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阿姨也太没有幽默感了,我这只不过是调节调节气氛罢了。”我笑着说道,没有因为公孙蓝兰的态度而生气,倒是愈发的对公孙蓝兰今天的目的感兴趣了。

  公孙蓝兰只是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提起茶壶专门倒了一杯茶递到了我的面前。

  YL更u|新y最&快Y#上酷pl匠"%网

  我看了看茶杯,也没有去动它,笑眯眯的对着公孙蓝兰说道:“阿姨,有什么话就直接开口吧。”

  公孙蓝兰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表情之中带着戏谑开口说道:“怎么?你是怕阿姨在茶里面下毒?”

  “哈哈,阿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只是对茶这个东西不大感兴趣罢了。”我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我当然是怕公孙蓝兰给我下毒了,自从莫名其妙被夏婉玉用毒给控制之后,我对饮食等方面都快神经过敏了,除了自己信得过的人的东西,我基本上都是不去碰的。

  公孙蓝兰属于我信得过的人吗?那当然不属于了。

  以前在我的心中,最需要防备的有两个女人,分别是公孙蓝兰与夏婉玉,搞笑的是这两个女人还是母女关系。

  而现在呢,我已经不知不觉在心里将夏婉玉头上的‘心机婊’称号给拿掉了,只剩下公孙蓝兰这个女人了。

  而且因为前几次的事情,我心里对公孙蓝兰的信任度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冰点,对于这女人我是什么东西都不会去相信的,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出其不意的再坑我一把?

  既然智商没有人家高,做事总要谨慎一些才行吧?要不然在公孙蓝兰面前我岂不是完败了?

  公孙蓝兰对我这种高度警戒状态倒是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再在上面纠缠,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张成,我这次叫你出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商谈。”

  “阿姨请说。”我笑着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我想让你彻底在婉玉心中消失。”公孙蓝兰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只是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冷意。

  “阿姨能把话说详细一点吗?我并没有搞懂阿姨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我说道。

  “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公孙蓝兰板着一张俏脸看着我,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表情。

  “阿姨还是把话说清楚一点吧,要不然我也不明白我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傻。”我笑呵呵的说道。

  公孙蓝兰今天找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此时的我倒是有些期待这女人会有着怎样的一番高论了。

  “行,你要装傻到底,那我就只能将话说透彻了。”公孙蓝兰冷笑了一声说道。

  “张成,我想婉玉的心思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我也懒得跟你说其他的废话,我觉得你应该离开婉玉不是吗?我说的离开,想必你应该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

  昨天公孙蓝兰去闸北区别墅,知道夏婉玉竟然有着要去凤凰村的心思之后,公孙蓝兰就被自己这个女儿给震惊到了。

  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发现并且阻止的话,公孙蓝兰根本不敢去想象到底会有着什么样的后果。

  公孙蓝兰已经意识到夏婉玉对我中毒太深,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夏婉玉的眼界与对局势的感知力,这对现在甚至以后的夏婉玉来说,这都是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

  公孙蓝兰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情发展下去而不加以阻止?所以公孙蓝兰在当时就决定,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自己的女儿从感情这个沼泽之中拔出来,要不然夏婉玉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能够有效阻止夏婉玉心中感情的蔓延的因素当然取决于我,所以公孙蓝兰才决定在我的身上下手。

  公孙蓝兰对夏婉玉说要见我一面跟我说说关于凤凰村这件事情,其实是公孙蓝兰骗夏婉玉的。

  公孙蓝兰见我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腾出霸占在夏婉玉心中的位置,好彻底将夏婉玉给解脱出来。

  “我还是没明白阿姨的意思,我和夏婉玉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吧?她依旧是蒋家的儿媳妇,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那么阿姨所说的离开又是什么意思?”我对着公孙蓝兰说道。

  “张成,你今天是要跟我装傻装到底了是吗?”见到我这个态度,公孙蓝兰的脸色也逐渐冷了下来。

  “你敢摸着良心说,你对婉玉心中的感情视而不见?你要是真的说出这句话,那就更好了,我也不用去操这份心了。”

  我闻言一滞,虽然不想在公孙蓝兰面前承认这个事实,但是我还真不会没心没肺到撒这个谎。

  “那又怎么样?我好像并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么阿姨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眯着眼说道。

  “你觉得你不做出什么反应来,这件事情就结束了吗?”公孙蓝兰冷哼一声说道。

  “张成,我想这么长的时间你已经看出来了夏婉玉的心意,我也就明说了吧,我不觉得你们两人在一起很合适,你出现在婉玉面前的时间越久,婉玉也越会陷入其中,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开口说道。

  “怎么阿姨是想要将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吗?夏婉玉变成怎么样,难道全都是因为我的原因?阿姨如果真的要坚持这个看法的话,那么也太霸道了吧?”

  “你觉得责任不在你?”公孙蓝兰眯着眼看着我说道。

  “我长得帅夏婉玉对我有好感那还怪我咯?那我是不是还要将脸给刮花才行?”我冷笑着说道,对公孙蓝兰这种神逻辑表示不屑。

  公孙蓝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脸上露出了浓烈的笑容,只不过这份笑容却带着浓重的不屑。

  “怎么?阿姨是觉得我不够帅?”我颇为自恋的问道。

  “你觉得像是婉玉这种人,会因为你帅而喜欢上一个人?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不得不对你进行改观了。”公孙蓝兰冷笑着说道,指责着我的肤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表姐是幕后黑手2BINGO5da03天使老爸4书友575558db89a605阿朗6忧伤制造者7570649c629648浪迹天涯afec9听海的声音991e10火焰海水11威哥f02112一69b013行者空空14几多轮回少一人908c15黄国强16青苹果617f17习惯失眠18淡定254b19一生何求d84920朴智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