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昨天我前脚刚离开闸北区别墅的时候,公孙蓝兰后脚就赶到了。

  以公孙蓝兰的妖孽智商,想必应该不难猜出夏婉玉会去凤凰村的事实,我在昨天就有想过公孙蓝兰这女人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找我,没想到公孙蓝兰竟然真的将电话打过来了。

  只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公孙蓝兰竟然不是为了凤凰村的事情,而是直接要我彻底离开夏婉玉,甚至这个女人还疯狂到让我演一场戏来逼夏婉玉来恨我。

  本来刚刚就想要说明这件事情的,但是一不小心就跟公孙蓝兰吵了起来,还差点动手……不对,是已经动手了。

  所以直到我刚要走出去的时候,才想起这一茬。

  既然夏婉玉要去凤凰村休养,凤凰村作为的我的地盘,我自然是会派出高强度的人手去保护夏婉玉安危的。

  这件事情我之前忘记给夏婉玉说明,我对公孙蓝兰说起呢,就是为了做补充说明。

  而此时的我并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夏婉玉已经因为这个打消了去凤凰村的念头。

  听到我的话,公孙蓝兰眉毛一挑,冷哼一声说道:“张成,你是不是在做梦?你觉得婉玉会去你那破凤凰村?”

  我的眼睛眯了下来,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散去。

  这个女人是想要激怒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只能说此时她成功了。

  凤凰村是我心中的一片净土,美丽而又神圣。

  打小我就是在凤凰村里面长大的,我妈教我琴棋书画的时候,是在凤凰村;我妈教我各种做人的道理,是在凤凰村。

  ……我妈死去的时候,也是葬在凤凰村。

  公孙蓝兰刚刚的那句话,已经是彻底的激怒了我。

  不过还好我还保持着一丝理智,否则的话我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

  “阿姨,有时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想阿姨比我更懂这句话的含义。”我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公孙蓝兰低声说道。

  “怎么?难道你还要对我动手?”公孙蓝兰冷哼了一声,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

  我冷笑出声,再次说道:“我怎么可能会对公孙阿姨出手?那样就是以下犯上了,传出去我会被戳脊梁骨的。不过我这人一生气就爱做别人不愿意看到我做的事情。既然阿姨那么不愿意看到夏婉玉去凤凰村,那我也把话给撂在这里,夏婉玉的这趟凤凰村之行她是去定了!别说你同不同意,就算是夏婉玉她本人不同意,我也要将她给绑过去!阿姨,你应该相信我能够做得出这种事情。”

  “你……”公孙蓝兰脸色一滞,她还真怕我会这样做。

  “你别白忙活了,婉玉已经答应我,不会再去凤凰村。”

  公孙蓝兰害怕我真的把夏婉玉带去凤凰村,到时候事情可就真的大条了。

  如果真的这样做,蒋家肯定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到时候在凤凰村的夏婉玉能够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

  “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算夏婉玉她本人不同意,我照样要带她去,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就连夏婉玉本人也阻止不了,因为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咧开嘴笑了笑,眼中却充满了冷冽。

  如果说在刚才公孙蓝兰说这句话,没准我就不去管这件事情了。

  毕竟我也怕麻烦,虽然我心中确实很期待夏婉玉会去凤凰村生孩子,但是蒋夏两家一旦追究起这件事情来,我也会感到头疼不已。

  谁愿意无缘无故的就给自己招惹出这么多麻烦呢?

  但是公孙蓝兰刚才的那句话着实将我给刺激得不行,再加上我这人心中逆反心理严重,别人不愿意看到我做的事情,我在越愤怒的时候反而越会做下去。

  “你……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给婉玉带来怎样的麻烦?”公孙蓝兰心里一咯噔,突然感觉今天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好愚蠢。

  非但没让我同意她的计划,反而弄巧成拙还搞成现在这个地步。

  一向手段强大的公孙蓝兰,怎么会在今天连续栽在我身上好几次?

  “那又怎么样?那跟我有多大的关系吗?”我冷哼一声说道。

  话刚说完我就感觉到自己这句气话实在是有些过分,又赶紧改口道:“麻烦又怎么了?婉玉待在凤凰村难道我还能让婉玉在凤凰村受到什么伤害不成?就算是什么蒋家夏家甚至你们公孙家,来多少高手我都不怕,我有信心让他们有来无回!”

  虽然我心中将凤凰村看作了自己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但是谁要是在凤凰村造次,我当然不能轻饶了他。

  这就是我的自信,凤凰村是我的家,而我的自信便源于此。

  “你放弃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公孙蓝兰冷着一张脸说道。

  “这恰好也是我想跟阿姨你说的话。”我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傲然的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经过我这么一说,我心中也生起了强大的自信心。

  不就是夏婉玉去凤凰村居住一个月吗?这有什么?如果夏婉玉想的话,一直住下去又何妨?

  我在魔都尚且能够与蒋夏两家抗衡,难道在我的大本营凤凰村我还要各种畏首畏尾的么?

  }最k新@p章,节@上酷匠网

  夏婉玉如果真要去的话,我肯定是会派出五音六律大量人手去保护夏婉玉的安危的。

  虽然现在正值用人之处,但是杀手角部门的人基本上没怎么动过,我完全可以让宋思思派出角部门的人手将凤凰村保护得固若金汤。

  有了这层守护,难道夏婉玉还能在凤凰村里面出现什么问题不成?

  “我想阿姨现在已经不想再看见我了吧?那我就先告辞了。”我抬起头看了久久未说话只是一直将仇恨的目光放在我身上的公孙蓝兰一眼,说完便笑着走出了何仙姑茶室。

  等待我离开,公孙蓝兰一脸无力的坐在了位置上,藕臂撑在了茶桌上,柔荑扶着自己的额头。

  长这么大,公孙蓝兰还是头一回生起一种失败感,这是公孙蓝兰以前根本不敢去想象的。

  “张成!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公孙蓝兰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拜我所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