧点了点头,对于表姐这种任性的理由,我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嘿嘿,我还以为姐你这样做是要离开我呢,不过想想表姐并没有离开我的理由,我也就放心了。”我一边照镜子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表姐说道。

  在之前我心里确实有冒出过这个想法,当时就将我给吓了一跳。

  不过后来我才慢慢意识到这只不过是我自己吓自己罢了。

  表姐怎么会离开我呢?

  表姐离开我又能够上哪去?而且颜家上下都将表姐视作小公主,又没人逼表姐,她干嘛要离开我啊?

  倒不是我吹,我有绝对的自信让表姐一直留在我身边。

  我心里将表姐看作依靠,难道表姐就不是这种想法了吗?

  有时候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比如现在。

  而表姐呢,在听到我的话就瞪了我一眼,也没有开口说话走上前来给我拍了拍落在我西装肩膀上的杂质。

  此时的我与表姐呢,在镜子里面就并肩站在一起。

  而表姐身上的黑色小礼服与我的黑色修身西装非常搭,镜子中的我与表姐两人,就如同天造地设的情侣一般,顿时我心中便自豪不已。

  虽然表姐漂亮气质也绝佳,但是我长得也不差啊,估计今晚上一杵那得有很多妹子上来问我要电话号码吧?

  “姐,你看咱们像不像是情侣?”我对着身边的表姐嘿嘿笑道。

  “怎么不像?我们这衣服都是专门订做的呢,你可以将它理解成情侣装。”表姐笑眯眯的看着镜子里面说到。

  情侣装?

  我这才想起来,这套礼服是表姐拿出来的,看来应该是表姐早就去订制好了,就留着今晚上用呢。

  我就说这身衣服怎么穿得这么合身,就如同给我量身定做一般,原来还真是给我量身定做的。

  表姐知道我的身材尺寸,所以根本就不用提前询问我就能够将我的衣服给订做好。

  甚至我的柜子里面,有很多衣服都是表姐亲自帮我挑选的呢。

  “嘿嘿,这是哪个商家订做的?我刚刚就觉得咱俩这衣服挺配的,没想到还真是情侣装,这个商家还挺会来事儿的嘛,应该给额外的奖励。”

  看着镜子中帅气的我与美丽的表姐,我愈发的自豪了。

  心想我与表姐今晚上不会在晚会上出风头吧?要是被蒋家误认为咱们这是喧宾夺主就不好了。

  “表弟说得有道理,待会儿我就让我妈给家里的裁缝一点奖励,我就说是姑爷吩咐的。”表姐掩嘴笑道。

  裁缝?

  我不禁愣了愣,我还以为是哪个有名的服装设计大师的这两套衣服呢,没想到人家仅仅只是颜家的裁缝而已。

  这也太夸张了吧,这手工就是称作大师也不为过,恐怕不比那什么设计阿玛尼,范哲思服装的人差吧?。

  颜家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光是一个裁缝就足以让我感到震惊了。

  等等!表姐刚刚说……姑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