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还想再将价钱往下压一压,甚至还想让蒋天杺蒋晴晴多出售点股份给我的,但是看蒋晴晴那态度再加上蒋天杺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我估计我再提出什么异议的话,这两父女恐怕会放弃跟我交谈的想法,然后直接离开。

  对于我来说,进不进长三角商会都无所谓,甚至根据表姐昨天说的那一番话,我进入长三角商会,对我还是有利的。

  既然这件事情能够给我带来利益,我肯定是想要将利益最大化的。

  花两个亿买了这个项目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对我来说已经是很便宜很便宜的一个价格了,再贪心下去,估计啥也得不到,所以我就很明智的见好就收。

  我当场就去拟定了一份合同书,并且与蒋晴晴在合同书上签了字,然后仔细阅读了一番蒋天杺与蒋晴晴带过来的合同,再一次签上了我的名字,我与蒋天杺蒋晴晴父女的合作这才谈完。

  本来我是不愿意去送蒋天杺与蒋晴晴的,不过好歹人家是客,我是主人,我要是不去送送也太没有礼貌了,传出去对凤凰会所的名声也不好。

  然后我便将蒋天杺父女送到了凤凰会所门口他们停车的地方。

  “蒋叔叔,蒋小姐,欢迎下次再来!”我笑眯眯的对着两人挥手打招呼。

  蒋天杺瞥了我一眼,没有跟我说话,估计是心里对我的气还未消呢。

  而蒋晴晴呢,就跟蒋天杺说了两句什么,蒋天杺点了点头然后便钻进了奔驰车,蒋晴晴则走到了我的身边。

  “有什么事吗?”我诧异的看了蒋晴晴一眼开口问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我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再见到蒋晴晴,好像经过上次的事情,我真的已经将她给忘掉了,此时的我再次见到蒋晴晴,已经足够的心平气和了,再没有了以前那份对蒋晴晴的牵挂。

  蒋晴晴微微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对着我开口道:“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最好小心你身边的人,不要将小命给弄丢了。”

  听到蒋晴晴的话,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什么意思?这是在挑拨离间?”我眯着眼看着蒋晴晴问道,如果蒋晴晴真的是这个目的的话,那还真是让人感到失望啊。

  不久之前蒋晴晴也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当时我就觉得蒋晴晴是不安好心的。

  没想到现在蒋晴晴又莫名其妙的跟我说出这样的一句话,难道她以为这句话说多了我就会相信?

  “你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了。”蒋晴晴再次说道。

  “行了,别用这种态度说话,有本事你就说我身边谁有问题,你不说清楚,谁相信你?”我冷哼一声说道。

  “你……”

  蒋晴晴抬起头来,似乎想要直接告诉我一些什么,但是目光瞥到我身后,便直接改口道:“你自己留意一点吧,我回去了。”

  蒋晴晴说完便钻进了奔驰车,随后车子便扬长而去。

  莫名其妙!

  我心里暗自嘀咕,心想蒋晴晴是在好心提醒我呢?还是故意这样做打乱我的思绪,从而完成她挑拨离间的计划?

  应该是后者吧?蒋晴晴这女人可没有这么好心帮助我呢。

  哼!这个女人,竟然到现在还怀着这样的心思,难道她还以为我会相信她?

  “老板。”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把正在想事情的我给吓了一跳,我转过头看去,原来是宋思思正笑得一脸明媚的站在我身后。

  “思思,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差点。”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

  此时宋思思还穿着一双十多厘米的细高跟鞋呢,来到我身后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声音,难道这女人穿着高跟鞋走路都没声音吗?

  还是说我刚才想得太入神了?

  “你做什么亏心事了?思思有这么吓人吗?”宋思思白了我一眼娇嗔道。

  “刚才在想事情,正入神呢,你就突然冒出来了,这能不吓人吗?”我说道。

  宋思思哦了一声,俏皮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宋思思对着我问道:“刚才我见蒋晴晴那个女人好像在跟你说话,你们在说些什么?不会是你又将人家给勾搭上了吧?”

  “什么叫又啊?”我翻了翻白眼。

  “我就没有跟她勾搭过好吧?没谈什么,这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估计是想要坑我的吧。”

  宋思思了然的点了点头,我就对着宋思思问道:“你那助手呢?没跟你一起过来?”

  我这就是顺便问问,没想到宋思思小脸表情就拉了下来,瞪着我说道:“老板是想要打我助手的主意吗?思思是没有她好看还是怎么?”

  听到宋思思的话,我不禁一愣,心想这都哪跟哪啊?这女人是吃醋了?我好像啥也没干吧?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赶紧对着宋思思说道。

  “如果不是心里有那个想法的话,怎么会随便问问?”宋思思纠缠不休的说道。

  我欲哭无泪,心想女人想要生气,好像有一百种方法能够生气,她们随时随地都能找到生气的理由。

  “思思你听我解释,第一,那个凡萱真没你好看。第二,我确实只是随口问问,心里啥也没想。第三……咱们能谈正事不?能不能不在这个话题上面纠结了?我怕了你行了吧?”

  宋思思简直是百变女王啊,该端庄的时候端庄无比,妩媚起来的时候又迷死人不偿命,故意想要无理取闹的时候简直是让我感到头疼不已。

  这女人是怎么学会这一身技能的啊?光是学会其中一项,就得花好大功夫吧?而宋思思好像啥都会,这实在是让我感到佩服至极。

  此时宋思思又突然笑了起来,一脸戏谑的看着我说道:“我谈的就是正事啊。老板,你要是觉得凡萱还符合你口味的话,我现在就将她弄晕绑到你床上好不好?你放心上,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反正这妮子早就想让你潜规则她了。”

听到宋思思的话,我不禁满头黑线,心想这女人还真敢说啊,难道不怕被凡萱听到当场就叛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结束,求恶魔果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