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我并没有直接认定这件事情是刘家做的或者说是刘家参与到其中,我有所怀疑而已。

  在我妈死因这件事情上面,我现在变得都有些神经质了。

  以前刘家没什么异动,我倒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毕竟那时候我爸得到的资料说夏家很有可能是幕后凶手,所以我爸便去到了东北,与夏长江斗智斗勇了许久的时间。

  但是现在我爸调查了那么久,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夏家参与到了其中,再加上刘家又莫名其妙的在这个时候横空出现,所以我这才有着这方面的想法。

  可能是我太过敏感了吧?当年的事情,几乎所有的家族都参与到了其中,这个刘家可是风平浪静得很,根本没有派人出来谈过利益方面的事情。

  夏婉玉可能也听出了我话中是什么意思,好看的眉毛皱得更厉害了。

  “张成,以前唐阿姨的事情我也不了解,我知道张叔叔在怀疑唐阿姨的死亡跟夏家有关系。但是夏家完全没有必要对唐阿姨出手,更没有理由。”夏婉玉对着我解释道。

  我看了夏婉玉一眼,看来这个女人也在担心我会因此而对她或者对夏家有着别的什么看法。

  “事情真相还没有出来,我们谁也不敢断定。”我对着夏婉玉笑了笑说道。

  我可不会因为夏婉玉的这句话就无条件的相信了,如果夏家真的没有参与,我爸又怎么会大老远的跑到东北调查这方面的证据?

  我爸总不会无的放矢吧?

  夏婉玉也听出了我话语中的意思,夏婉玉能够了解我对我妈的感情,所以夏婉玉也没有指望我能够直接信了夏婉玉的这句话。

  夏婉玉会突然跟我说这件事情,仅仅只是表态而已。

  至于我心中会怎么想,那也不关夏婉玉什么事情了。

  夏婉玉只是希望,我到时候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彻底与她决裂才好。

  夏婉玉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面谈下去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我说道:“对了,蒋老爷子好像对刘家颇为忌惮,我听说蒋家内部一直都是对刘家保持着绝对警戒的姿态。”

  “嗯?”

  听到夏婉玉的这句话,我眉毛往上挑了一挑。

  蒋家跟刘家有仇,我是清楚的,甚至我还亲身参与过这样的事情当中。

  不久之前我与蒋晴晴的一次见面,就有一个很有可能是刘家人的女杀手对蒋晴晴发起袭击。

  我看得出来,那个女杀手显然是不想给蒋晴晴留活路的,为此我还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蒋家与刘家的矛盾,真的激化到了这种地步?竟然明目张胆的派出杀手想要夺走蒋家在魔都代言人的命。

  现在听夏婉玉这样说,看来蒋家与刘家有仇这已经可以确定了。

  只不过蒋家与刘家的仇又是怎么产生的呢?刘家不是号称与世无争吗?他们又是怎么跟蒋家结仇的?

  “现在看来,这个刘家越来越不对劲了,这个刘家还有可能是比蒋夏两家更大的威胁啊。”我眯着眼自言自语道。

  坐在我身边的夏婉玉干咳了一声,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话语之中的不对劲。

  夏婉玉是夏家的大小姐,还是蒋家的儿媳妇,我这样说不是在存心找骂么?

  “哈哈,来喝水喝水。”我笑着掩饰了刚才的尴尬,主动给夏婉玉面前的杯子续上了水。

  《看$正‘:版章.节!上M酷/}匠网ez

  夏婉玉也没有在这上面斤斤计较的意思,看了我一眼便端起面前的茶杯开始小口小口的品尝了起来。

  很快服务员便开始上菜了,因为考虑到夏婉玉是孕妇的原因,我点的菜都是比较清淡又非常有营养的。

  然后我就与夏婉玉开始吃饭,时不时还给大黑扔两块骨头什么的。

  大黑这货身为犬中之王,习性跟别的狗也不太一样。

  表姐以前给大黑买的狗粮,大黑看都不看一眼,显然对这些狗粮不感兴趣,就对桌上的菜感兴趣,恨不得跟我们坐一桌一起吃饭。

  此后表姐索性也就没有再去买狗粮了,做饭的时候倒是经常给大黑多做一份。

  在我与表姐眼里,大黑可不能够算得上是什么宠物,我一直将大黑看作家里的一份子的。

  估计大黑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在包厢之中转来转去,还时不时的对着夏婉玉吐舌头摇尾巴,这让我郁闷不已,心想这货到底是跟我出来的还是跟夏婉玉出来的?对我也没有表现得这么热情过啊。

  “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了。”夏婉玉开口说道。

  以前夏婉玉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对于年轻人来说,睡午觉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怀孕之后,夏婉玉每次吃完午饭过不了多久就会犯困,所以渐渐的夏婉玉也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了。

  “行,那你先回去吧。”我对着夏婉玉说道。

  虽然心中很想问出那个已经困扰了我好几天的想法,但是我还是强制性的将它压了下去。

  夏婉玉并没有往那方面表现过,再加上如果是真的,夏婉玉又为什么跟我说呢?

  不过夏婉玉自从怀孕过后,就渐渐的对我表现出有好感的样子,上次甚至直接跟我表明了自己的心迹,这又该怎么解释?

  两个答案都很有可能,实在是将我的内心给闹得不行。

  而我呢,又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不知道该怎么跟夏婉玉开口,看来现如今只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了。

  听到我这句话呢,夏婉玉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我真的回去了?”夏婉玉再次问道。

  我只顾着想着自己的事情了,哪里反应过来夏婉玉的变化,头也不抬的点了点头。

  “你……”夏婉玉气急。

  “你难道觉得你不应该送我一程?”

  听到夏婉玉这样说,我这才反应过来。

  “那什么……你是开车过来的吗?”我挠了挠后脑勺问道。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惧怕再一次去夏婉玉的别墅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将夏婉玉给叫出来了。

  “我打车过来的,一个人。”夏婉玉面无表情的说道。

  事实上夏婉玉是十三开车送过来的,夏婉玉这样说,只是害怕我会拒绝送她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