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玉并不是什么爱缠人的女人,要不然夏婉玉也不会迟迟的不将自己怀孕的真相对我说出来了。

  只是看到这种态度,夏婉玉心中就有些不舒服了。

  夏婉玉刚开始说要回去的时候,我要是直接说我送她的话,夏婉玉也许会拒绝我的好意。

  但是我想也没想就让夏婉玉先回去了,也没有要送夏婉玉的意思,这就让夏婉玉有些生气。

  所以夏婉玉现在又下定决心要我送她回去了。

  女人在这方面都是非常纠结的,夏婉玉也不例外。

  “不是吧?你一个孕妇还敢独自一个人打车过来啊?”我显然不相信夏婉玉的话。

  “我乐意。”夏婉玉撇了撇嘴说道。

  我一头黑线,心想这女人还挺任性的。

  “行,那我送你回去吧。”我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夏婉玉说道。

  我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看到夏婉玉一个人去打计程车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我可就罪过大了。

  夏婉玉拉下来的表情这才回归了正常,也不跟我说话,然后便起身走出了包间。

  我带着大黑同夏婉玉来到了我刚才停车子的地方,将大黑给塞到了车后座,夏婉玉坐在了我的身边,然后我便发动了车子,朝着闸北区夏婉玉的别墅驶去。

  一路上呢,夏婉玉并没有跟我说话,只是时不时会扭过头看我几眼,也不知道这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将车子停到了夏婉玉的别墅门口,夏婉玉并没有立即下车的意思。

  “怎么了?”我转过头看着夏婉玉的俏脸问道。

  夏婉玉看着我的脸庞,开口说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你能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异常吗?”

  从我打电话的那时候开始,夏婉玉就发现了我的不对劲,而我的那些解释夏婉玉显然是不会相信的。

  “没什么异常,我觉得还好啊。”我故作轻松的开口问道。

  K酷,匠网p首2^发S

  “你觉得你这样能够骗得到我么?张成,我只是怀孕,并不是连智商都下降了。”夏婉玉看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心中苦笑,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在这女人面前蒙混过关的。

  “我有一些心事,你就别问了。”我只能对着夏婉玉这样说道,只希望夏婉玉不要逮着这个不放,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但是让我失望的是,夏婉玉依旧不依不饶的问道:“有什么心事,是关于我的么?”

  我赶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件事情还真是因为夏婉玉。

  “那你能告诉我我哪方面让你有了心事么?”夏婉玉再次问道。

  “婉玉,你别问了,等我想明白的时候,我再跟你说好吧?”我对着夏婉玉说道。

  没想到夏婉玉不买我的帐,摇了摇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心里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就跟我说。”

  我郁闷不已,心想这女人还真是要把我给逼死的节奏?

  “婉玉,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本来刚才我已经将心中的那个想法放到了嘴边,但是最终我还是放弃了。

  我现在本来就没有准备好,就算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又能如何?我甚至都不晓得我到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

  “行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了。”夏婉玉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愣了愣,诧异的看了夏婉玉一眼。

  这女人有这么聪明吗?我都还没开口呢,夏婉玉就知道我想问什么了?

  她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还是怎么的?

  “别别别,你先别说话!”我赶紧对着夏婉玉做了个手势。

  “我……我还没准备好。”

  我害怕夏婉玉下一秒就要说出什么答案出来,而这个答案很有可能不是我现在能够面对的,所以我只能这样回避。

  看着我这个样子,夏婉玉嘴角微微噙着一丝笑容。

  “我有说过我要说什么吗?”夏婉玉笑呵呵的说道。

  不说什么?

  那夏婉玉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搞明白夏婉玉现在的态度。

  看到夏婉玉这个样子了,我反而又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了。

  “这样……婉玉,你就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我想了想,然后便抬起头开口对着夏婉玉问道。

  虽说我心中一直对这个问题感到恐惧,但是现在将这个问题给间接性的问了出来,我心中也紧张不已,甚至还有些期待,期待着夏婉玉接下来要给我的答案。

  “这重要么?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还得看你自己的态度。”夏婉玉微微笑了笑,给了我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看我的态度?

  夏婉玉这么回答,倒是让我更加的疑惑了,怎么这件事情倒变成看我的态度了?

  难道我觉得这个问题答案是什么,它就是什么了吗?

  刚才我不敢问出这个问题,害怕真的得出什么我不能面对的答案,但是现在夏婉玉给了我这样的一个回答,我又感觉更加迷惑了,心中有种将这个问题彻底搞清楚的冲动。

  “这怎么能看我的态度呢?你这是啥意思?”我对着夏婉玉疑惑的问道。

  夏婉玉笑了笑,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开口道:“你还记得上次你来我家答应我的吧?”

  看着夏婉玉这个样子,我心中叹了一口气。

  看来夏婉玉确实是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缠下去了,而我也只能作罢。

  其实夏婉玉这种态度的回答,已经相当于在很明确的告诉我答案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夏婉玉直接否认就行了,根本没必要跟我打这个机锋。

  但是此时的我却根本没能够反应过来,或许说是不想反应过来,害怕反应过来更加贴切。

  对于此时的我来说,我内心深处竟然还有着一丝庆幸,庆幸现在并没有能够在夏婉玉的口中得到那个答案。

  这样对于我,对于夏婉玉甚至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至少我现在还能够跟夏婉玉说话聊天不是吗?

  要是这个问题的答案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我和夏婉玉之间又该怎么去定位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完毕,求挖掘机,没人每天都有一台免费的。咱们人气这么高,挖挖榜竟然掉下来了,求挖掘机挖上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