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这货显然还没有玩够,跟着我出来的时候有些闷闷不乐的。

  我就提议让大黑在凤凰会所待着,我下次再来接它,但是大黑又死活不同意,就要跟着我走出凤凰会所。

  这让我诧异不已,心想大黑啥时候这么依赖我了?宁肯放弃凤凰会所这个销魂窟也要跟我一起出来。

  坐在车子上呢,我就不知道这车到底是该发动好还是不发动为好。

  宋思思让我去找夏婉玉商量这件事情,我心里是非常不乐意的。

  不过这确实是挺重要的,要是能够让夏婉玉答应下来的话,或许这将会给蒋家带来致命一击,到时候没准刘家还未参与进来,我就能让蒋家滚出魔都。

  然而找夏婉玉谈论这件事情,还真是有些非我莫属的感觉。

  我总不能让宋思思去跟夏婉玉谈论这件事情吧?正如宋思思所说,夏婉玉是对我有好感,只有我去谈才会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让宋思思去谈,估计根本没商量。

  表姐就更不用考虑了,以夏婉玉跟表姐过不去的那股劲,恐怕表姐还未开口,就先得被夏婉玉给嘲讽两句吧?

  想来想去,这还真只有我最合适。

  如果是在几天前,我恐怕想也不想就会接下这份差事然后开着车直奔闸北区。

  但是现在,这显然已经成了我眼前的一道难题了。

  “大黑,你说我要不要去见夏婉玉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得转过头对着卷在副驾驶的大黑问道。

  大黑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将眼睛给闭上了,显然它对我这种人类的问题不感兴趣。

  “唉!见了面又该说啥好呢?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够表现成以前的那个样子。”

  酷m匠T网)唯SS一正版,sL其|他都是…盗k版

  虽然大黑不理我,但我还是自言自语道,并没有立马发动车子的心情。

  大黑嗷嗷了两声,也不知道是在给我提建议还是让我不要打扰它。

  “大黑,你要是觉得我应该去见她,你就摇两下尾巴,如果你觉得我不应该,那你就摇三下。”我一脸认真的对着大黑说道。

  大黑很不情愿的摇了摇尾巴,这让我疑惑不已。

  心想这货摇一下是几个意思?难道是让我自己决定?

  靠!关键时刻一点建议都不给我,真是白养它这么久了。

  我也不去管大黑了,从兜里掏出一个硬币打开了车门,我便开始对着硬币自言自语道:“要是正面呢我就不去见她,要是反面我也不去见她。上帝啊,你要是觉得我应该去见她,有本事你就让这枚硬币给立起来!”

  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呢,我就感觉心里轻松多了。

  到底应该怎样,那就让上帝来决定吧。

  然后我便将硬币往天上狠狠一抛,并且立即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着什么。

  听到硬币落地的叮当声之后,我赶紧睁开了眼睛,想要看看上帝给我了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硬币在地上打了几个转之后,竟然没有倒下去,直直的立在了地上。

  我以为我看花眼了,赶紧伸出手揉了揉双眼,那个硬币就像是在嘲笑我一般,立在原地动也不动。

  此刻我呆住了,难道这真是天意?

  我今天真的要去见夏婉玉?

  我拾起那枚硬币,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实是一枚普通的硬币。

  我靠!

  这也太神奇了吧?难道真有上帝这个玩意儿不成?

  这让我郁闷不已,心想就算有上帝,上帝也应该是日理万机的啊,没事儿来看我弹硬币干什么?吃饱了撑的啊?

  我闷闷不乐的回到了车上,然后便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看着那个电话号码,我迟迟摁不下去。

  我心中暗骂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怂了?以前我可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见到另一个人,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我咬了咬牙,然后便摁了拨号键。

  就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张成?”电话那头的夏婉玉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语气之中带着些许诧异。

  以前听到夏婉玉的声音我倒没觉得什么,但是现在听到我心里却有些发虚了。

  “婉……夏婉玉,吃午饭了没有?”

  我说话竟然结巴了!此时的我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心里暗骂自己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电话那头的夏婉玉也诧异不已,我以前在夏婉玉的面前的表现基本上是属于不要脸的类型,经常对夏婉玉口花花。

  夏婉玉对此都有些习惯了。

  自从上次在东北的事情过后,我没有再敢像是以前那样见面就对夏婉玉进行口头上的调戏,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说话结巴过,夏婉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情景呢。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夏婉玉疑惑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就是随便打个电话玩玩而已。”我故作正经的对着夏婉玉说道。

  “是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挂电话了,我可没心情陪你玩。”夏婉玉好像有些生气了,语气也变得冷淡了下来。

  “别啊!”我赶紧开口阻止。

  开玩笑,我好容易才装起胆子给夏婉玉打了这么一通电话,要是夏婉玉给挂掉了的话,那我岂不是还得再去丢一次硬币?

  “那什么……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吃午饭的话,我请你吃,顺道有些事情跟你谈谈。”

  我害怕夏婉玉真的挂电话了,就说出了我的目的。

  “有什么事情你不能来我家么?”夏婉玉的语气这才好转了一点。

  “去你家干嘛?”我声音不由自主的高了几个分贝。

  “我家不能来是吧?”夏婉玉又生气了,这让我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刮子,心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对上夏婉玉难道连话都说不好了不成?

  “我的意思是懒得去麻烦了,我们就在桂林公馆见面吧,反正那里离你家挺近的。”我对着夏婉玉说道。

  我确实是不敢再去夏婉玉家里了,前几次我心里没什么负担,去了也就去了,反正到时候被人发现该着急的是夏婉玉才对。

  但是现在我却不敢在夏婉玉家里面对她,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忍不住将我心中的疑问脱口问出。

  现在的我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无论夏婉玉会给我什么答案,我都没有做好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更新完毕,求恶魔果实,求挖掘机啊!