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玉回过头一看,原来是公孙蓝兰正站在婴儿房门口呢。

  “妈。”夏婉玉笑了笑对着公孙蓝兰打招呼。

  以前呢,夏婉玉总是对自己的母亲公孙蓝兰很有意见,其中掺杂着多方面的因素。

  酷匠、网Q首√发JT

  但是随着预产期越来越近,夏婉玉的心态也渐渐的开始变化了起来。

  夏婉玉何尝不知道公孙蓝兰一直是在为她好?只不过公孙蓝兰的一些认知和夏婉玉不同罢了,所以两母女没少争吵过。

  等待孩子生下来,或许都等不到那个时候,夏婉玉怀孕的真相暴露,那么夏婉玉很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

  夏家会将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的夏婉玉给赶出去,蒋家就更不用说了,夏婉玉这样做相当于是在给蒋家戴绿帽,说是赤裸裸的打蒋家的脸也不为过,恐怕到时候蒋家无论如何也要夏婉玉知道下场。

  那时候的夏婉玉,不就是孤家寡人了吗?或许到时候,只有自己的母亲公孙蓝兰会站在夏婉玉的身后。

  夏婉玉没有考虑我,夏婉玉不敢去考虑,害怕我到时候真的会做出什么让夏婉玉伤心欲绝的决定。

  所以今天夏婉玉在面对我提出来的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给出答案。

  我害怕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夏婉玉又何尝不害怕到时候我的选择?

  虽然在高诗梦的演唱会上,颜麝跟夏婉玉说过一句类似于让她放心的话,但是万一呢?

  凡事都有个万一,毕竟这件事情牵扯的因素实在是太多,我能够负起其他的责任,不代表着我就愿意负这个责任。

  在利益争斗中手段强硬杀伐果断的夏婉玉,再遇上这种事情之后,竟然变得患得患失了起来。

  公孙蓝兰点了点头,看了夏婉玉手上各种婴儿物品一眼,再次对着夏婉玉问道:“婉玉,你收拾东西是要准备去哪里吗?”

  夏婉玉点了点头,对着公孙蓝兰说道:“我要去找个地方休养,将孩子生下来。”

  夏婉玉倒是没有对公孙蓝兰隐瞒,对于夏婉玉来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听到夏婉玉的话,公孙蓝兰脸色一喜,对着夏婉玉说道:“婉玉,你要找个地方休养的话,就去关中吧,在那里你不用考虑任何的事情。”

  公孙蓝兰也明白夏婉玉如今的尴尬处境,如果夏婉玉到京城蒋家产子的话,恐怕很快就能被蒋家人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到时夏婉玉母子就危险了,蒋家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让这份耻辱眼睁睁的从自己的手下钻走。

  而夏婉玉上次去东北,与夏长江父子可谓是彻底将矛盾给揭开了,夏婉玉如果独自一人回到东北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如今陷入疯狂的夏长江给控制起来。

  虽然夏老爷子对夏婉玉宠爱有加,但是现在夏家当家作主的却是夏长江,夏长江想在东北对夏婉玉做点什么,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所以公孙蓝兰觉得,夏婉玉此时最应该去的地方,应该是关中才对。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原本脸上还带着些许笑意的夏婉玉表情也渐渐的凝固了下来,瞥了公孙蓝兰一眼,对着公孙蓝兰说道:“妈,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去关中的。”

  夏婉玉害怕到了关中,就彻底的出不来了,这不是夏婉玉想要的。

  公孙蓝兰叹了一口气,对着夏婉玉说道:“婉玉,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妈给你保证好不好?你在关中那边生了孩子,等待这件事情的风波过去,我就立马放你出来,到时候你想做什么妈也不会管你。”

  夏婉玉依旧固执的摇了摇头,对着公孙蓝兰说道:“妈,我说过我不去关中那边,我已经决定好我该去哪里了。”

  夏婉玉可不敢轻易相信自己母亲的人品,夏婉玉如果真的去关中的话,那就相当于进入了公孙蓝兰的绝对控制当中。

  到时候公孙蓝兰将夏婉玉给软禁在关中,不让夏婉玉出门,夏婉玉又有什么方法?

  而且公孙蓝兰的那番话说得还挺有技术,公孙蓝兰说等待这件事情的风波过去,她就会将夏婉玉给放出来。

  这是一件什么事情?那可是用力在蒋家脸上狠狠的拍打并且还要上去踩上几脚的程度,这件事情一旦曝光,蒋家会继续放弃计较?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公孙蓝兰所说的话显然是在扯淡。

  夏婉玉知道,只要自己被公孙蓝兰给忽悠去关中的话,那么自己的孩子将不会再见到她的亲生父亲,而夏婉玉也不可能再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一眼。

  所以面对公孙蓝兰的这个请求,夏婉玉毫不犹豫便拒绝了。

  公孙蓝兰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心中叹了一口气,看着夏婉玉的俏脸问道:“婉玉,那你要去哪里休养?”

  夏婉玉看了公孙蓝兰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公孙蓝兰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没明白夏婉玉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公孙蓝兰像是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夏婉玉问道:“婉玉,难道你要去……凤凰村?”

  公孙蓝兰刚才开车过来,也看到了我的车子。

  虽然我已经换掉了车子,但是车牌号是没有换的,所以公孙蓝兰便知道那是我的车。

  公孙蓝兰当时还在心中疑惑呢,我为什么会从夏婉玉的别墅里面走出去,甚至公孙蓝兰还在想,我与夏婉玉之间是不是已经开始发展起来了?

  现在公孙蓝兰联想到这件事情,一下便猜出了自己女儿半个月之后的去向,并且答案还非常正确。

  能够将公孙家管理得井井有条并且在十几年间带领公孙家稳坐大西北第一家族的女人,其智商是不能以常理来判断的。

  夏婉玉并不意外公孙蓝兰能够猜出来,对着公孙蓝兰微微点了点头,夏婉玉也没准备将这件事对公孙蓝兰进行隐瞒。

  “婉玉,你疯了?”公孙蓝兰蹭的一声站起来,看着夏婉玉不可置信的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